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金龙之身

作品:《捞尸人

    柳青瓷带着孩子回去了,此时所有的人都看着我,正如华宫主所说,今天是我的生死劫,若是死在了这里,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将白费,但是如果能在今天活下来,那今日之后切就都将不样了。三行之力融合,只要可以真正的融会贯通,那哪怕是他慕容九鼎突破了地仙之境,我也不会虚他。

    孩子和柳青瓷的到来让我整个人都发生了变化,那疼痛依旧难忍,我的身体已经焦黑片,也就是我的身体强横,不然的话,估计早就在这业火之化为了灰烬。

    我闭上了眼睛,继续默念我的道德经和天碑秘诀,虽然不能抵挡疼痛,但是总归能让疼痛减轻。就这么渐渐的,我竟然进入了种奇怪的状态。

    要知道,这业火不仅仅的焚烧**,更是焚烧灵魂,可是渐渐的,我只有**上抵挡疼痛,而我的整个精神,却慢慢的进入了入定的状态。

    我的**,表皮,乃至我的经络骨骼慢慢的在这业火之焚烧殆尽,我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定然是十分的狼狈与危险,金赤乌怒目圆瞪,林千也是脸的紧张,他们两个都死死的盯着我,以免我出现什么意外。

    “我虽然可以现在就为了你杀了这个贼秃驴,但是有些事情还需要你来做。你自己亲手去做。”林千在身边为我加油打气。

    我这时候,已经没有力气去跟他说话,此时,我整个人,或许在外人的眼里,就只剩下了金色的血液,是个金色血液流转构成的人。

    这就是我身体奇怪的地方,说到底,我体内最强横的,还是我的血液,并且在修炼天碑秘诀之后,我的血脉之力更加的强盛,所以在我的肌肉,乃至我的骨骼都被业火烧的碳化的时候,我的血液依旧在流转。

    血液,此时也在经受业火的焚烧,血液在沸腾,在蒸腾,甚至我看到丝丝的黑气,正在血液之往外飘荡。

    如果说我的身体还有净土吗?有,那就是我的丹田。里面隐藏着我的太极图我的道树,那是我的根本,它的完好无损也是我这时候最后的底牌。

    只要道不灭,道树不灭,那我就永远还有线生机。

    “这到底要到什么时候?!”金赤乌怒吼道!

    “你不要着急,我已经看到了叶兄弟的改变,他其实是敖天策与个人族女子所生,并非是纯正的真龙之族,你看到了没,他血液之有黑气飘出,那都是他血脉之所不纯净的地方,相传只有远古青龙才有最为纯正的金龙血脉,包括敖天策的都不纯净,今日之事,真的是叶兄弟的契机!业火是在焚烧他,但是也练就了他最为纯净的金龙之血!他若是今日可以活下来,日后定然大有裨益!”林千道。

    “我再最后信你次,不然我不介意万劫不复!”金赤乌双目泛红的道。

    而我,依旧在承受业火的煅烧,林千说的,其实我也有感觉,我体内的金色血液是在业火之慢慢的变少,但是它却越来越纯净,甚至已经到了粘稠的地步,粘稠的几乎无法转动!

    虽然少了,我却能感觉到,此时我血液强度,已经比刚才强横了不止点半点!

    所以不管为了什么,我现在都必须要忍!

    可是,佛陀会海不会好心到去为了煅烧血脉之力,他要的是杀了我,此时的他,也是看出了了问题,并且我这么久不死,还能保持血脉的运转,会海似乎也不能在淡定,万今日真的杀不了我,反而让我变的强大了,那会海就会成为西方的罪人。

    “你越是这样,贫僧就越有杀你之心,你若是跪地求饶了,我或许还会放你条上路。”那会海看着我道。

    “滚!今日我若不死,定然屠了西方!”我用神识叫道。

    “你必死无疑。”那会海说道。说完,会海端坐下来,开始打坐念经,随着他的诵念,开始有个个佛家古字钻进这业火之!

    与此同时,这业火开始变的更加的强盛!

    他在此时,竟然对业火进行了经的加持!

    ——这业火,正如林千所说,我不死,他不灭,端是难缠,更别说此时会海用经加持,业火的火势更旺,刚才的业火,是提纯我的血液,现在的业火,是要把我的血液给焚烧干净!

    血液已经在减少,并且是疯狂的减少,我知道,等到我的血脉之力燃烧完毕之后,丹田定然不保,到那个时候,我才算是真正的死在这三千业火之。

    金赤乌怒视着那佛陀会海,他伸出手,就要做什么,却被林千给拦住,金赤乌道:“我说了,刚才是我相信你最后次!”

    “你知道你那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吗?!”林千怒视着金赤乌道。

    “那又如何?!”金赤乌道。

    林千看着金赤乌,语气变的平和,他道:“最后相信我次,不然我会出手,杀了会海。谁敢拦我,我便杀谁。”

    有了林千的这句话,金赤乌虽然急迫,却也是看着我。

    此时,我的痛苦再次的升级。

    但是我却清楚的知道,我的血脉不能干!金色血液,不仅仅是我可以修炼天碑秘法的必要条件,更是种传承,还是龙族所有人的希望!

    我在坚持,但是慢慢的,我的灵识也无法躲避那业火的焚烧,我的意识开始变的模糊,我似乎看到了龙岛之上那三个等着我回去的小龙,那个被小龙当成母亲的端木幽若。

    我看到龙岛的那场大战,敖江敖海,还有条条的巨龙,以他们的命还护住我。

    我看到了胖子,看到了大哥,看到了韩雪,看到了我的孩子。

    每次,在我意识模糊的时候,这幕幕的总会出现,这代表了什么?这代表着我心里最放不下的,还是他们,我的这些朋友,我的爱人,我的族人,还有我的孩子。

    我这个人就是如此,任何个对我好的人,我都会用我的生命去报答!

    他们现在都还需要我,我又如何能死?

    不甘心,这是我灵魂的颤动!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那金色的果实,也就是金行道果,忽然脱离了道树,道树以往,对道果十分的溺爱,它哪怕舍弃自己的命也不允许他人采摘,今日,金行道果脱离道树,道树竟然没有阻拦!

    这是我第个结出的道果,是我成熟最早的道果,也是代表了我真正的跨入修炼途的开始!

    此时,它脱离的道树。

    它围着我的身体旋转,发出道道的金光。

    这些金光,是最为纯净的金行真气,这些真气,遇到业火,立马就被焚烧,不过虽然焚烧掉了大半,但是还有星星之光,汇入我的血脉之。

    金色的血脉,汇聚了最为纯净的金行之力,那被业火焚烧的血脉,开始变的沸腾,那金行道果还在继续,那金行之力,虽然不多,却是源源不断的进入我的血脉之。

    以往都是我的血脉去滋养道树道果,这次,道果却是真正意义的来反哺我的血脉!

    可是,就连金行道果,我都不想它受到什么损伤,可是这次,却是它自己的行动,并非是我的指引。

    当金行道果的最后丝金行之力汇入我的血脉的时候,这时候,我的血液已经凝结成块!

    金行道果已经没有了力量,它回到了道树之,这次,它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量,体积都小了圈!

    但是它的付出,并不是没有回报。

    我感觉,我的血脉之力,达到了个顶峰。

    就在这时候,在我的脑海里,忽然响起了声龙吟,这是巨龙的嘶鸣,在这声鸣叫之后,那凝结成块的金色血液瞬间融化沸腾!

    下刻!

    我的血脉开始狂涌,涌出我的身体,由那汹涌的金色血液,最后化成了条金色的真龙!

    我是龙族的人,但是我却不可以变成龙身,这是龙族的本能,因为我从小被送走,我甚至丧失了这种本能的存在,这个本能又无人能教我。

    但是在这个时候,在被业火焚烧,而金行之力汇聚进入我的血脉,而我的血脉也纯净无比的时候,我竟然回归了这种本能!

    这是个陌生的身体。

    这是个无比强横而有力的身体。

    金赤乌看着我,双目泛红,林千看着我,脸上写满了欣慰,那华宫主更是改刚才的平静,脸的呆滞。

    此时的业火,已经不能伤我分毫。

    不说龙族的身体有多么的强横,但是身为个龙族人,不能化为龙形,这本身就是悲哀,在这时候化为龙形,当我抬起我的头的时候,我就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不仅仅是龙族的骄傲。

    还有我在地球上直潜移默化的潜意识,我是龙的传人。

    华夏种族,谁不以龙自豪?!

    此时,我就是真龙。

    我冷眼看着那佛陀会海,我却发现,此时的他,非但没有因为我成功扛过业火而恐惧害怕,反而是脸的兴奋。

    “如今的你,才真正的算是神龙族吧。”那会海道。

    说完,他忽然丢出幅画卷。

    天机老人惊惧的看着会海丢出的画卷,道:“什么?!你的手,为何会有这山河社稷图?!”

    会海道:“你真以为我今日,就为了成就他?山河社稷图,唯独缺了金龙族,今日,这个山河社稷图,才算圆满。”

    山河社稷图,乃是先天灵宝,传说是女娲娘娘的法宝,这个重宝,怎么会到了那会海的手?!

    但是在山河社稷图展开的瞬间,那绝仙剑发出声剑鸣之音!

    它瞬间到了山河社稷图之前!

    山河社稷图是先天灵宝,但是绝仙剑,似乎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