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无能为力

作品:《捞尸人

    金赤乌了句华老妖你何苦这么做呢,从他的这句话其实就可以知道现在的情况是怎么回事儿,这次我冲关出现问题,原因就在于那给我提供了无尽灵气的冰山雪莲,冰被火所融化,成为了水。此水竟然引发我体内水行道果的结成。

    “金前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冰山雪莲,对于修行水行真气的人来效果最佳,对吗?冰水本为体,那样才能做到最大的裨益。”我强行的忍住身体里乱窜的灵气道。

    金赤乌点了点头道:“冰雪圣宫的真气,本身就属水行,叶老弟,你体内的功法玄妙,凝结出的道果更是最为精纯的天地灵气,天地之间没有任何种真气的精纯度可以与你的道果可比,这段时间你功力未曾精进,是因为你的冲关需要无尽的灵气,这就需要外力来帮助,真的靠天地间的灵气,时间实在是太过缓慢,所以我才想着借用冰山雪莲的灵气,加上那九枚兽元好让你有所突破,毕竟你现在的每个境界都代表着战力的无限提升,但是到了现在,反倒是我太过冒进了,这华老妖,看我不打碎她的冰雪圣宫!”

    我摆了摆手道:“金老哥,你也不用自责,这对我来,并非是什么坏事,这条路,这天,是我迟早要面对的,那华宫主无非是让这天提早到来了而已。”

    我完这句话,体内道树早已疯狂的摇动,在它的根枝桠上,已经有颗晶莹剔透的道果正在缓缓的出现,这是水行道果,它要横空出世。

    我体内的道树和道果,我自己也知道是玄妙无比,它们是我功法的根基,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它们更是会挺身而出,但是我直都感觉有个隐患,那就是旦它们在突破自我的时候,就会变的非常的自私,道树会疯狂的吸允我体内的金色血液,甚至不管不顾我的死活。

    这种情况就是你养了个孩子,这个孩子跟你非常的亲密,但是旦在出现关乎这个孩子前途的事情的时候,这个孩子就会立马的把你出卖。

    不能孩子不亲,不孝,也不上他的对错,但是就是会让人非常的不适。

    此时就是这样,那十株冰山雪莲已经被我全部吸收,那九枚道果更是化为的齑粉,里面的真元灵气也是在火行果实大圆满之时耗尽,此时没有额外的精纯灵气汇入,天碑秘诀在我体内疯狂的运转,可是这根本就不够,不会儿的时间,我就感觉那那道树几乎把我全身的血液给抽干,只有些,还是我强行的护在心脉之间。

    天碑秘诀所运转出来的金色血液根本就跟不上道树的吸收,这时候道树开始变的狂躁,它在晃动之间,三股真气在我的身体里面肆虐。

    它似乎是在向我咆哮,在威胁我赶紧给它血液的滋养,但是这时候的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我只能尽力的去安抚道树,让它稍安勿躁,问题是这时候的它,哪里还会听我的话?

    三股灵力的纠缠,把我的身体里刺的伤痕累累,这就是我的处境,我自己的灵气,我自己修行出来的东西,它们似乎都是有自己的灵识般,竟然会在这个时候选择伤害我。

    “你们要是我挖坑种下的树,我铁定会把你连根给拔了!”我心里骂道。

    我的身体已经慢慢的从地上升起,天碑秘诀已经运转到了极致,这次,水行道果的现世,所需要的天地灵气,甚至比金火两行需要的还要多的多。

    我的头顶,早已形成了道灵气的漩涡。

    无尽的天地灵气,通过天碑墓诀,汇入我的身体里,化为我的血液滋养那棵道树,但是哪怕我现在已经拼尽了全力,血液的转化对于道果所需要的,仍旧是杯水车薪。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感觉到了我后背之上放上了双手,之后,有道精纯的灵气开始汇入我的体内,我感觉的到,这是金赤乌的金行真气,虽然是金行真气,但是进入我体内,汇入天碑秘诀所吸收的天地灵气之,也能转化为我的金色血液。

    “金老哥,你不要如此,你本身现在的身体状况就非常的复杂,而且你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办,再者,我体内的灵气还有很大的缺口,你现在早已不是当年的修为,就算你把体内的真气全给了我,也完全不够用!”我道。

    “闭上眼睛,默默修炼,就算不够用,我也不能看着你走上了敖天策的老路!”金赤乌道。

    金赤乌的灵气,无疑是雪送炭,可是现在的金赤乌的灵气能有多少?开始,那道树因为有了血液的滋养而冷静下来,但是随着金赤乌汇入我体内灵气越来越少,道树又开始变的急躁,而我通过金赤乌传入我体内真气的越来越弱,我也知道,他其实也扛不了多久了。

    “金老哥,收手!不然你体内灵气衰竭,这非常危险!”我道。

    我已经感受到了金赤乌放在我后背上的双手在逐渐的变冷,但是金赤乌却根本就没有收手的意思,这时候的我已经心急如焚,我这个人是最不习惯别人因为我而陷入险境。

    最重要的是,我现在羞愧难当,其实就在开始我身体出现问题的时候,我还以为这是华宫主和金赤乌二人的合谋,又或者是华宫主想成全金赤乌,因为我旦真的出事,那金赤乌再拿我的道果将不会有任何的愧疚之心。

    我的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让我此时对金赤乌满怀愧疚,如果他因为我而出事的话,那我将永远陷入不安之。

    “金老哥,你我二人相识,不管是我救你,还是你救我,这段日子的相处,我早已不谁是谁的恩人,只能我们二人见如故,我知道你的脾气,你也应该知道我的脾气,你会为朋友兄弟而死,但是对于我来,假如兄弟袍泽为我而死,那我自己也将生不如死!快停手!”我道。

    “叶老弟,我本身就已经时日无多,若是能帮你渡过此劫,我体内的这点真气,能进入你的身体里,能看着你步步的走向至尊巅峰,我死而无憾,也不会在对天尊神龙氏心怀愧疚。”金赤乌是铁了心的,哪怕是拼的真气枯竭,也要帮我冲关。

    “不!”我道。

    完,我停住了天碑秘诀的运转,若是金赤乌真的能帮我冲关也就算了,问题是这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他却要为他的夙愿而死!

    我如何能够答应?

    天碑秘诀停住运转,金赤乌的金行灵气也无法转化为我的血脉之力,那道树却还是需要无限的金色血液,所以在那瞬间,道树开始彻底疯狂!

    对于我来,它们都算我的孩子!

    但是对于道树来,道果才是它的孩子!

    道树开始为它的孩子而疯狂,它转动之下,几乎要绞碎我的身体,我此时浑身上下全是口子,但是这些口子却没有血液流出。

    因为我体内的血液,已经被道树所吸收干净!就连我留住护住我的心脉的金色龙血,此时也已经被道树给强行的掳走!

    “叶老弟,你撑住,哪怕是我现在把冰雪圣宫给拆了,我也要把那冰山雪莲全部拿来渡你冲关!”金赤乌站了起来。

    我伸出手,拉住了他,摇了摇头道:“金老哥,此地离冰雪圣宫并不远,她若是愿意,早已送来,她若是不愿意,凭你我,恐怕不是她的对手,你我都是男人,就算是我今天死在这里,也不能去抢女人的东西保全性命,更何况,还不定抢的到,给兄弟留点尊严。”

    这时候,我终于知道了当年我的父亲敖天策遇到的问题。

    虽然不样,却也样。

    他是双行大圆满,冲击了第三行,但是在第三行出现的时候身体无法承受而裂开,而我虽然不是无法承受体内的真气,却也是因为这第三行而死。

    五行齐修,难道真的只是个传?

    修成三行,这似乎是个魔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