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绝仙剑出

作品:《捞尸人

    这时候选择停住,不想让金赤乌做无谓的牺牲,此时的我,也真的是无能为力,这次的变故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点,修炼途是循循渐进的,我步从天阶三品跨到了品这还可以接受,毕竟十株冰山雪莲和九枚兽元的确是十分难得,借此跨个境界也是无可厚非,但是接下来水行道果的出世,那就代表了我要突破天阶进入神阶。

    这步,跨的有点大了,我想到了那句话,步子跨的大了,容易扯到蛋。这话还真的是点都不假,金赤乌现在也明白,此时我的状况,切都要听天由命,那华宫主若是真的送冰山雪莲过来,或许还能助我渡过难关,若是她不送,凭我俩断然是无法去冰雪圣宫抢夺的。

    这时候,我体内的道树已经暴躁到了极致,而我,这时候甚至连天碑秘诀都无力施展,这就代表着道树已经在我的身体里无法汲取到任何的养分。这如何能让它不狂躁?

    就我跟道树之间的这个问题,我都感觉十分的复杂,它可以帮我,可以依附我,是因为我的血液可以给它养分,现在我不能给了,它却根本就不会体谅我,看它的意思,似乎是在责备我。

    我闭上了眼睛,身体呈个大字形状的躺在冰面上,但凡有丝的希望,谁也不想放弃,但是事到如今,我有什么办法呢?

    这路走来,经历了太多太多,这次,我自己修炼而来的道树,竟然会疯狂的撕扯我的身体,吸干了我的血液还不满足,这真的让我身心疲惫。那负面情绪,更是席卷了我的全身。

    连自己的身体里的东西自己都无法去控制无法信任,那还有什么东西是我可以信任的呢?

    现在它是需要我,所以才依附在我的身体里,但是等到五行道果全出,全部成熟的时候,那时候道树与道果都不需要我了,就算那时候没有人来抢夺我的成果,就以它们的尿性,那个时候还愿意待在我的身体里吗?

    答案是不会。

    那既然如此,我苦苦的修炼还有什么意思?

    而那道树,见撕扯我的身体也没有用,它彻底的暴躁,这次,是前所未有的暴躁,它竟然从我的丹田之,连根而出!

    脱离我的丹田,这是要离开我的身体!果然是如此,在这个时候,我对它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它会丝毫不留情面的离我而去!

    之后,那道树带着两枚成熟的道果,还有那个刚刚有了雏形的水行道果,撕开了我的身体,从我的身体里钻出,它直接朝着外面飞去,此时这是棵树,却像是有自己的生命和灵识样!它的速度很快,在空留下了条幻影,接着整个树就不见了踪迹。

    金赤乌看着那飞出的道树,目瞪口呆,哪怕他是顶天立地的金族圣主,是上古金族的族长,似乎也不能理解为何我自己修炼出来的东西,此时竟然会离我而去。

    我苦笑道:“金老哥,是不是感觉很奇怪?其实我早就知道今天会来,只不过提前出现了而已,这就是我要走的路,还有我的命,这道树是玄妙无比,既然多了道字,跟了大道沾边,就有广阔无垠之意,你想,可以结出金色道果的道树,那是多么的玄妙?老子有书道德经,上面有句话,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万物,道树在我身,不等于是把天地大道都装进了我的身体里?堂堂道树,又岂会甘心在我的身体里?总归来,道太大了,而我身体的鼎炉太了,就算我身体里有个宇宙,恐怕也装不下大道出来,所以道树会走,那是必然的事情。”

    金赤乌叹了口气道:“你倒是看的开。”

    “看的不开又能怎么样呢?可惜了这么长时间我的修炼了,早知道如此,还不如你拿去那金行圣果,也好让你恢复以往的战力,真正的重生在这天地之间。”我苦笑道。

    “那不样,有些事情该做,有些事情做不得。”金赤乌道。

    金赤乌刚完这句话,他忽然皱眉看着远方,双眼愣愣出神,我问他道:“怎么了?你看到有人去拦截那棵道树了吗?”

    “不,叶老弟,你可看到那道树刚才去的那个方向是哪里?”金赤乌激动的问道。

    “看那个方向,应该是冰雪圣宫的方向吧。”我道。

    那金赤乌站起来哈哈大笑道:“不管这次华老妖是要帮你还是阴你,不过这个女人这次是真的自己把自己玩进去了,她怎么也不可能想到,那个道树,现在竟然去了她的冰雪圣宫!你这棵道树还真的是蛮不讲理,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谁能让那华老妖吃亏!”

    “难道那道树为了自己,竟然去冰雪圣宫抢夺天山雪莲?”我惊道。

    “必然如此,道树既然树内有乾坤,暗合天地之道,那水行的道果自然能感受到那冰山雪莲之无尽灵气!走,我们去看看,就算这道树不会回来了,看到华老妖吃瘪也是舒坦!”金赤乌道。

    完,他托起我,开始往那冰雪圣宫的方向狂奔而去,这次,我们纯粹是看热闹,如果道树真的是要抢夺那冰雪圣宫的冰山雪莲,那华宫主也真的算是咎由自取。

    等我们到了那冰雪圣宫之外,远远的就看到,那道树竟然化为了棵参天巨树,就悬在那冰雪圣宫之上,那树根盘根交错,要冲进那冰雪圣宫的莲花园之。

    那冰山雪莲乃是冰雪圣宫的圣物,以金赤乌的身份,以前也就只能从那个华宫主那里讨来棵两棵,所以冰雪圣宫怎么会容许道树糟蹋了整个花园?

    那冰雪圣宫的宫女列阵,道道水行真气化为冰线缠绕在那道树之上,要阻止那道树扎根在花园之,那道树虽然化为的参天古树剧烈的挣扎,但是时也难以挣脱。

    情况时僵持不下,而那道树在摇晃之,那火行的道果竟然发出道炽热的红光,那是最为精纯的火行灵气,所谓水火不容,那火行灵气出,那缠着道树的冰线开始雾化,之后变成水汽断裂,而那些宫女们,更是被这火行的灵气冲散!

    到底,这些宫女们,也只是天阶的修士而已。

    金赤乌对着那边笑道:“华姐姐,你没有想到,你竟然也有今天吧?!”

    那华宫主早就知道了我们的到来,只不过没有吭声罢了,金赤乌完,她回头怒瞪了我们眼道:“我好心赠你雪莲助你破关,你们竟然如此待我?待我处置了这妖树再来找你算账!”

    金赤乌往地上坐,道:“事情是怎么回事儿,你是怎么打算的我们不知道,毕竟你华姐姐老谋深算,但是现在是怎么回事儿你自己肯定是心知肚明,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最喜欢看热闹了,刚好也让老弟看看,当年名动天下的华仙子,现在是什么修为!”

    “好了金老哥,别忘了,我的女人还有我的孩子还在这里,别把人给得罪死了。”我道。

    金赤乌哈哈大笑,也不话,而那道树在震退了宫女之后,就要往那雪莲园里扎根,以道树的尿性,多少灵气都不嫌多,真要让它扎根在此,估计整个雪莲园都要被斩草除根。

    那华宫主终于出手,道巨大无比的冰剑从天而降,砍像那棵道树,那道树根本无力地方,那长剑如同砍刀样,不会儿就把道树砍的遍体鳞伤,那绿色的汁液横流,不过道树的生命力极其强盛,它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被砍断,在被砍的过程,已经有几根树根扎根在雪莲园之上,不过却被宫女们瞬间的砍断。

    那道树的汁液可以让金赤乌的白骨生肉,足见生命力之强盛,华宫主的功力的确是深不可测,竟然能伤了道树,可是道树的恢复能力却也是无双,那汁液所过之处,伤痕自然痊愈。

    这时候,道树的树根已经离地不过三尺!

    那华宫主大怒,她整个人白衣飘飘而起,双手在空掐诀,那冰面上,开始有水涌出,那水乃是水龙,条条水龙,凑够了九条,把道树围在了间。

    而这冰冻之原的温度极低,那九条水龙瞬间的被寒气所冻,这样来,就等于是九条水龙汇聚成了个九龙的囚笼,把道树给冻在了里面!

    “列阵!”华宫主叫道。

    那些宫女再次列阵,她们个个开始掐诀,条条水线冲向那九龙冰笼,那冰笼变的无比硕大,如此这般,那道树竟然是不能动弹,我看到了那火行道果在里面散发出道道的火光,虽然它是天地间最为精纯的火行之力。

    但是五行相生相克,并非绝对!

    水可以灭火。

    火也可以把水烧干!

    毕竟火行道果的大圆满,只是天阶的大圆满,我还没有跨身神阶,而这华宫主,起码的地仙大圆满修为,甚至更高!

    所以那火行道果虽然在挣扎,却也不能突破囚笼。

    那华宫主再次掐诀,整个被冻在冰的道树,开始往上拔起,华宫主这次是动了怒,要把它丢飞!

    但是就在此时。

    天上忽然有剑来。

    这剑,异常的古朴。跟戮仙剑样式所差无几,但是比起戮仙剑,更给人冰冷的气息。我看到那剑柄上,有绝仙二字。

    这是在冰冻之原镇压不死妖王的诛仙四剑之绝仙剑!

    那绝仙剑出,它没句话,无尽的剑气,直接就冲向那个冰冻的囚笼,剑下去,那个冰冻的囚笼就已经粉碎!

    那华宫主面容深沉的看着那绝仙剑道:“你我井水不犯河水!冰雪圣宫不插手你们之间的事情!”

    可是绝仙剑,根本就不回应她。

    那道树终于自由,又有了绝仙剑的帮忙,它早已是饥渴至极,立马就要扎根在呢雪莲园。

    “你敢!”那华宫主大吼声!

    但是下刻,绝仙剑就已经挡在了她的身前。

    铁面人戮仙剑算是我的师傅的话,那绝仙剑就是我的师叔。

    “我这个师叔,比我师傅可是要疯狂酷炫吊炸天的多啊!”我忍不住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