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刀剑之争

作品:《捞尸人

    就算全天下人武者再瞧不起慕容九鼎,慕容九鼎也是天下第二,更是除了林千之外上古之后第个进入地仙境界的武者,真正的与慕容九鼎动手的时候,我唯独感觉慕容九鼎最为愧对的人不是我的父亲敖天策,而是现在在西域生死不知的南宫离,我父亲敖天策起码居天元榜首几千年,享天尊之名,但是南宫离这个天下的用剑之人公认的剑仙,竟然是他施展阴谋诡计致其陨落。

    所以今日与这慕容九鼎战,报龙族血海深仇,第二,那便是为南宫离讨个公道,既然慕容九鼎第击就对我出刀,我就决定今日以剑对他。

    当年的那战没有打起来,刀与剑,总要在今日真的分出个胜负。

    我这剑乃是南宫离的剑,剑三千里,铺天盖地,整个天下都是剑,对着慕容九鼎席卷而去,我们二人刚刚交手,就让早已在几个月前就守在此地的天下英豪目瞪口呆,在这三个月里,他们之几乎没有人对我报以希望,但是今日的出手,让他们见识到,我龙族少主叶继欢,是有和他们口不可战胜的慕容九鼎有战之力的。

    金木水火土五行,其实各有千秋,金赤乌说过,论起进攻,金行火行的真气最为霸道,但是木行水行的真气,更偏于治疗己身,讲究个大战之绵绵不绝以柔克刚,五行之最为偏防御的真气那便是土行真气,但是土行的真气,防守之则带着进攻攻防相生。

    此时我出手,就是金行道果的金行之力,就是要摆明我的态度,要与这慕容九鼎死磕到底,那可以席卷三千里的剑气对着慕容九鼎袭去之时,那慕容九鼎更是没有丝毫的犹豫,谁说金行火行的真气只擅长进攻?

    谁又不知道,进攻乃是最好的防守?

    慕容九鼎并出两指,在他的眼前画,再次划出把刀,这把刀并非是横在身前阻挡剑气,而是刀劈出,这刀,比起刚才的那刀威势更加强盛,几乎要把整个天地劈为两半。

    把刀对上阵剑雨。

    并不是多,就能取胜。

    那把把的金剑,在碰上那把刀之时,寸寸的断裂,整个天空之上,皆是金属相碰之音。那金刀卷起的气浪,竟然把那剑三千里的剑气给绞碎,更是把那把把剑给绞碎。

    可是,我的剑又岂会甘心?

    三千里的剑气,可以有三千剑!

    但是三千剑,也可汇为剑!

    这剑,虽是真气所化,但是所化之形,却是秋水无痕,今日这战,既然是为南宫离而战,那今日他的剑,那便是我的剑!

    这次,是把剑与把刀的碰撞。

    这个世界武夫境界的强弱,其实就是对天地灵气之间掌控能力的强弱,慕容九鼎既然已入地仙之境,那天地灵气皆可为其所用,我能看到他身后的天地灵气凝结成的道漩涡,那漩涡之的金行灵气全部汇入他的身体。

    真气源源不断,不可断绝,这便是地仙境界的奥义。

    那刀剑在空相争,僵持许久不分上下,但是你慕容九鼎就算强,也只有金行真气,天地灵气分五行,哪怕进入你的身体,你也只取金行而用,可是我却有三行道果!

    我伸出手,朵金色的火苗从我手心而出,我屈指弹,那火苗便冲向那秋水无痕,虽然是火苗,却是那燎原之火,本来金黄色的秋水无痕,在这簇火苗涌入之后,瞬间点燃,那剑身也瞬间变成金紫之色。

    金行火行既然是最为擅长攻击的真气,那金火融合,便能把攻击给做到极致!

    此时,地上惊叹声此起彼伏,天下人其实对我是陌生的,见过我出手的人更是屈指可数,他们就算知道我父亲敖天策当年强行融合双行之力便居天尊之位,所以在我使出这双行之力,更是使金火融合之时,他们就已经知道我并非是他们想象的那么不堪!

    但是马上也有人说,当年敖天策融合双行之力,也不过是神阶之境,那时候的慕容九鼎也只是神阶,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今日的慕容九鼎,已然冲关成功,成了那传说的地仙之境,所以这胜负依旧不可料定!

    而天空之上,那变成紫金色的秋水无痕,开始压制那把大刀,就算慕容九鼎今日已经勘破了地仙之境,但是定然也难敌我双行的大圆满融合!

    也就是此时,慕容九鼎冷哼了声道:“我唯后悔之事,便是没有在你回来之时便全力的斩杀,金龙之身的确是非同凡响,你的成长更是到了我惊叹的地步,可是今日,你注定要死!”

    说完,慕容九鼎再伸手。

    又是把金刀。

    没有华丽的招式,只有那汹涌到极致的金行之力。

    刀砍在与第把刀僵持的金行之力上!

    这刀下去,秋水无痕发出声哀鸣。

    而接着,下把刀已经出现!

    这看似平平淡淡,只是刀接着刀,其实这就是地仙强者与神阶强者最大的区别,慕容九鼎的真气,已经在操控第把刀,若是寻常的神阶,断然难以分心出第二把刀!比如说我,这剑出,除非撤下这剑之力,否则意念所至,都在这把剑上,无法再出剑!从这招上就可以看的出来,这慕容九鼎的地仙境界,对真气的掌控就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接着,便是那第三刀,第三刀落下,秋水无痕终于无法承受那汹涌真气的击,资金之气开始溃散,最终消散于天地之间!

    我呼出了口气,看着那慕容九鼎,不得不说,地仙境界,果真是强横无比。

    此时,地下观战的那些天下英豪们,却再也没有谁去说什么,哪怕我现在明显的在第招就落了下风,但是能与慕容九鼎的地仙之境僵持这么久,就足以让他们惊叹折服!

    “小子,还不受死?!”慕容九鼎冷哼道。

    这次,他的手出现了把刀,而他整个人,提着那把刀,对着我就冲了过来。

    慕容九鼎并不想跟我僵持,他要快速的把我的脑袋给砍下来!

    但是,我怎么可能就这么束手待毙,在那刀冲来之时,那东海之上,忽然变的波涛汹涌。

    我跺了跺脚。

    那东海之上卷起道参天的水柱,这水柱,化为条水龙,这条水龙悬在我的头顶,它冲着慕容九鼎发出声嘹亮无比的龙吼之音。

    此时,天下寂静。

    寂静过后,人生鼎沸!

    “这龙族的少主,竟然还有水行真气?!”

    “这怎么可能?他才修炼多少年?而且还有巅峰战力,要知道,就算是他的父亲敖天策,也是在融合三行之力的时候身体异变修为大减!看他能如此精纯的掌控水行之力,他单单在水行之上,就有神阶品的修为!这!”

    我伸出了手,那条水龙立于我的肩膀之上,抖,水龙化为把天蓝色的剑。

    颜色虽然变了,却依旧秋水无痕的样子。

    我闭上了眼睛,再想起那个老叫花子出剑。

    我松开了手,在那剑柄处弹。

    再弹。

    三弹。

    长剑出。

    剑出手,却是在剑后如影随影,那剑影时而化为龙影,时而化为剑影,不说这剑之威力,单看剑势,就有不可匹敌之事。

    如今的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天下人尊南宫离为剑仙。

    哪怕他的剑不是天下第。

    但是只要他拿起剑,出剑,单看剑意就无人匹敌。

    正如弯背老六所说,刀就是大开大合,而剑,写意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