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暴殄天物

作品:《捞尸人

    谁也没有想到,这在冰冻之原镇压不死妖王的绝仙剑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现身,并且明显的他要抬道树手,先是破开了那冰冻的囚笼,又挡在了华宫主的身前。

    刚才还在笑的金赤乌在这绝仙剑出来之后脸色变的凝重了起来,我问道:“金老哥,天机榜天下第的林千在戮仙剑面前是占不了任何的便宜,这华宫主又会是什么修为?”

    虽然道树离我而去,但是我却并不想看着她被华宫主给生擒,总归曾经在我的身体里待过,我是把它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的,就算现在不在了,我也想它能够成长起来,所以我有点担心,我这个“师叔”绝仙剑,是否能拦住这个华宫主。

    “当年的华老妖,不过是地仙修为,并非我不是她的对手,而是她在这冰冻之原,如果我来找她来打,她背靠着无尽的冰水之气,自然要胜我半筹,两个境界相差无几的人交手,看的是些其他的条件,但是她去金族找我,她肯定也会逊色我三分,这么多年不见了,谁知道她到底有没有精进,不过叶老弟你不用担心,这把剑与东海的那把古剑样,上古神兵乃是神器,他们曾经跟在那个绝世强者的身边,出了剑魂,更有那绝世强者的无上剑意,就算是华老妖突破了天神之境,也不会是它的对手,再说了,华老妖绝对不会真正的对戮仙剑出手,我太了解她这个人了。”金赤乌说道。

    我点了点头,问道:“那金老哥你刚才面色凝重,又是在担心什么?”

    “那道树此番若是真的被华老妖给生擒了便也算了,若是它真的吸收了这雪莲园的灵气,成就了三行道果,这雪莲园的灵气甚至能直接让它水行道果大圆满,现在它已经脱离了你的身体,金火水三行道果大成熟,我就算不去拿那金行道果,想必也会有人前来抢夺,到那个时候,它就真的没有回归你本体的希望了。”金赤乌说道。

    而此时,正如金赤乌分析所说,那华宫主虽然在怒瞪着那绝仙剑,但是她却最终是没有对那绝仙剑出手,而失去了华宫主制衡的道树,单凭那些宫女们自然是无法去控制住它,此时它在那雪莲园生根,那雪莲园里,开始有雪莲枯萎变成齑粉,显然那雪莲的灵气被那道树给吸收了。

    十株。

    二十株!

    五十株!

    那道树像是进入了个灵气的海洋,它开始疯狂的吸允那天地的灵气,而且似乎永远没有尽头的样子,那华宫主此时面色难看,那些宫女们则是个个看着那道树都是如同杀父之仇样,其实这时候我看着都心疼,这冰冻之原的雪莲乃是无上圣物,被道树这么疯狂的当成白菜样吸收,简直是暴殄天物!

    转眼之间,那雪莲园已经被吸收了大半,而这时候,那水行的道果才算是堪堪的长出,看了这个,我不禁心惊肉跳,半园子的雪莲,足足有七十株,这么多雪莲的力量才让那水行道果长出来,这些灵气,我需要运转多少次的天碑秘诀,生出多少血液才能凑够?

    幸亏那道树在狂怒之下冲出了我的身体,不然的话,我哪怕是连骨头都被它给吸干了,也无法去满足它需要的灵气!

    那华宫主脸色阴沉的看着绝仙剑,冷哼道:“我已经给足了你面子,还不收手吗?”

    那绝仙剑依旧是言不发,他只是挡在华宫主的身前,这似乎就已经表达了他自己的态度。

    道树现在收手了吗?它并没有,此时我几乎已经不忍心再看下去,因为我都感觉道树实在是过分了点,可是它却不这么想,它可能是以为自己发现了个宝藏,那雪莲依旧在朵朵的枯萎,而那水行的道果,有了这么多雪莲的灵气作为养料,自然是在快速的增长!

    “够了!”华宫主怒吼声。

    这时候的她,终于不忍心看着雪莲继续被道树像个强盗样的掠夺,终于对着那道树出手,这绝仙剑依旧是要拦着,它声剑鸣,那无尽的剑气把华宫主给包围。

    封神演义上曾经这么评价诛仙剑阵:非铜非铁又非钢,曾在须弥山下藏。不用阴阳颠倒炼,岂无水火淬锋芒?“诛仙”利,“戮仙”亡,“陷仙”到处起红光;“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

    在这绝仙剑的剑气之,似乎有千万把剑,每把剑看似都是剑影,但是却又像是真的剑,虚虚实实之间,让人难以捉摸。

    那华宫主身陷在这绝仙剑的剑气之,她抬手,无数道冰剑起,那些冰剑冲入这剑气之,似乎要以剑气与这绝仙剑较高下。

    那剑气环绕之,阵阵的砰砰作响,那些冰剑在那绝仙剑的剑气之,根本就不堪击。

    金赤乌叹气道:“叶兄弟,我已经足够高估了此剑的威力,但是我发现它远远不是我能猜测的,我现在十分好奇,你口所谓的通天教主到底是谁,难道你们地球上的修士,真的就那么厉害?”

    我摇了摇头道:“金老哥,并非如此,这东西你若是让我那个胖子兄弟给你讲,定然讲的非常完善,不过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地球上的修士并非每个都这么无敌,这诛仙剑阵有四把剑,而锻造这四把剑和布下诛仙剑阵的通天教主,哪怕是在地球上,也是无敌样的存在,是站在金字塔的顶端的,与这个世界出现过的骑牛老道,那是并列的三圣。所以这剑能有这么强,也不奇怪。”

    金赤乌道:“能想到这把剑的主人是多么的风姿伟岸,现在可以看的出来,华老妖已经摸到了天神境的边缘,但是就算如此,她在这把剑面前依旧是不堪击,也就是这把剑对她并无杀意,不然她早已经不敌。”

    说完,金赤乌看了看我,为难的道:“叶老弟,虽然这次华老妖做事的确是不太地道,但是冰雪圣宫远离尘世,门下弟子却总是在乱世帮扶百姓,也是于万民有功,那雪莲可是冰雪圣宫之根本,你若是可以的话,还是拦着吧。”

    “我也感觉事情有点过了,金老哥,你别忘了,我可是最不想得罪这华宫主的人,我的女人孩子都在她的门下呢,问题是我也拦不住那道树啊!”我道。

    “你与东海之上的那把剑师徒相称,既然那把剑与这把乃是同门同宗,那便是你的师叔,你若是开口,他或许会给你面子不再对付华老妖。”金赤乌道。

    我点了点头,道:“行,那我试试吧。”

    说完,我往前走了步,对着那天上围着华宫主的绝仙剑道:“师叔,师傅对你提起过我吧?你若是能认出我来,就当给晚辈个面子,不要再与这华宫主为难了。”

    我本来以为希望渺茫,就是抱着试试的态度,谁知道那绝仙剑却在我说完之后收手,它悬在了那华宫主的身边,而那华宫主,此时却颇为狼狈。她看着下面那冰雪圣宫的雪莲园,咬紧牙关,显然是恨的发狂。

    这时候,那雪莲园的雪莲,不过只剩下了二三十株,比起刚才,整个雪莲园是那么的凋敝,看的人都替冰雪圣宫心疼。吸收了如此多的雪莲的灵气,那水行道果,竟然直接便的晶莹剔透,很显然,它就算没有修成水行的大圆满也自然是差不多了。

    “既然是水行道果,以道为根基,天地至纯的水行灵气,那便拿你来补偿我的满园雪莲吧!”那华宫主冷哼道。

    这次的华宫主是真的动怒了,她在挥手之间,整个冰雪圣宫的周围,开始出现道道的冰柱。

    这些冰柱,化为了寒冰牢笼,把我们都给困在了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