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冰封千里

作品:《捞尸人

    听华宫主最后的那句话,既然这个雪莲园被毁的七七了,那她干脆就要夺了那水行的道果!此时,我身边也是根根的冰柱,这些冰柱不是普通的冰柱,乃是华宫主的功力化成,我摸了下,只感觉冰寒透体,我拳头砸上去,也难以撼动分毫。

    绝仙剑这次却没有出手去帮道树,这把剑比起戮仙剑要更加的冷酷和邪性,他出手帮道树,没有理由,因为我句师叔而停手,而现在,在面对华宫主的反扑的时候,他也没有出手的意思。

    出手的理由呢?停手的理由呢?

    对于绝仙剑来说,这切似乎都不需要什么理由,他也不会给任何人解释。

    此时那道树周围,冰柱的密度更加的大,那道树困在其动弹不得,而那华宫主,则轻飘飘的对着那道树飞去,她伸出手,就要把那刚刚成熟的水行道果给摘掉,但是那水行道果怎么可能束手待毙?

    华宫主乃是水行的真气,可是你要知道,那水行的道果,乃是天地间最为纯净的水行真气没有之!

    那道果在晃动之间,条条的水浪狂奔而出,不知道哪里来的巨大的水浪,瞬间把华宫主给吞并,并且那水浪越演越烈,冰冻之原本身全部都是寒冰,此刻寒冰破裂,那地面之下的水也是蜂拥而出,这水行道果成熟起来需要的灵气是多,但是它出手就展现了强大的力量。

    它是水行至纯净的力量,似乎能引动天下之水!那无尽的水浪,不仅吞并了华宫主,甚至在这转眼间,几乎要把整个地面都给湮没!

    那华宫主从水浪之钻出,个水行的地仙大圆满,甚至有可能已经进入天仙之人,怎么可能会死在这水?真的那样的话,也倒是会成为笑话了。

    不过那水行道果的反扑,的确是让华宫主非常的狼狈。

    她站在水面之上,看着下面破碎的冰块和汹涌的水流,她的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而金赤乌这时候说道:“不行的,那道果虽然强横,但是去并不是华老妖的对手,接下来,就是华老妖当年的成名绝技了。”

    “成名绝技?”我问道。

    我的话刚落音,那华老妖在空战立,双手撑开,她的发丝包括她身上的白衣开始飘动,那瞬间,天地为之变色,那晴朗的天上,忽然开始飘雪,此时失去了道树和道果的我,本来还可以依仗着身体的强横支撑这冰冻之原的寒冷,但是这时候,我冻的直打哆嗦。

    “千里冰封!”华宫主轻声的说道。

    说完,以华宫主为个心,道白气开始弥漫开来,白气所到之处,那裂开的冰块被冻住,那汹涌的水浪静止,化为坚硬的寒冰,如果不是金赤乌这时候输送了灵气给我,就这股子白色的寒冰气浪席卷过来,估计我都要被直接冻成个冰棍!

    其实我直都不知道,那道果的实力到底是如何,正如那时候金色的果实去挑战金赤乌,看起来是金色果实赢了,其实我感觉,金色果实的金行之力,其实比起地仙境界的金赤乌还要差点,那时候的金色果实已经大圆满了有些日子,但是这时候的水星果实所面对的,可是比金赤乌还要强横的华宫主,更何况这金色果实也只是刚刚成熟而已。

    “叶老弟,并非道果不强,道果虽然成熟,但是它在你体内的时候,你的境界就代表了它的境界,正如那道树上的金行道果,它开始的大圆满只是你天阶的圆满,待你突破了神阶,它也便会更上层楼,总之来说,道果所蕴含的大道灵气,是与你所挂钩的,你强它便强。所以哪怕这次水行道果不敌华老妖,假以时日,华老妖也定然不是它的对手,再说了,多行并修的诀窍,并不在于行多么强大,正如你的金火双行之融合,威力就不仅仅是叠加那么简单。”金赤乌说道。

    这时候,在那股子白色气浪的席卷之下,那道树都被冻僵在了那寒冰之,金色果实也被冻住,显然是殃及鱼池,而那火行果实,虽然在拼命的释放火行之力,但是怎奈何实力相差太多,并不能阻挡那寒冰之气。

    就连那引起了这切风波的水行果实,在华宫主至强击之下,也明显是落了下风。

    此时的道树,动不动。

    我看了看绝仙剑,他这次,也是没有帮道树的意思。

    而我此时的心情就比较纠结复杂了,正如我刚才所说,哪怕道树虐我千万遍,总归它是由我的身体里出去的,它闯祸了,是占了便宜的,我虽然心里不舒服却也帮忙制止了绝仙剑的出手。

    此时看着它被制服,而看华宫主这盛怒的状态,她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我又有点担心华宫主真的把它怎么样了。

    那华宫主朝着那道树走去,她似乎对金火两行道果没有什么兴趣,她的目光就盯着那成熟的水行道果,现在我甚至都感觉这切都是她华老妖的阴谋,她布置下了这切,就是为了名正言顺的拿走我的水行道果,哪怕为此她几乎毁掉了她的雪莲园也在所不惜!

    她已经走近了道树,那道树刚才吸收雪莲灵气的时候是爽了,真的被制服的时候却好似是知道怕了,可是这时候,它整个被冰冻起来,却是连动都动不了。

    她的手,已经伸向了那水行道果,水行道果不住的挣扎,但是它总归是不能脱离道树,只能是束手待毙!

    而此时,绝仙剑依旧不出手。

    金赤乌却也在这个时候捏住了我的肩膀道:“个老朋友来了。”

    那刚要摸到那水行道果的华宫主猛然回头朝着天上看去,我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看到了个穿着声黑白道袍的老人,正踏着朵七彩祥云,朝着这边走来。

    他是那么的仙风道骨,给人看就是世外高人的感觉,他就站在那朵云上,浑身就有道法自然写意风流之意。

    天元大陆的人,穿道袍,修道法,道法高深,还是金赤乌的故人,我立马就想到了来的这个人的身份,他就是这个天元大陆最为神秘的个人。

    天机老人!

    “华宫主,手下留情。”那老人说道。

    那华宫主刚才对上那绝仙剑,哪怕不是对手也是不卑不亢,但是她转眼看到这个天机老人,却是脸的忌惮。

    “刚这颗树,毁我雪莲园之时,你为何不让它手下留情?”那华宫主冷哼道。

    “道树虽然有道字,但是真的就能代表道了?说到底,不过草木耳,华宫主女豪杰,人龙凤之姿,为何要跟个草木般见识?”那天机老人此时已经到了我们面前,他说话的声音不紧不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慈祥的老者。

    说来也奇怪,天机老人现在离我并不算远,但是我却看不清楚他的相貌,他的整张脸,似乎都在混沌之,你感觉你自己看真切了,其实却又是在团迷雾之内,给人种雾里看花之感。

    天机老人这么说了,那华宫主哼道:“我自然不会与个草木计较,它毁我雪莲园,我也只拿它道果颗,算不算扯平了?”

    天机老人看着那华宫主道:“华宫主,老朽不太喜欢与人争辩,自知口才不如,今日我知道道果有错在先,华宫主想要拿颗道果回去弥补损失也是正常,不过我要提醒华宫主的是,冰雪圣宫能在天元屹立几万年不倒,并非因为冰雪圣宫实力有多么强横,而是华宫主直以来与世无争,不沾染尘世是非这才有了这么方净土,有些东西,并非是你能碰的,不要让冰雪圣宫的万年基业毁于旦,毁于你的个贪念,明白吗?”

    天机老人的这句话,就是明显的带着威胁。

    那华宫主冷哼了声道:“你威胁我?”

    天机老人摇头道:“并非老朽威胁你,这粒种子,乃是道祖所留,我乃是修道之人,道祖之物,定当是全力保存。当然,华宫主执意要动,那也可以,别忘了那骑牛老者。哪怕是你成就了天仙之境,道祖面前,切皆为尘埃。”

    天机老人直接把老子给搬了出来,这简直就是**裸的威胁了,这跟他刚出场时候说话的语气几乎是截然相反。

    “你也别拿出那骑牛老者吓我,他若真的举世无敌,须弥山下,为何只是驻足观望?九天之上若是真的能自由来往天元,这么多年,为何没有九天天庭之人临世征讨西方?天机,我虽然并不如你,但是也已摸到了天仙之境的门槛,自然是摸到了这天地大道的门槛,有些事情,你可以唬的了别人,你却是唬不了我,不过你今天既然来了,我自然是要给你个面子,这道树乃是这小子的,我不欠你,更不欠那骑牛老者,但是这小子的孩子在我这里,我依旧念他三分情面,若是他能把道树拿回去,他的东西,我自然不会抢夺,我满园的雪莲,也当是还了当年敖天策的个人情罢了,但是他若是拿不回去,那便是无主的东西,天下谁都可以取之,我自然是要拿回我该拿的东西,你也不用威胁于我,冰雪圣宫可以远离尘世,那也可以去西方成道!对于我来说,没有天庭与西方,只有敌人与朋友!”华宫主则是直接把话给威胁了过去。

    方面她也给自己找了个台阶,另方面,她也在威胁这个天机老人,逼的急了,老娘投奔西方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西方的佛陀在暗观察,华宫主的这句话出,立马就有声嘹亮的佛号声起。

    “阿弥陀佛。”

    随着这声佛号,有金身佛陀,踩着夜浮萍,从西方而来。

    这佛陀身后,有金色光晕,看这个,就是佛家成圣的高手。那佛陀转眼即至,他低着头,脸悲天悯人之相道:“贫僧觉得,华宫主所言在理。”

    那天机老人却在这时候也是哈哈大笑道:“对啊老秃驴,这次你还真的跟我想到块去了,我也感觉在理。”

    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我。

    我若能拿回那道树,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我若是拿不回来,似乎就要开启场真正的大战。

    我何德何能?

    我又能做什么?

    我看着那道树,想着尝试跟道树交流,可是这时候的道树,根本就对我不屑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