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掌 五行天碑

作品:《捞尸人

    天机老人走后,这冰冻之原上,就再次的只剩下了我与金赤乌二人,我们两个人刚刚可以说是共同经历了场患难,可是此时气氛却点也不融洽,我们就这么默默的往外面走着,不知道道路的尽头是在哪里,我们又该到哪里去。

    天,两天,三天,最后金赤乌对我说道:“叶老弟,我金赤乌沉睡万年,你是我醒来之后遇到的第个人,又是当年的天尊神龙氏的后裔,所以有些事情,我也不想再瞒着你,关于当年的些事情。”

    “你要是不方便的话,我其实也没那么想知道。”我对着金赤乌说道。相对于我遇到的很多人来说,金赤乌已经非常的坦诚了,我也不想看着他为难。

    金赤乌摇头道:“这也没有什么方便不方便之说,上古有传说,如果五族之人,修成天仙之境,整个天元便可以有五行神碑降世,五行神碑齐聚,那便是天地之间至强之力,这应该就是天庭和西方对这个天元大陆有所图谋的真正原因,他们要在五族众人都未曾有所突破的时候强行的收编五族人,所以上古五族,不管归顺于天庭还是西方,对他们都是有很大的裨益,你应该也能看到,就算当年五族战力强横,其实对于天庭和西方来说,都是微不足道,他们所看重的,就是五族传说的五行神碑,正因为如此,不管是五族归顺于哪方,剩下的那方绝对要把五族诛杀,他们不可能让五族战力成为自己的敌人,这也是天尊神龙氏不肯答应归降的原因,因为无论如何,这五族都会首当其冲成为诛杀的对象。”

    我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假若五族归顺西方,天庭定然不遗余力的绞杀,如果归顺天庭,那西方也定然会全力以赴的把五族给剿灭,想就感觉这的确是个难以解开的死局。

    “是不是感觉这是个死局?当时唯可以破局的办法,就是在天庭和西方对五族动手之前,我们能够有所突破,所以才有了水火两族归顺西方之事,就是想假借西方之力,像不死妖王和石之轩样的强行到达天仙之境,若是他们到达了,便可以把秘法相传,哪怕是伪天仙境界,若是能让五行天碑降世,那五族才能有所依仗而自保,但是不管西方还是天庭,他们自然有自己的小算盘,天尊神龙氏的这点计谋自然被他们所看穿,他们看出了神龙氏绝对不肯归附,所以才有了五族之祸,这件事,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我也就只会对你个人说,其实当年我差点陨灭不足为道,最可惜的便是水火两族,还背负了叛徒的骂名。”金赤乌说道。

    我看着金赤乌,忽然感觉阵的心疼,方面我心疼当时的五族,另方面,我也心疼我的祖先神龙氏。

    有些时候,真的会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五族人本来在这天元大陆和谐相处,正因为五行天碑的传说,竟然惹火烧身。

    “虽然当年我等愚笨,未曾突破天仙之境,但是我们却也提前留下了后手,神龙氏以大神通,把我五族的至强之力还有功法,封存在个石碑之,方面,想造个伪的五行天碑出来,哪怕是可以发挥真正的五行天碑半之力,也可以解当时的燃眉之急,另方面,五族修炼的秘法与典籍,都在那天碑石刻之上,后人若是找到,也可以悉心钻研继承衣钵,毕竟五族虽然不存,但是整个天元大陆依旧修习五族秘法,不存却也不灭,难保未来不会有五行破天仙境界之人。想必你也想到了,在我坟茔之外的那个石碑,就是当年的金族天碑。还有另外四口天碑,在这天元大陆的四个角落,这也是我刚才想要用的上古五族最后的后手,只有五族族长才有秘诀,可以让这五族天碑齐聚。”金赤乌道。

    这可能就是刚才金赤乌和林千二人的对话,五族天碑,并非是那五行天碑,虽然不会有五行天碑的威力,肯定也是不寻常,就在刚才会海几乎要了我性命的时候,金赤乌竟然是想以这五族天碑之力相救于我。

    “当年这五族天碑,用出来了吗?结果如何?”我问道。

    金赤乌摇了摇头道:“没有,当时若是用出来,也改变不了局面,反而让他们知道五行天碑的传说是真的,更会引的他们对整个天元大陆变本加厉的盘剥,所以最终也并没有用出来。”

    金赤乌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叹口气,苦笑道:“好吧,我总归是个不擅长说谎之人,更不善于对自己的兄弟袍泽说谎,当时之所以没用,是因为神龙氏以大神通推演出了未来角,也就是傲天的那句话,金龙临世,天元盛世。”

    “我其实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我道。

    金赤乌看着我道:“金龙临世间,天元大陆则会有千万年难有的大气象,那时候,五族之人,就可以有正道天仙之人,而那个时候,才是五行天碑降世之时,叶兄弟,神龙氏推演出来的那条金龙,就是你啊!”

    在地球上的时候,我知道我在漩涡的最心,在这天元大陆,我想过自己或许也是身有重任,可是我没想到,我竟然再次的进入了这漩涡心的位置。

    “在你回天元之前,慕容九鼎在你父亲敖天策之后能独领风骚,神阶乃是这天元大陆的最强者,但是你来之后,林千横空出世,我也有幸得以重生,更有体修至尊傲天复活,那慕容九鼎都可以在晚年有所突破进入地仙之境,你没感觉出什么异常吗?如果不是你身化金龙,我还想不明白原因,现在我都明白了,这天元大陆的盛世,正是由你,我的叶老弟你打开了序幕。想必未来之盛世,更是前所未有之境况。”金赤乌道。

    这东西真的是玄而又玄的存在,我回来,整个天元大陆的可以陷入片盛世之?这看似不符合逻辑,但是现在我的,已经不相信什么逻辑的存在,有些东西,真的是冥冥之自有定数。

    我不禁自嘲的笑道:“这样说来,整个天元大陆是不是还要感谢我,如果不是我来,天元大陆哪里会有如此这般的大气象?”

    金赤乌也是笑道:“话是这么说不假,但是大气象的背后,其实暗藏的乃是天元大陆第大劫,神龙氏强行的把天元最后战拖到你到来的时候,等你大成之日,那便是天庭和西方对天元大陆动手的时机,不过好在,如果你真的有大成之日,那时候整个天元才会在夹缝之谋的线生机。”

    “所以这狗日的慕容九鼎还有那剩余的城主,非但不感谢我,把我当成神仙给供奉起来,竟然还想杀我!”我笑道。

    金赤乌看着我道:“四方城已经不足挂齿,现在最想你死的,还是西方,你身上有太多那个骑牛老者留下的痕迹,他们自知绝对控制不住你,所以在你大成之前杀了你,是最好的选择,不过我最为奇怪的是,既然老子在你身上做下了如此多的布局,不管是你的道和法,都理应和天庭更加的亲近,但是天机阁却没有任何护着你的意思,甚至在你演化那个太极图的时候,那个天机老人,还对你迸发出了杀机?!这是没有理由的,难道说那个骑牛老者,与天庭并非是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