第四百七十章 激战2

作品:《捞尸人

    这次是我拿剑冲出,慕容九鼎则是提到而上,外人看来,似乎这击,我们二人便要决胜负,刀剑交错之后,定然有个人要血洒这东海之上,但是却没有,刀剑相撞,但是此次却是击而退,不像上上次的僵持,定要分出个胜负才行,刀剑交错之后,我们俩换了个方位站立。

    我手的剑落入化为水落入东海之。

    而慕容九鼎手的长刀已然消散。

    这击,却并非是无功而返,我的肩膀上,被刀刮开了道口子,正在往外冒着金色的血液,而慕容九鼎的缕银发,缓缓的飘落。

    慕容九鼎看着我道:“不得不佩服你的胆量,跟我交手,竟然到如今还敢不出全力,你是在试探我?”

    我对他笑了笑道:“慕容城主岂不也是未出全力?你年纪大了,我怎么说也是晚辈,让着你也是应该的。”

    “你的道果真的是玄妙无比,龙血通过道树,凝结出的道果,道果所含之真气也是精纯无双,可是你别忘了点,境界之差,分毫之差便是失之千里,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和耐心跟你玩了,我知道你心里直对南宫离感觉可惜,就算是巅峰时期的南宫离,也并非是我的对手,而且那件事,也并非是我做的,至于敖天策之事,是我最大的遗憾,没有能与最强时期的他战,所以我希望今天你能拼尽全力,所以结果无法逆转,你乃必死的局面,却也能让我战个痛快。”慕容九鼎道。

    我看着他,脸上挂着笑意,缓缓的道:“拼尽全力?你配吗?”

    我的这句话,把慕容九鼎彻底的激怒,他须发皆张,道:“竟然狂妄至此!如此也好,我先杀了你这个龙族余孽,再去宰了金赤乌这个该死之人!我知道你们在背后耍些小伎俩,知道我为什么不理你们吗?在真正的强者面前,所有的切,都是徒劳!”

    说完,慕容九鼎点眉心,他的眉心,似乎出现道金色的眼,那金眼出,道金光对着我便冲射而来,这道金光所蕴含之力,竟然是比刚才的金刀还要强横几分,我个跳跃避过锋芒。

    那道金光没有命我,却击了地上观战的人群,金光在地面之上炸开,那些观战之人来不及躲避,瞬间被炸的人仰马翻,死在这击之下之人,不下百人!

    但是却没有个人敢出言指责!

    他们只能往后退去,却不舍得太远,对于武者来说,能看到这样的场对决,死何足惜?

    我的身形还未站稳,下道金光就再来,慕容九鼎的这招,跟地球上神话传说里的二郎神非常类似,并且这金光也真的是十分霸道,时之间,我也只能避其锋芒,不敢与起硬刚!

    “小子,刚才的狂妄去哪里了?就会躲吗?”慕容九鼎笑道。

    我完全不理他,那金光激射的速度极快,我的身体被擦了下,就已经是很长的道口子,若是被击,绝对能直接洞穿我的身体,但是我也知道,继续这么躲避下去绝对不是办法,我必须想出对策。

    慕容九鼎似乎不知疲惫,那金光越来越快,越来越密集,最后,竟然形成了道,把我在其,因为金光的密集程度,我已经无处可躲。

    而这时候,慕容九鼎发出最后道比起刚才的金光都要粗壮无比的光芒,这道光,势必要把我扼杀!

    在这千钧发之际,我也只能拼命。

    但是拼命也要有拼命的办法,我的身体虽然强横,有自我修复的能力,却也不能这么硬憾地仙强者的击!

    只能智取,而不能硬碰!

    我干脆端坐,任凭那些道的金光刺入我的身体,瞬间,我的身体之上就已经遍体鳞伤!不过这也为我争取了时间,体内的水行道果激射出道水色的真气光芒,在我的手成行!

    现在的我,虽然对真气的掌控绝对不及慕容九鼎的地仙之境,但是也是非常纯熟,水行真气被我拉,形成道水镜,这水镜之上波光粼粼。

    在那道最为粗壮的金光激射到我身前的时候,我深处双手,撑开了那道水镜!

    既然你是光!那我便为镜!

    那金光刺在水镜之上,那瞬间,金光无限夺目!

    我已经是避无可避,所以在这时候只能赌!

    事实证明,我赌对了,那道金光在照射到这水镜之上的时候,被这水镜反射,开始折返,那慕容九鼎根本就猝不及防,镜面的反射,让这道金光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这道最为粗壮的金光,瞬间对着慕容九鼎的额头上的那只眼睛“激射”而去,随着那金光与慕容九鼎的相撞,我听到在那光芒之的慕容九鼎忽然发出了声怒吼。

    我大口的喘气,因为要对付你最强击,我的身体,被那道道金光击,此时可以说是千疮百孔,金色血液在流出,但是却也在尽职尽责的修复我的身体,而等金光散去之后,那慕容九鼎却也是狼狈不堪。

    他的额头上那“金眼”所在的位置,此时正血流不止。

    “你真的是个可以给人惊喜的人。”慕容九鼎这时候,说话的声音反而是平静了下来。可是我却能听出来,在他的平静背后,正压抑着的是他那无尽的怒火。

    他端坐了下来,双手合十,明明是个正常打扮的人,却做出了个和尚打坐的手势,这或许就是慕容九鼎与西方合作得西方所馈赠的法术。

    那慕容九鼎闭上了双眼,他的双唇张合之间,传出我那听不懂的经,而随着经起,那慕容九鼎的身后,忽然金光起,这金光,竟然与佛陀会海的法术有点想象。

    经声越来越大,我听出来了,这是大日如来真经。

    而慕容九鼎身后的金光越来越盛,到最后,竟然刺的人睁不开眼。

    经声还在继续,那金光虽然也是强盛,但是似乎从金光变为了佛光,在慕容九鼎的身后,也在这时候,渐渐的看到个巨大无比的身影。

    等经完。

    我看到,在慕容九鼎的身后,有个金身大佛端坐,双手合十,慈眉善目,但是却也是宝相庄严令人生畏。

    这是大日如来的法相真身。

    “四方城开阳城的城主,天下第二的慕容九鼎,原来早已归降西方!如今更是用西方的法术,我也是佩服。”我冷笑道。

    这只是嘴巴上的嘲讽,其实我心里也是叫苦不迭,因为这尊如来的法相真身,给了我巨大的佛家威压。

    不仅是我,在这如来的法相真身威压之下,地面上的人,竟然开始缓缓的跪拜下来,他们不是因为信佛供佛,而是大道的压制。

    慕容九鼎抬头,看着我,道:“何谓东方?何谓西方?我佛所至之处,皆为虚幻。”

    慕容九鼎说完,双手合十,然后缓缓的伸出手。

    他背后的如来法相真身,却跟他动作致,往前伸出手。

    这手巨大无比,竟然如同个山岳样的朝我袭来,因为那手掌的巨大,我甚至连上面的纹路都看的清晰无比!

    “我操!如来神掌?!”我心苦笑道。

    但是现在,毕竟不是苦笑的时候,地球上传说如来神掌无敌,此时这无敌赌如来神掌,是冲我来的。

    那手掌行进的看似缓慢,但是因为手掌的巨大,转瞬就到了我的身前。

    在那刻,我真的感觉到了冰冷,是死亡临近时候那窒息的冰冷,我在瞬间融合三行之力,把那三行之力全部集于我的手掌之上!

    我不躲,也躲不了!

    那就来吧!

    我的双手往前推。

    与那只巨大的手掌相撞。

    在那瞬间,我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只感觉喉咙甜,口血就喷了出来,等我强行的稳住自己的身形,我发现我的两条手臂已经断裂,抬都抬不起来。

    身体虽然能偶自愈,但是需要个过程。

    可是那只手掌,却再次的对着我冲来。

    “萤火之光,如何与皓月争辉?此时不皈依,更待何时?”慕容九鼎道。

    “我皈依你姥姥!”我舔了舔嘴唇道。

    就在刚才,我与那手掌相撞的时候,虽然我完全不是那如来神掌的对手,但是在那瞬间,我忽然感觉到我体内太极图的躁动。

    与此同时,我听到了个传音,这是个完全陌生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

    这也是段经,段我没听过的经。

    我端坐了下来,跟着这段经开始在心默念。

    道德经开始旋转。

    而我的周身,随着我运转这道经,开始出现霞光,背后亦有紫气东来,我马上就明白,这是道家的心经!

    我终于在人群之看到了那个穿着身黑衣的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就是天元药行的先生!

    个熟知丹药配方之人!

    “谢了。”我道。

    而这经继续运转。

    随着紫气的东来。

    我的身后,也开始出现虚影,虚影慢慢的化实。

    这是三清祖师真身。

    你有大日如来,我有三清祖师!

    三清祖师像仙风道骨,看起来幅道法自然之象,随着三清祖师真身显化,那地上跪拜之人纷纷的觉醒,大家都在交头接耳,似乎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刚才又是怎么回事儿。

    在这时候,东海之下,忽然开始汹涌,那戮仙剑横冲而出。

    他立在通天教主身前,不住的哀鸣。

    哪怕是戮仙剑神通广大,它也知道这只是法术显现的虚影,但是在看到自己主人的时候,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而此时,那只手已经临近,三清祖师像只是微微动,道太极光晕横空而出,挡在了那只手之前,让那只手再难精进分毫。

    那太极光晕与那如来手掌相碰。

    那瞬间,整个东海,以我和慕容九鼎为心,开始激荡。

    “师傅!护住众人!这是我与他的恩怨!”我对戮仙剑道!

    这相撞的而肆虐的灵气,若是与这看热闹的天下之人相碰,这些人定然是难以承受!

    戮仙剑声争鸣,剑身之上形成了道光晕,这光晕无比的巨大,把这肆虐的灵气困在其。

    惊涛骇浪。

    都被这光晕所阻。

    那些看热闹的人,各个脸色煞白,在那瞬间,若非是戮仙剑出手,他们所有的人,都在劫难逃!

    等到灵气肆虐散尽。

    三清祖师像与那大日如来的虚影同时消散。

    慕容九鼎依旧端坐的看着我,眼神复杂。

    我也看着他。

    四目相对。

    接着,慕容九鼎站了起来,开始对着我狂奔而来。

    我也站起来,对着他横冲而去。

    刀剑之争,没有胜负!

    佛道之争,亦没有胜负!

    那接下来,便是力的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