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剪不断理还乱

作品:《捞尸人

    金赤乌看着我笑道:“叶老弟,你见了你的相好的,怎么也得给我们留点时间叙旧吧?华姐姐,你总不会不让她们私下去见个面吧?”

    柳青瓷看了看那个宫主,宫主轻轻的点了点头,我和柳青瓷这才走到了冰雪圣宫之,整个冰雪圣宫从外面看片洁白如玉,内部的装饰更是如此,看的出来这边的女子都是清修寡欲,这次见面,柳青瓷没有了在地球上时候的大胆与野蛮,反而变的越发的沉稳。

    “你不想问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柳青瓷笑道。

    “心里面的疑问太多了,都不知道从何问起,也不知道从何起。”我道。

    “慕容九鼎的确是跟西域佛教有所接触,并且西域佛教许诺了慕容九鼎非常丰厚的条件,你父亲敖天策的死,也是西域佛教手策划的,不过西域佛教还是轻视了慕容九鼎这个人,他是答应了围剿敖天策,但是对于西域佛教的其他企图,却直表面上搪塞,暗地里却拒不合作。在这点上,他不管是为自己也好,还是为了整个东方也罢,总归是做了件对的事情。”柳青瓷道。

    柳青瓷以前乃是开阳城的圣女,对于开阳城的事情她是最有发言权的,我就问道:“西域佛教的其他企图,比如?”

    “比如带着四方城归顺西方,打破你父亲敖天策设定的东西方限定,允许佛陀入东方传教等等,他都没有答应,当然,这不能慕容九鼎是个有原则的人,他所惧怕的,无非是天机阁。还有整个天机阁背后的势力,所以事情很复杂,也很简单,西域要斩杀敖天策,直想做那天下第的慕容九鼎顺手就来了个借刀杀人,不上是谁利用谁,总之到了最后,慕容九鼎反倒是最大的赢家吧。”柳青瓷道。

    事情经柳青瓷的嘴巴出来,就变的非常简单,不管是在地球还是在这天元大陆,她总是能保持自己头脑的清醒。

    “西域佛教到底有什么企图,你也在地球上待过,知道人争口气,佛争炷香,难道就是因为香火之争?”我问道。

    柳青瓷摇了摇头道:“绝非如此,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诉你,地球上的鬼裁缝,乃是天庭之人,而千手观音,则是西域佛教之人,现在你明白了吧,在对你的问题上,他们看似是敌手,却也可以联手对付你,可见他们的目标是致的,都是你。”

    我皱起了眉头。

    柳青瓷笑着看着我道:“你已经见到了金赤乌,想必很多事情你就已经知道了,你的先祖神农氏为何会拼死也不接受两方任何方的招揽,原因会是什么?神龙氏虽然骄傲,却绝对不会为了自己的骄傲让整个天元跟着陪葬,他只是知道了两方所图谋东西都是样的,不管是归附与哪方,结果也不会有什么差距。”

    “先灭神龙氏,再杀掉你父亲敖天策,后又追杀你追杀到地球上去,你能想到什么?”柳青瓷问我道。

    她的眼波流转,那眼睛里满是聪慧。

    “因为我们三个身上,流的是金色的龙血。”我道。

    柳青瓷点头道:“不管是你的先祖神龙氏也好,你的父亲敖天策也罢,他们的态度都是要么招揽,若是归降便好,若是不行,那便是杀掉,这就明不管是天庭还是西方,对于他们都是非常忌惮的,而这次,他们对你,甚至连招揽都没有,就是想要杀掉,就是因为你身体里的那颗种子,是某个顶了天的大人物和你父亲敖天策共同在你身子里种下的,他们知道招揽无望,但是又惧怕你成长起来,所以才有必杀你之心,哪怕是追到天涯海角,也定要把你亲手杀掉才放心。”

    我再次的皱起了眉头,柳青瓷却伸出了两只青葱手,轻轻的把我的眉头给抚平,道:“不许皱眉头,看到你皱眉头的样子我也心疼,这事情的确是十分的复杂,但是真的要起来的话,也十分的简单,天庭并非是铁桶块,地球上传的阐教与截教之争在九天之上是真实存在的,总之不管是对于阐教也好,截教也罢,哪怕是西域的佛教,都忌惮你可以真正的五行并修,甚至来,相对与你的祖先神龙氏和你的父亲敖天策,有了那个骑牛老人的帮助,你现在反倒是最有可能五行并修的人。”

    我抓住了她的手,摇了摇头苦笑道:“不管是在地球还是在这里,我似乎永远都摆脱不了被别人支配的命运,比起以前,我感觉我已经很强了,可是随着我越强,我就感觉直把我当提线木偶的那只手就越强大。有时候想想,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她看着我,道:“被人利用不可怕,被人忌惮更不可怕,只有非凡的王者,才会有让人又爱又恨的价值。这世间不知道多少人都在羡慕你的运气。包括那慕容九鼎,他对你也是非常的羡慕。”

    我摇了摇头苦笑道:“好了,不这个了,你也知道,我并非是个善于动脑的人,再下去我估计脑袋都要爆炸开来,你怎么会变的满头白发?你又怎么会来这个冰雪圣宫?”

    这时候,我和柳青瓷已经走到了那冰雪圣宫最高的这座宫殿之上,这里视野开阔,整个冰冻之原的景象,皆能尽收眼底,在前面,是整个冰雪神功,在后面,我看到了片雪莲的海洋,那是朵朵纯洁无暇的白色莲花,数量之多令人咋舌。

    要知道,任何株冰山雪莲,在外面的世界,可都是价值连城。

    “我要我怀了你的孩子,你信吗?”柳青瓷浅笑的看着我。

    我的心在那刻几乎整个被抽空,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她的腹,结果看到她腹平坦,我瞬间有点失神,道:“孩子呢?”

    “你不要害怕,慕容九鼎知道我怀孕之后,他是定然要我生下这个孩子,毕竟孩子的身上,流的可是你的血,这是个可以让仙佛两道都忌惮的金色龙血,但是我又怎么可能就范?后来多亏了白妹妹帮忙,我才逃出了开阳城,我不是要你心疼,当时的我们娘俩,天下之大,是真的没有藏身之处,最后,我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来了冰冻之原,更是侥幸,得了华宫主的收留。”她道。

    我抓住了她的手臂道:“那孩子呢,是否也在这冰雪圣宫?”

    起孩子,我的心头涌现出奇怪的感觉,按照柳青瓷这么的话,我们的孩子,并没有遭遇不测,而是已经被生了下来?

    “等到合适的时候,你自然会与他相见,现在还不合适。”柳青瓷笑道。

    可能她怕这句话刺激到我,她把脑袋伏在我的胸前,双手环住了我的腰:“人在世间,有太多的身不由己,我会照顾好他,我跟孩子,都等着你君临天下。”

    我知道柳青瓷的无奈,我本身就是几方要杀的对象了,要是我还有个孩子的消息传出去,那孩子也将是无数势力猎杀的对象。

    “我明白。”我点了点头道。

    “他长的很像你,脾气却不像,就像是个混世魔王,华宫主虽然表面上冷若冰霜,但是却也是很喜欢我们的孩子,起码在现在,他在这里是安全的,也被照顾的很好,你不需要担心。”柳青瓷道。

    “你起这个了,我倒是怀疑,这个华宫主,到底是什么来头?”我问道。

    “她深不可测。”柳青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