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战书

作品:《捞尸人

    在那个时候,天机老人的确是有缕的杀机迸发,没想到不仅仅是我注意到了这点,不过关于这点,天机老人在临走的时候也给了我个解释:“天庭不是铁通块,有些事情,比我想象的要复杂的多。”

    或许天机老人的这句话,就是在提醒我,天庭与老子,或许并不是路人,所以老子在我身上有所布局,不代表天庭就会支持于我。

    既然是想起了天机老人的这句话,我就想到了天机老人最后对我的提醒,他让我小心金赤乌,天机老人身上,是有跟慕容九鼎想象的影子,但是天机老人毕竟是天庭在天元大陆的枢纽人物,就好比是大使馆的大使样,他的立场决定了他很多时候要圆滑点,毕竟很多事情他也不能做主,正如他对金赤乌说的,当年之事他也无法左右局面。

    不过我想,以天机老人的身份和修为,肯定不会用那么简单至极的挑拨离间之法来挑拨我和金赤乌之间的关系,强者有强者的尊严,有些事情,他的尊严不允许他做。

    不是挑拨,那便是真的善意的提醒——小心金赤乌,还小心那没有出世的其他四族之人,他们会夺我的道果。

    这句话,加上那句金龙临世天元盛世,我有不是傻子,其实我不难想到所谓的天元盛世的另外种可能,那就是我“这条金龙”临世了,等我的五行道果成熟之际,那便有五族之主人颗,道果的玄妙,随着我的修炼我越发的能感觉的到,如果真的可以拿出去卖的话,那效果绝对不是冰山雪莲可以比拟的。或许,我的道果,就是这五族之主突破天仙之境的个媒介。

    所以这所谓的盛世,也有另外种可能,我在修成大圆满的时候被斩杀,成就五族之主的天仙境界,再有五行天碑降世,从而让天元大陆在这夹缝之争取生存之境。

    我看着金赤乌,我多想让他对这句话给我解释解释,如果他稍微提起,哪怕是承认了,也能完全消除我与他之间的最后的芥蒂,但是说到那里的金族圣主金赤乌,却完全没有往这方面去提。

    或许在他看来,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变的毛骨悚然了起来,因为我想到了另外种可能!那就是金赤乌刚才的话,也有个漏洞!

    他们当年没有动用那五族天碑,难不成就为了留下来日后对付我之用?

    要知道,我等到五行大圆满之时,也绝对不是他们可以对付的,而他们要想在那个时候夺取我的道果,肯定是要准备个大杀器。

    五族天碑,或许就是他们的大杀器!留给我的大杀器!

    我知道我现在用这样的想法去想个刚刚为了我不惜与会海交战的朋友兄长是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但是我不得不小心翼翼,说起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难道我不是身上就有个人人垂涎三尺的道树与道果吗?

    天仙之境,不死不灭,谁人不想?

    若是杀了我,便可成就天元大陆,让上古五族重回这天元大陆称雄,他们未必就不会做。

    我摇了摇头,制止自己想下去,我不停的暗示自己,我想多了,想多了,定是我想多了,这样才能让我自己稍稍的安定下来,最后,我不得不找个话题与金赤乌交谈,我问他道:“金老哥,现在我们去哪里?”

    “开阳城,有个人,必须死。”金赤乌说道。

    “慕容九鼎?”我皱眉道。

    金赤乌现在不足当年巅峰的半修为,而我此时虽然安然无恙,但是因为身体这莫名的原因,我不能动用体内的三行之力,旦动用,我的身体就会皲裂,这也是当年我的父亲敖天策所遇到的问题,而且且不说那慕容九鼎现在极有可能已经突破了地仙之境,就说开阳城,慕容家族有多少的神阶强者?他们有多少的亲兵?

    个强者是可以在千军万马取上将首级,但是想要靠人扭转战局,那哪怕是战神临世也断然难以做到!

    而开阳城里,慕容九鼎可以召集四方城大军百万,那大军之,有专门针对高手的破甲弩车还有各种器械,所以就算是我现在可以完全动用三行之力,也无非是神阶顶峰,我们二人若是面对慕容九鼎还有整个四方城,这断然是不明智的。

    “金老哥,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我要找出个处理我身体的办法。等我真的可以度过这关,并且把这三行之力融会贯通,到时候去联合青木城,北海妖族,蛮荒兽族,那凤鸣城的上官家也直对我抛橄榄枝,他们若是可以脱离四方城加入我们,到那时候才是与那慕容九鼎决战之时。”我道。

    “不,没有时间了,慕容九鼎必须死,必须赶在他成就地仙之境之前杀了他。”金赤乌态度坚决。

    “为何?”我问道。

    金赤乌看了看我,过了许久,他叹气道:“因为他修的是金行的功法,旦他达到了地仙之境,那他随时就可以取我而代之。”

    “取代你金族圣主的位置?”我问道。

    金赤乌摇了摇头道:“傻兄弟,我不会对你的道果动手,只要我不突破,五行天碑便不能临世,但是如果其他的四族之人找到了慕容九鼎取代于我,你感觉他会不会对你心慈手软?”

    我心里惊。

    在惊的同时却是股暖流流遍我的全身,到最后,金赤乌还是把这个问题给我挑明了,这无疑是让我们之间的兄弟之情变的牢不可催,我看着他道:“金老哥,你又何必如此?若真的到那个时候,我人死可以换天元五族崛起,那你不用念及旧情,不管是神龙氏还是五族,都已经付出了太多了。”

    金赤乌道:“不必说这个,日兄弟,终生那便是兄弟,我金赤乌从未遇到如此投缘之人,你放心,我也定然会说服他们四人。”

    金赤乌的这句话,我不知道怎么去接,只能是无声的感动在我的心间,既然金赤乌已经决定了要去那开阳城杀慕容九鼎,还是为我而杀,那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要陪他去闯遭,此去虽然危险,但是如果真的能击杀了慕容九鼎,那也算是擒贼先擒王!

    想通这个,我也变的豪情万丈了起来!

    我从到天元大陆这个慕容九鼎便要致我于死地,龙族的血海深仇,当年的杀父之仇,其实也到了该清算的时候了!

    ——我们路直奔开阳城,就算金赤乌没有以前巅峰战力,就算我身体出现了跟我父亲样的问题,但是我们两个的组合,就算是遇到那天机榜上的高手自然也是不虚,所以路上并没有什么遮拦,走的非常洒脱。

    这更让我明白个道理,不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样的秘密和阴谋,但是都逃脱不出个道理,那就是只有强者,才能在这个天元大陆站稳脚跟。

    在路上,我打探了下慕容九鼎的消息,天下人都知道开阳城的慕容城到了突破传说地仙之境的紧要关头,但是慕容九鼎到底通关与否,这就算那些百事通样的人也不知道。但是不得不说,慕容九鼎真的是这个世界的明星,路上,不管是遇到那个城镇,都是在谈论那天下第二的慕容九鼎的消息,还有的就是明年就要更新的天机榜,不知道谁会是这天机榜的榜首。

    是那个横空出世来历不明的林千?

    还是马上就要突破神阶跨生地仙的慕容九鼎?

    金赤乌笑道:“这帮人,似乎都没有把我叶兄弟放在眼里,若非是叶兄弟身体出现了问题,以现在叶兄弟的三行之力融合,就是那林千,估计也要退避三舍,天下第,舍你其谁?”

    我摆了摆手道:“这世界上不知道还隐藏了多少强者,就算我身体没出现问题,我也不想做那天下第,那不等于是竖起个活招牌,等着他们来把我干掉?”

    金赤乌哈哈大笑道:“人人都想做的那天下第,到你这倒是不想要了。”

    ——结果就在我们在还未出扶摇城的时候,忽然整个天下似乎都在传个消息,那便是我龙族少主,也就是现在的龙族之主在天下人面前给慕容九鼎下战书,要在东海之上与那慕容九鼎决死战,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我吓了跳,我他娘的这还没到开阳城呢,这消息竟然都已经传出去了?

    是谁走漏了风声不成?

    我想,我们要去杀慕容九鼎之事,也就只有我跟金赤乌知道,我就看向了金赤乌,结果他脸上带着笑意的对我点了点头道:“对,这个消息,的确是我放出去的。”

    “金老哥,你这又是作何打算?难道你还怕事儿不够大?这样打草惊蛇,岂不是让慕容九鼎提早做好准备?”我道。

    金赤乌摇头道:“叶兄弟,你来天元大陆,年头不多,天下人都知道,你不过是区区人阶修为,哪怕是以龙族之能,谁能想到你现在已经成长至这般天地?按照他们的理解,哪怕是不世之才,此时能到天阶已经是绝顶之人,你这时候对他下了战书,你说慕容九鼎接还是不接?”

    我挠了挠头道:“估计会接的吧?”

    金赤乌道:“那慕容九鼎此时正值冲关之际,需要个稳定的心性,那人虽然看似圆滑,实则是个内心极其孤傲之人,他这时候若是接了你的战书,自然要分心,若是不接,个堂堂的开阳城城主,竟然不敢接个龙族少主的挑战?那他慕容九鼎岂不是要被天下之人笑掉大牙?以慕容九鼎的脾气,此时接或者不接都不定,但是不管接或者不接,对他来说都不是好事。再者说,他若是真接了,你可是龙族少主,虽然现在龙族几乎灭族,但是毕竟乃是天尊后裔,你要挑战的也是这天下第二,整个东方最有权势之人,那时候想必整个天下的人都会来观战,这样也免得那慕容九鼎按照的耍诈,他总不能说好了单挑再布下埋伏吧?”

    我看着金赤乌,苦笑道:“金老哥,你话是这么说,但是我怎么感觉你顺手就把我卖了呢?我本来想你我联手杀了他,现在这战书下,他若是真的应战了,他不好意思布下埋伏,我岂不是也真的要和他单挑了?”

    金赤乌挑眉看着我道:“你怕了?”

    “怕倒是不怕,不过我这身体。”我道。

    “破而后立。”金赤乌看着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