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战前2

作品:《捞尸人

    这点,不仅仅是我想不明白,金赤乌也想不通其的关窍,搞的我们现在都想直接去找这朝歌城的西门无双去问下他们的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可是这毕竟是有点太过于不切实际了点,但是不搞清楚这个情况的话,我心里有有点摸不着头脑,所以我们干脆就放弃了直接从朝歌城去开阳城的打算,而是直接调头开始去往那凤鸣城。

    有些事情,我总是要搞明白的,之所以这时候选择去凤鸣城,是因为上官振华在我来到这天元大陆开始就对我主动示好,那上官家族的双骄上官无畏和上官无忌这二人我对他们的印象也不错,上官无畏更是南宫离看重的人,至于那上官无忌,也在蛮兽森林的时候对我有过帮忙,虽然不知道他们上官家族为何会对我这样的态度,起码他们是四方城唯没有对我表现出敌意的个城池,我想要知道他们这其的隐秘,找上官家族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朝歌至凤鸣,虽然相去甚远,但是对于我跟金赤乌来说,不过是几日的路程,到凤鸣城,我不禁感慨万千,就在几年前,我跟着白姑娘来到这里的时候,那时候我对这个世界无所知,更是弱的如同是个蚂蚁样的存在,任何个人都可以随手捏死我,也就是在这里,我遇到了昔日的老剑神南宫离,不管我之后会遇到谁,平心而论,我在这个世界的第个启蒙之人,心最为敬畏之人,仅有南宫离人。他就算已经不复当年的强大,但是有句话说的好,有些动物主要是皮之前,比如说狐狸,有些动物主要是肉值钱,比如说牛,但是有些动物主要是骨头值钱,比如说人。

    南宫离是个把高傲写进骨子里的人,哪怕他当年以个老乞丐的身份行走于世,但是再肮脏的衣服,也隐藏不了南宫离身的傲气。

    问这世间,有谁能做到,巅峰之年,因为个女子而疯魔千年。

    千年后,重回巅峰,为同个女子,可以勇闯西方?

    他的强大,不在于他的巅峰他想要就会有,而是他知道如何去取舍,不管天下人认为该做不该做,他认为值得的事情,就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

    他有的这些傲骨,正是我没有的。

    我跟金赤乌就这么乱转,转着转着我竟然不由自主的到了当年与老疯子南宫离见面的酒馆,这个酒馆是蛮兽森林在这凤鸣城的联络站,那个掌柜的眼力不错,竟然眼就把我给认了出来,他也不紧张我这个身份敏感的人出现在这里,而是出来笑道:“贵客登门,有失远迎,喝点什么酒?”

    “那个人爱喝的酒,还有吗?”我问道。

    当年的白姑娘,为了联合老疯子起护住我条命,这才酿了那种只有老疯子才知道含义的酒,我说这种酒,掌柜的马上心神领会道:“那酒方所需要之物,虽然不昂贵,却是极其难寻,唯独剩下了最后两坛,我这就给您拿来。”

    “拿来坛,剩下的坛,等那个人回来喝。”我道。

    说完,我摇了摇头笑道:“等那个人要是回来了,估计这种酒想喝多少有多少,毕竟这个方子都是那个女子所有,罢了,全给我拿来吧,等他回来找我算账再说。”

    这两坛酒上来之后,这酒味道难闻,入口也并不甘冽,可以说是极其难喝之酒,金赤乌喝完之后皱起了眉头看着我道:“叶兄弟,我还以为这是什么玉液琼浆,竟然如此难喝,叶老弟,你的口味为何如此的奇特?”

    “这并非是我的口味,乃是我的位前辈,位兄长爱喝之酒,可惜现在有酒,而他不定能回来了。”

    我道。

    金赤乌点了点头,没有多问,只是默默的喝酒,我晃了晃脑袋,甩掉脑袋里的杂念,虽然西域的水很深,虽然南宫离只是神阶的修为,但是代剑神,也并非是那么轻易的陨落。

    我举起了杯酒,对着西方道:“南宫前辈,等你回来,醉方休。”

    ——这个酒坊的生意直很差,特别是在有段时间上了这奇特之酒以后,更是门可罗雀,我跟金赤乌二人对坐而饮,酒都下去了坛,却还没有人登门买酒,不过就在我准备开第二坛的时候,忽然有个人摁住了我的手道:“来了我家的地盘,个招呼也不打就算了,喝酒也不叫我,你堂堂个龙族少主,竟然如此的小气吗?”

    我抬起头,对那个嬉皮笑脸的上官无忌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你不请我喝酒就算了,还来抢我的酒喝,有你这么做东的么?还好意思说这是你的地盘?”

    “功力不见涨,嘴皮子的功夫倒是不错,小子,你是不是把答应我的事情忘记的干二净了?”上官无忌说道。

    我想,似乎我还真的答应过上官无忌向白姑娘表露他的心思,而且我还真是忘了。

    上官无忌看我给忘了,脸往下拉道:“你这个人,不仗义啊!”

    我赶紧抱拳道:“上次与我师姐见面,实在是太仓促了点,忘记了忘记了,你放心,这件事绝对是包在我身上。”

    “上次再忘了,我就是拼了我的重甲军,也要把你这个龙族少主踏成肉泥!”上官无忌咬牙切齿的道。

    我要去拿那个酒坛子,边拿边道:“那我自罚三杯好了!”

    上官无忌把把那个酒坛子给抢了过去,道:“想的美,你以为我不知道这坛子酒,是这个酒馆的最后坛?这坛子要是没了,找遍整个凤鸣城,估计也难寻到第二坛出来。”

    我来是有正事的,这个上官无忌却总是幅玩世不恭的样子,我就道:“好了上官兄弟,不闹了,你如何能寻到这里来,难道你监视我?”

    “您龙族少主多大的名号啊,您来了我能不知道,怎么说这也是我上官家族的地盘不是?”上官无忌道。

    我瞪了他眼道:“想要我在白姑娘面前帮你说好话,你现在就跟我正儿经的说话!”

    我这下,就掐住了上官无忌的软肋,他举手道:“你别装了,压根儿就没有你那个什么什么师傅,白姑娘也不是你的师姐,事情早就败露了,你还好意思继续跟我装,不过我还真不敢得罪你,谁让你跟那白姑娘认识呢?”

    我假装冷哼道:“知道就好,行了,我知道了这是你上官家族的地盘了,特别是在这凤鸣城,你知道我过来不奇怪,既然你知道我来了,以你的聪明,自然也是知道我为何而来的吧?”

    那上官无忌点了点头,脸上扫刚才的玩世不恭道:“爷爷这个关头不方便出面,至于我家的那根木头,现在正在闭关冲关,正是紧要关头,所以也不能出来见你。”

    “上官无畏,冲关?要破神阶了?”我问道。

    “我说,你不要以为这天下就你个天才好不好,那根儿木头虽然人木讷了点,可是我上官家族千百年难得遇的奇才好不好,他早已破了天阶进入神阶,此次更是冲神阶品。”上官无忌道。

    不愧是南宫离都刮目相看的人,竟然破了天阶进入神阶,现在更是要神阶品,以上官无畏的悟性,破那地仙之境也并非是不可能的。

    不过这并非是我此次来这里的重点,我就道:“恭喜上官兄了,上次见面,我就知道上官兄乃是人龙凤。”

    “可别了,谁不知道你龙族少主现在要与慕容九鼎生死战?木头人闭关之前说过,让我要是见着你了就给你带句话,他让我告诉你别死了,真死也是死在他手上。”上官无忌道。

    说完,他白了我眼道:“搞不懂你们这帮人,打打杀杀的有什么意思?而且你们俩,既然都很欣赏对方,做朋友也行,实在是欣赏的不行,我也不反对你们行那龙阳之好,什么死不死的,晦气不晦气?”

    他的那个龙阳之好害的我差点口酒给喷了出来,我瞪了他眼道:“又不正经了是不是?”

    上官无忌马上举起了手道:“行,你厉害,事情是这样的,第,当年四方城与龙族天尊战,本身就是慕容九鼎手策划,不仅有慕容九鼎还有西域佛陀暗推波助澜,这是对其他三家来的威慑,如果不参与,那便是灭城,当然,除了威慑之外,慕容九鼎也许诺了诸多的条件,不如说多少枚进阶丹,威逼利诱之下,四方城是赶鸭子上架的居多。我凤鸣城在这四方城最为势微,上官家族当年更是得了天尊照拂,所以爷爷才会在你回来的时候暗相助于你,更何况,爷爷知道句谮言——金龙临世天元盛世。”

    我点了点头道:“行,这个理由很充分,句话就把杀父之仇全丢给慕容九鼎了,我姑且就先相信你,那么,这次为何扶摇凤鸣与朝歌三城态度暧昧?难道慕容九鼎就没有求救于你们?”

    上官无忌嗤之以鼻道:“开阳城主令,早就送到了我们家里,但是这次,恐怕这三城都不会参与此事,但是去痛打落水狗,估计还真的做不出来,毕竟慕容九鼎的身后可是整个西方,谁也不愿意去触西方的霉头,你别以为我们三家是认为你有胜算对你主动示好,之所以这个示好有了这样的选择,是另有其因。”

    “什么原因?”我立马问道。

    “因为先生。”上官无忌道。

    “先生?什么意思?”我道。

    “先生是个人。他的手里,有无数丹药丹方,他配出来的丹药和丹方,比那慕容家族古月药行的进阶丹更要药效强劲立竿见影,也不知道你是烧了什么高香,那先生竟然如此不遗余力的帮你,只要这次我们三城的三大家族不参与蛮荒,青木城,北海妖族与那开阳城之战,先生愿意把丹方赠与我们作为回报。”上官无忌道。

    我自然是知道进阶丹代表着什么,所以也知道那所谓的先生的丹方对于这三大家族是怎么样的吸引力。

    但是他娘的,为什么我下子就感觉那个先生,是胖子呢?

    “那先生是不是个胖子?”我问道。

    上官无忌道:“不是,我开始也想过是你那个天机阁的朋友,毕竟体型可变,但是爷爷说不是,那个人的修为深不可测,绝对不是胖子。”

    我挠了挠头,这就奇怪了,不是胖子,那会是谁?

    真的有人这么好,会在暗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