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体修一脉的至强者

作品:《捞尸人

    山河社稷图乃是传说女娲娘娘的先天灵宝,此时竟然被这会海祭出,那山河社稷图有江山社稷,更有无尽的宇宙洪荒之气,出便要气吞千里,大有把我吸入这山河社稷图之的架势,我现在的感觉就好比我在打副本,每当我以为我自己就要通关的时候,总会出现个更加厉害的人和法宝。

    若非是绝仙剑现在挡在我的身前,我几乎要被吸入其。

    “不,这不是山河社稷图,这是仿制品!若是真的山河社稷图,诛仙剑阵或许可以阻拦,单凭绝仙剑绝对无法阻止!但是就算是仿制品,也是大修为之人才有的手笔,会海,你们西域当真的无耻至此,竟然敢仿制女娲娘娘的先天灵宝?”天机老人指着佛陀会海道。

    “何谓仿制?天庭可以有山河社稷,难道我西方就不能有?”会海笑道。

    “绝仙剑,虽然当年准提与接引两位祖师曾在界牌山破诛仙剑阵,但是当年之事,其早有定论,截教更是与我西方井水不犯河水,你有何必因为此子强行出头?”会海说道。

    那绝仙剑自出现到现在,句话都没有说,它只是剑身颤动,自有滔天的剑气出万里,硬要扛这仿制的山河社稷图。

    那会海看着绝仙剑,看的出来,他对绝仙剑也是非常忌惮,但是今日山河社稷图已经祭出,要让他就这样放过我,自然也是心有不甘,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西方飞来金榜,那金榜之上写着梵,会海看到那金榜,立马跪地伏面,待他接了金榜,这才说道:“既然我西方大圣降下法旨,今日我便饶了你的性命。”

    说完,那会海收了山河社稷图,就要离去。

    我自知今日定然是无法敌过这山河社稷图,自然是不敢阻拦,但是我看着天机老人,他竟然也是丝毫都不为所动,看来这天元大陆,东方的势力果然是不如西方,不然会海来到这东方撒野了半天,虽然只是打我,作为东方最为神秘的天机老人,更是代表了天庭在这东方的势力,天机老人不出手已然是丢了面子。

    天机老人没有去阻拦,林千自然也不会去做任何事情。

    这会海,在差点要了我的命,搅起了无限风云之后,就这么淡然的离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在地面上,走来了两个人,个人浑身的黑袍,整个人都笼罩在片的黑气当,而另外个人,赤足,上身**,浑身上下就只有条裤子,他的上身有着无比完美的肌肉线条,他的脸上写满了坚毅。

    这个人,让我全身颤抖。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会在这个时候见到这个人。

    他就是我的大哥,孙仲谋!

    他抬头看了看那佛陀会海,道:“就这么走了吗?”

    那会海站住了身形,他的目光看向了那个浑身在黑气之的黑袍人,最后才转向了我大哥,道:“小家伙,你要留下贫僧?”

    大哥点了点头道:“打了我弟弟半天,就这么走了,真当在天元大陆,他叶继欢就没有亲人了?”

    他若是不这么说话,或许别人还不知道他是谁,他的话,是真正的暴漏了自己的身份,我大哥孙仲谋,既然是他,这些人谁也不会把他放在眼里,跟我起从地球上来的人,我能有今天的成就,是因为我龙族的身份,至于其他的人,说实话,几乎没有与他们相抗衡的本钱!

    所以,那会海只是对大哥笑了笑,他转而看向了那黑袍人,道:“你身上的气息,为何会如此的陌生?”

    那黑袍人没有理他,只是低着头,跟绝仙剑样的炫酷。

    这实话,金赤乌忽然皱起了眉头道:“不对,这个人难道是?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我看这情况,金赤乌似乎是把这个人给认了出来,我就问道:“金大哥,这个人你认识?”

    金赤乌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道:“叶老弟,你可曾记得我跟你说过,上古有脉,叫体修脉?他们不修五行之力,只修己身,在天下武夫的眼里,他们似乎是离经叛道的,这类人最多也就是人阶巅峰,人在天地间,天地间的五行之力才是最为强横之力,单凭人力岂能胜天?但是这体修脉,却出了个人,以体修之道走出了条自己的路。这个人叫傲天,能给自己起这个名字的就知道此人的心性,甚至比天还要狂傲,他竟然以体修之力,可以达到拳通神的境界,寻常的神阶强者,只要被此人近身,拳头便能打碎神阶强者的身体,如果按照境界的话,他甚至是地仙之境,但是他体内没有丝毫的真气,却无法以境界来划分,他所修之力,实在是太过离经叛道,当时五族之人,不少人死在他的拳头之下,正因为如此,他在当时,成为了众多没有资质修行之人的偶像,不少人都以傲天为荣,甚至有很多五族的弟子,纷纷放弃了修炼五行之力效仿于他,因此,五族之人多商议要除掉此人让天下修士回归正统,但是天尊神龙氏却制止了五族的征讨,甚至神龙氏对这傲天极其看重,说天下修士千百万,唯独走出了傲天个绝世之才,哪有斩杀的道理?看的出来天尊是想要把这傲天招揽在麾下,但是以这傲天之傲气,如何能够臣服?但是就算如此,神龙氏给了他最大的放纵,不过那个傲天,成也傲气,死也傲气,他最后,竟然想要拳头打碎天际,惹的上苍震怒,被天降神雷劈的粉碎!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在金赤乌说了这大堆的时候,那黑袍人揭下了头上的黑袍,我们这才看到,他脸上没有血肉,有的只是森森的白骨,这竟然是具骷髅,那个骷髅对着金赤乌笑了下,这让金赤乌的脸都变的有些苍白,他惊道:“此人必是傲天无疑!他明明已经死了!这怎么可能?”

    林千笑道:“你都可以活着重生,人家为何不可以?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不样,他是体修之人,形灭而神灭!”金赤乌道。

    “体修的巅峰,那便是肉身成神,你没看到他的状态,只是具骷髅,想必他当年已然修出了神骨,若是没有死于天雷,血肉也通神的话,他能拳碎天还真的有可能,当年的他,已经是天仙之境了吧。”林千道,他看着那个骷髅,似乎对那个骷髅很有兴趣。

    我本来还好奇大哥为何会跟这样个人走在起,听他们说了这个体修的大概,我下子就想明白了,大哥在地球上,不管是他这个人还是他的道,都是讲究个往无前,当年的弯背老六都十分的器重大哥,想要逼迫大哥做他的衣钵传人,正是看重了大哥的无敌心性。

    想必,这体修狂人傲天,也是看重大哥的资质,收大哥为徒弟了,不得不说,大哥是真的适合身体修炼通神之路。

    我不得不为大哥而欣慰,能走出他自己的路,这是值得为他高兴的事情,特别是大哥还是如同在地球上样要照顾他的弟弟的时候,我更是心里阵莫名的感动。

    不管到什么时候,大哥永远都是我的兄长。

    看的出来,不管是会海还是天机老人,都对这个傲天的身份十分的陌生,这也在所难免,按照金赤乌的说法,这傲天应该在西方与天机阁来到天元之前就已经死掉的人。

    所以此时,天机老人和会海,都看着那个黑袍人,他们都无视了大哥。

    可是大哥往前踏了步。

    他的手,拿着把长枪。

    很普通的长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