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业火加身

作品:《捞尸人

    三行融合之力,不仅仅是在我的体外,在我开始融合这三行之力的时候,体内三行道果之力却已经是在我的身体之内融合,现在体外,有佛家的业火加身,业火,是佛家所说的地狱之火,乃是在人间为恶之人在地狱会受业火烧身之酷刑,这并非是普通的道果,而是要焚烧我的元神。

    而体内,因为这三行之力的融合,我虽然表面看起来安然无恙,其实体内已经暗潮汹涌,我的身体开始慢慢的皲裂开来,是被这三行之力强撑而开!这次跟往常身体裂开不样,往常所受之伤,可以靠我的金色血液来修复,但是这次,几乎是精神与**的同时开裂。

    这或许就是我的父亲敖天策当年所遇到的情况!

    身体的裂开,无法用金色血液来修复!

    可是值得我高兴的是,那金钟已经被我击成了粉碎!金钟粉碎之后,那佛陀会海再次成为佛陀之身,他看着我道:“三千业火加身,焚你元神,伤你肉身,饶你金身不坏,也会烧成灰烬,龙族少主且放心,贫僧会为你念七天七夜往生轮回咒,让你免除地狱之苦。”

    现在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佛陀会海真正的杀招不是那金钟之力,而是这金钟之内融合的业火。

    而我此时,其实没有精力去会这个会海说话,因为我不仅仅要应对我体外的业火,还要强行的调动我的血液去让我的伤口愈合,并非我的血液不能让我的伤口愈合,而是在愈合之后,就会立马的被体内汹涌的三行之力给冲开。这似乎是陷入了个死循环。

    这时候,金赤乌也看出了我可能出现了问题,他问道:“叶老弟,你如何了?”

    “不太妙。”我传音给他道。

    那边的天机老人他直在看着我,金赤乌可能只是知道我出了问题,而天机老人则是知道我的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只不过他似乎在那边欲言又止。

    现在的我,已经成就了神阶之境,已经算是在这个世界占据了席之地,不仅仅是修为上的进阶,就连我的心境都与往常不样了,我也不会去找谁帮忙,当然,如果此时天机老人可以告诉我办法的话,我自然也不会拒绝。

    因为我此时,的确是难以应对,这佛家的业火,似乎克制任何力量,哪怕是我三行融合之力的霸道无比,也会被他佛家的业火所焚烧,所以为了应对这业火的烧身,我必须用这我体内的灵气来抵御,但是业火却没有任何要熄灭的势头,我虽然已经跨身神阶灵气充裕,也抵不住这样的焚烧。而身体则要应对自己的问题,所以此时我真的是疲于应对,也多亏了此时的会海也是精疲力尽,不然他现在对我展开必杀击的话,我不定能躲的过去。

    这时候,林千看着我说道:“叶兄弟,这佛家的业火,旦烧身,那定然是不死不灭之局面,非常的难缠,你身体三行之力固然充裕,但也经不住如此焚烧,想要破这业火也不难,杀掉施法与你之人便是破了,假如你身体现在不是出了与敖天策样的问题,你要杀这贼秃也是不难,可惜天不遂人愿。不过这对你来说未必不是好事,你收掉真气,让真气回归道果,刚好借这业火练就你身。”

    林千能在这时候出言帮助,已经算是不错了,但是他说的办法,是有点冒险,那金赤乌皱起了眉头道:“引佛家业火烧身?你知道当年多少人杰,是死于这佛家的业火当?!”

    面对金赤乌的质问,那林千道:“寻常人自然是难以承受,但是叶兄弟却是远非常人,龙族的体魄本身就无比的强大,更别说他身上还是黄金龙血。”

    “金大哥,没事,我试试看。”我道。

    “可是!”金赤乌还是不太放心,他指着那佛陀会海道:“贼秃,今日我叶老弟若是有丝毫问题,我哪怕是拼了这半条命,也定然杀上西方!”

    那佛陀会海脸的胸有成竹,他对金赤乌道:“阿弥陀佛,当年的金赤乌,尚且如同丧家之犬,今日之金赤乌,如何杀上西方?!”

    “金老哥,莫要与他争辩,不过是逞口舌之快罢了。”我道。

    林千这时候对我说道:“三行道果不要继续发力,你已经融合的三行真气,全部排出体外,借业火焚烧!”

    我点了点头,平心静气,那三行道果之真气开始内敛,而我体内刚才融合的三行真气,这些导致我身体裂开的根源则是被我引出体外,这三行之力的融合,如果准确的说真气的情况的话,应该是青灰之气,这些气息被我排出体外,瞬间遭到了这业火的焚烧。

    此时我这是有意为之,所以这三行之力根本就没有做反抗便被焚烧,而这时候,体内的真气已经被我收起,所以我的身体,立马就直接面对了这佛家的业火!

    焚身之痛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焚心之痛!

    这是难以言明的痛楚,现在的我,哪怕是身体被真气撑开我都不会感觉疼痛,但是这业火加身,却是让我无法忍受。我几乎立马就挣扎了起来,但是我咬紧了牙关不让自己惊叫出声。

    没有种痛苦,可以是这种疼痛可比,我几乎立马就要再次引出三行之力来抵御,哪怕是我体内的真气要被焚烧殆尽,撑过会也比这样被烧死强的多了,但是我知道我要忍!

    孙悟空还在卦炉里练就了火眼金睛,只有这样的捶打,才能有所突破!我要忍住!

    “好,忍住。”林千道。

    我闭上了眼睛,此时我能做的,就是默念道德经和天碑秘诀,以此来减轻我的痛苦。可是,这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就在这个时候,在冰雪圣宫,走出来个满头白丝的女子,她的手,牵着个孩子,孩子看起来奶里奶气的,穿的也是与这冰雪圣宫无二的白色衣服,看这孩子的五官,眉宇之间与我非常想象。

    在那瞬间,我心头巨震。

    这是难以形容的感觉,股子的暖流似乎瞬间渗透到了我的全身,我看着这个孩子,心里的高兴和愧疚,几乎都要超脱这业火加身的苦楚。

    那华宫主的眉头皱了皱,似乎要责怪柳青瓷带孩子出来,她的手已经抬了起来却又放了下来,道:“今日是他的死结,死之前,让他看看自己的孩子也好,小子,不过你放心,哪怕你死了,你的孩子我冰雪圣宫也会悉心照料,哪怕是西域举族而来,我冰雪圣宫也定然会护的她周全。”

    这华宫主绝对不仅仅是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冰雪圣宫也有自己的底牌,不然她不会这么底气十足。

    “就凭你这句话,我若是可以度过此劫,道树毁雪莲园之事已经无法弥补,冰雪圣宫也将永远是我的朋友。”我道。

    华宫主脸的不屑,最终却也是点了点头。

    那个孩子迷迷瞪瞪的看着我,我已经忘记了我小时候是什么样子,或许是跟这个孩子差不多的吧,那时候,我的“父亲”叶天华早已“死了”,也是我母亲这样把我拉扯大,记忆里最多的就是母亲在田里干活,而我则在田地边上写作业,等到天黑了,她便拉着我的手起回家。

    柳青瓷对孩子说道:“孩子,你不是直在问你的父亲是谁吗?这个人就是你的父亲,他虽然不是很强大,但是在妈妈面前,在你面前会是个盖世英雄,会直保护着我们。”

    那孩子看着我,有期待,也有害怕,更有激动。

    我也看着他,我这时候不能痛苦,这是我第次与我的孩子见面,我必须表现出平静,我甚至要挤出个微笑对他看,我不能让我的孩子第次见到我,就是我如此狼狈不堪的样子。

    柳青瓷把孩子抱了起来,抱在怀里,她道:“今天父亲为了保护咱们,在跟坏人打架呢,坏人很厉害,你看爸爸在被火烧,咱们给爸爸打气好不好?”

    孩子看着我,看了我周身的火焰,脸的担忧,他伸出了那粉粉的拳头,对着我小声的道:“父亲,加油。”

    这声父亲,瞬间叫的我热泪盈眶。

    我看了看孩子,看了看柳青瓷道:“带孩子回去,等着我去接你们。”

    柳青瓷点了点头道:“我说了,我跟孩子,直等着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