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无题

作品:《捞尸人

    “那以上官城主之见,这个所谓的先生会是谁?他又为什么会选择帮我?”我问道。

    上官无忌摇了摇头道:“爷爷也曾经调查过这个人的身份,我相信不管是西门无双还是帝天都在暗的调查这个人,这个人手的丹方,对任何人来都是有致命的吸引力,这不仅代表的是家族可以有更多的人有机会在武道上有所突破,还代表了巨大的财富,若不是因为如此,那西门无双和帝天万万不会主动的找凤鸣城来合作沟通,但是这三大家族,都没有找到关于这个先生的任何蛛丝马迹。他的来历,似乎是非常的神秘。”

    三大家族在这个天元大陆,抛却西方不,单在东方,影响力非常巨大,他们都无法去查清楚的个人,那水应该是非常之深。

    上官无忌道:“现在看来,这个先生不仅仅是找了凤鸣扶摇朝歌三城,端木灵秀不需多,既然你与开阳城开战,他提出挑战也在所难免,但是能让蛮荒兽族和北海妖族同时对开阳城动手,单凭你的面子绝对不够,定然还有人在其推波助澜,除了先生之外,我想不出还会有谁。”

    我陷入了沉思,我下意识的感觉那人是胖子,因为胖子是玉皇道的门人,以玉皇道在地球上的正道魁首之位,肯定有很多外界不知情的丹方存在,不过胖子虽然手会有丹方,但是绝对当不上上官振华的深不可测四字,这个人,不仅手握有无数的奇异丹方,而且修为通玄,起码是神阶乃是神阶以上的修为。

    我不禁无奈的道:“这个先生虽然是在帮我,但是来惭愧,我还真的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要是知道,定然要当面道谢。”

    上官无忌看了看我道:“这对于你来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还不定,你要知道,慕容九鼎与西方的关系莫逆,如果真的开阳城陷入险境,西方必定出手,东西方已经安静了太多太多年,不定这会是交战的引子,到那个时候,就不是个简单的你与慕容九鼎的恩怨,甚至要引起东西方的大战,那时候才是天元大陆的巨大变故。”

    这时候,金赤乌看着上官无忌冷笑道:“这不正是你们三城想要的吗?这三族联手,想啃下来个开阳城问题不大,但是西方旦插手,那这三族定然不敌,那时候,你们这三城的态度就起到了左右战局的作用,你们帮谁谁就会有优势,而这个时候,岂不正是你们三城狮子大开口的时候?谁给你们的筹码更高你们就支持谁。不管怎么,都是你们三城占光?”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大的天下大事,更没想过什么领土争锋,但是金赤乌不样,他毕竟当年是金族圣主,看这个东西会看的更加的透彻。

    上官无忌看了看金赤乌笑道:“事情是这么,但是金前辈有没有想过,西方的力量远非是东方可比,西方这么多年不敢进犯东方,原因有很多,其最重要的就是忌惮九重天上的天庭,毕竟东方不管是四方城也好,蛮兽森林也罢,都在天机之列,你可想过天机榜代表着什么?入天机榜,那便默认了是天庭之人,但是现在的天机阁,并非是以前的天机阁了,冰冻之原上的事情,其实并非是什么秘密,那会海乃是西方的护教法王之首,会海敢出现在东方,更几乎不把天机老人看在眼里,这明在九重天上,天庭定然已经弱势与西方。这才能然西方敢在天元大陆肆无忌惮,再加上他这个龙族少主的出世,甚至还有您这个金族圣主出,你想,金族圣主都出来了,其他四族的族长出来还会晚吗?所以西方会在这个时候找到个借口大军压境,也是个必然的时机。而到了那个时候,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蛮荒,北海妖族,青木城皆灭亡,你以为他们不会顺手灭了这三城?毕竟我们虽然不敌,但是要去归降那群贼秃驴,还真的是做不到。”

    “所以你的意思是,很有可能,这个先生是来自西方的,他看似是在帮我,其实就是想暗的挑起东西方的大战?”我皱眉问道。

    上官无忌点了点头道:“整个东方都从未听闻过的人物,是西方的可能性很大,不是贼秃,为何是藏头露尾直在个斗篷之?就算不是,这个人的意图也是非常明显。”

    金赤乌这时候饶有兴趣的看了看上官无忌道:“想不到你们修为不甚高明,心智却是十分的灵巧,把心思都用到了勾心斗角上,怪不得现在天下的修士如此的没落,既然你们能想通这个,可有应对之法?”

    上官无忌拿根手指敲着桌子,最后,他用手指蘸了酒,在桌子上写了四个字:“将计就计。”

    “什么意思?”我问道。

    “以金前辈话来,上古天尊神龙氏拒绝天庭和西方的拉拢,你的父亲敖天策也是对此非常的忌讳,敖天策在时,也是对西方和天机阁有同样的态度,当年天机老人登门拜访,在敖天策身体出问题的时候,天机老人更是亲手送上了天庭之上的无上灵药,那灵药就算不能治愈敖天策的身体,也是无上圣药,敖天策为了与天庭划清界限,都拒绝了天机老人的示好,我等虽然没有新老两代天尊的眼光,却也知道,天元大陆还是掌握在自己人的手里比较好,所以这次,凤鸣城会极力的服扶摇与朝歌二城,但是不管这二城的态度如何,凤鸣城绝对会站在你这边。”上官无忌道。

    上官无忌的话,肯定不是他的意思,上官振华虽然没有来,但是上官无忌的话,肯定就是整个上官家族的意思。

    他这句话,无疑就是把整个上官家族,整个凤鸣城都压在了我的这边。

    完这句话的时候,我甚至都没有去接话,我本来想着就是能把慕容九鼎宰了就好,从来就没有想过,对慕容九鼎的宣战,竟然能引出这么大的连锁反应。

    上官无忌看着我,继续道:“这次既然要玩,就玩票大的,其实东西方这战,早就无法避免,你不过是引发这场大战的导火索罢了,不管是对于凤鸣城还是蛮荒,亦或者是妖族,其实这次都等于是把宝给压在了你的身上,他们这次能真正的对开阳城宣战,先生丹方的诱惑是方面,另方面,还是出自于对你的信任,毕竟现在整个天下都知道,你已经融合了三行之力,有着更胜于你父亲敖天策的战力,而且你这才来天元几年?但是这够吗?旦东西方开战,这都不够,既然是金龙出天元盛世,那你必须在大战真正的开启之前达到五行合。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必胜的把握,战场之上,高手虽然并非可以真正的左右占据,但是那个高手如果能达到那无法想象的地步的话,那便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了。”

    “杀慕容九鼎,凤鸣城非但会坐视不理,而且还会暗相助,杀了慕容九鼎之后,凤鸣城会用举族之力助你冲关。”

    “而金前辈,你需要找到那剩余的四位上古之主,上古五族重生,那五族的功法早已失传,只有大白与天下,整个东方乃至整个天元的战力才会有所提升。毕竟天元要面对的,可不仅仅是个天元大陆的西方世界,这点,想必您比我还要明白。”

    上官无忌不喜修行,但是他在这个天元大陆四方城却是驰名已久,现在看来,他能够声名鹊起,不仅仅是因为他的重甲军,还有的就是他高人筹的眼光和布局。

    他个年纪也并不大的人,谈论起整个天下,井井有条,就在他的三言两语之间,整个天元的东西方,乃至与天庭和九重天上的西方佛教,都已经被他算计在内。

    我不禁在想,假如他切都按照他的,那会是什么样的苦战?

    先是战西方,战完西方,还有大战九重天外?

    金赤乌目光灼灼的看着上官无忌道:“若真的到那个时候,谁主天下?”

    上官无忌笑道:“这个天元大陆的天尊,乃是龙族独有,而五行合的他,金龙出世,天下归心,这难道有什么异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