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阴阳二气

作品:《捞尸人

    我在思考我到底是谁的时候,不知不觉的进入了种奇怪的状态,或许这就是道家所谓的忘我之态,我并非有意为之,但是无意间的入定才最为可贵,无欲无求,道法自然。

    三行之力的融合,在我的体内形成了霸道无比的气息,三行之力虽然受我掌控,但是我的身体却无法承受这么大的力道而自然而然的开始皲裂,这切,在思考入定的我浑然不知,更是在我浑然不知的时候,那道树扎根的太极图,忽然在我的体内转动了起来。

    太极图运转,从这太极图之上,开始出无数发光的金字,这些金字正是道德经和天碑秘诀上的金字,这次不是我有意修行,而是太极图自己开始慢慢的运转,在运转的同时,生出阴阳二气。

    这阴阳二气,相比于三行融合之力,要更加的柔和,阴阳二气并不融合,但是它们却可以交错相生,形成半黑半白融合之气,这道气息像是柔和无比的手,在我身体所过之处,让我感觉如沐春风。

    那裂开的身体在慢慢的愈合,这并非是我龙族身体自愈的机能,而是太极阴阳二气在抚平我的伤口。

    就连那暴躁的三行之力,在这太极阴阳二气到达之后,也开始慢慢的变的安静下来,三行融合之气,发着道奇特的光晕,在我的身体里盘旋。

    我感觉前所未有的舒畅,这是自从我融合了三行之力之后从未有过的感觉,正因为这感觉,让我从那种入定的状态清醒了过来,这清醒,那太极图忽然停止了运转,为我愈合伤口的太极阴阳二气也在缓缓的消散。切又回归到了正常。

    这让我十分的纳闷儿,为什么我在那种玄妙的状态,太极图就可以自行运转,并且生出阴阳二气来平衡我的身体,可是在我醒转过来的时候,切就消失了?

    我尝试去运转道德经和天碑秘诀,血液开始沸腾,天地灵气开始汇入我的身体之内,但是那奇异的感觉却再也没有出现。

    我坐在那里,想着再次进入那种状态,却发现我做不到,我坐了许久才想明白,那种无我而忘我的境界,是道家修行讲究的境界,我能在无意间进入,却在想进入的时候达不到。

    求之不得,不求反得。

    我越是勉强自己,越是要求自己进入那种状态当,就越是无法进入,因为我首先心境已经无法平和。

    ——虽然那太极图的运转很短暂,那阴阳二气更是短暂的出现在我的身体里,但是这个却让我高兴异常,因为我终于知道应对我身体的办法,那就是修道,真正的修道,而不是现在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修什么。

    修道,不定是修道法,而是修道的意境。

    只有真正的入了道,了解了道,才能让太极图,去平衡我体内的汹涌的力量,这是解决我当前问题的关键。

    想到了这个,我似乎也找到了我刚才问自己问题的答案,也是铁面人在临走之前留给我的问题的答案,我是谁,我要到哪里去,我要做什么。

    切都不需要强求,顺其自然,而道法自然。

    我站了起来,开始渡东海,这次,我没有御空而行,我像端木幽若样赤着双足,走在沙滩上,走入那海上,脚踏在海面上,感受整个东海的气息,感受整个戮仙剑那杀戮的气息,感受那东海海底数之不尽的海产遗骸。

    它们曾经都活着,但是因为戮仙剑的杀戮气息,让整个东海变成了片死海,更因为这东海之下镇压这魔王石之轩,任何人不得靠近。

    我忽然感觉,戮仙剑的离去,是对的,东海,应该回到它原来的样子。

    我在东海海面上走着,天上有不少武夫修士横渡东海之时都看着我,他们有的人认出了我,认出我这个龙族的少主,他们惊叹,惊叹为何我可以在东海之上行动自如,我知道他们惊叹的并非是我苇渡江的本事,而是惊叹为何东海不把我吞并。

    我抬头看着他们道:“我是龙,既然是龙族,何惧海?未来,在这东海,我要建座龙宫。”

    完,信念所动,我化为了条金龙。

    我在天空翱翔,在海遨游,我既然决定了修道,以修道来应对我身体的问题,但是我却不会去找胖子讨教道法,我要走的是我自己的路,走我自己的道。

    自然之道。

    不久之后,天下便再次的有了个消息传了出来,龙族少主身化金龙,与东海遨游,龙出东海之时,这已经在天元大陆形成了两万年的禁忌之海,忽然有了生命的气息。

    ——我再次回到了东海之边,端木灵秀,北海妖族的夜央,白姑娘都已经到来,我们虽然没有正式的会晤过,但是天下人却也知道我们已经结成了同盟,我们起去了金赤乌的金族领地。

    金赤乌的金族领地已经扩张到了方圆千里,族弟子更是有万余人,更是有了严格的族规,族弟子,按照修为强弱划分等级,金赤乌收了九个修为最高之人为亲传子弟,这九个亲传弟子分为九门,九门之各有弟子,就这样层层叠叠下去,短短几日不见,整个金族变的井然有序,九门弟子面团结,面竞争,片欣欣向荣之势。

    这切,距离金赤乌重新立起金族的招牌,不过个多月,就已经有了今日之规模。相信假日时日,金族再得往日之辉煌也是必然。

    拜访了金赤乌,在享受了金族最高级别的款待之后,金赤乌道:“天元药行的先生好大的架子,上个拜帖没回,我亲自登门,他竟然还是不见!”

    若是以往,我可能会我们再次登门,就不信他依旧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不见尾,这次我却对金赤乌道:“他若是不见,那便算了,他是我们的朋友,该见的时候自然能见,他不见,那便不是时机。”

    我完这句话之后,金赤乌奇怪的看着我道:“叶老弟,你话的感觉不太对啊,你回了这趟龙岛遇到了什么?不仅话奇怪,为什么我现在看你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太对劲儿的样子?”

    我笑了笑道:“因为我忽然想明白了些事情。”

    完,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因为道本身就是个玄而又玄的东西,而每个人对于道又有不同的见解,我看着白姑娘道:“白姑娘,我受人之托,自然要忠人之事,我有个朋友,名叫上官无忌,是凤鸣城上官家族之人,他虽然不爱修行,但是他的重甲军驰名天下,他带兵打仗更是人人称赞,他托我,向你表达爱慕之心。”

    我了这句话之后,金赤乌,夜央,还有端木灵秀都脸色古怪,我知道他们在古怪什么,这个白姑娘脾气暴躁,我在她面前这个,无疑是在讨打。

    个天机榜上有名的高手,蛮荒兽族之主,在我了这句话之后竟然双脸泛红,她等着我道:“成了龙族少主了,现在翅膀也硬了?”

    “我只是转达意思,至于白姑娘看不看的上他,那我自然不管,不过我有句话要送给白姑娘,过去之事,终究已经过去,将来之事,路在脚下。”我道。

    这时候,他们几个人都看着我,夜央笑道:“叶兄弟,几年不见,为何你现在话变的如此老气横秋?”

    “有吗?”我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