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不死魔功

作品:《捞尸人

    “怎么,你紧张了叶老弟?我现在的功力虽然远非以往可比,但是要杀个慕容九鼎还不是问题,你若是需要,我们现在调头去那开阳城,我去把他慕容九鼎的脑袋砍下来?”金赤乌笑道。

    我摇了摇头道:“不用,有些事情还需要我自己来做,我没有慕容九鼎的心机,如果要是在武道途的心境上出了问题,那便辈子成了那扶不上墙的烂泥了。”

    金赤乌笑了笑,没继续话。

    倒是那旁边的年轻人听到我们话,嗤笑道:“你们俩却也是挺会吹牛皮的,那慕容九鼎乃是天机榜第二的杀手,你们杀就杀了?”

    我道:“我们就是过过嘴瘾,那慕容九鼎那么强大,怎么可能有人能打的过他。”

    又跟这个这个队伍行进了许久,他们的确是有个自己固定的路线,也是他们走出来的相对安全的路线,但是正因为安全,导致了这条路的上灵药已然不多了,我们起走了半天,这个十几人的队伍无所获,最后在我们要分别的时候,金赤乌道:“像你们这么走,的确是安全,大家都走的路,哪还有什么好东西?我倒是知道个地方,那地方灵药物产极其丰富,离这里也不算远,只不过要路过个险峻之地,怎么样,你们有没有兴趣?”

    我知道金赤乌这是想帮助他们,以金赤乌的能力,想必能感知到那灵药所在之地,他这么,那年轻人便是动了心道:“你确定?”

    那老头却是咳嗽了声道:“多谢二位的美意了。”

    金赤乌看着那老头道:“我知道你所害怕,无非是担心我对你们有所图谋,或许你在想,要是有那样个好地方,我们为何不去自己采药,反而是告诉你们?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谨慎也没错,毕竟灵药这东西价值不菲,在这冰原之也不乏有杀人越货之人,这样吧,我大概的告诉你们路线,你们若是想去,便随时可去,那里的险要,也只是地势险要而已,只不过那里屯聚着群雪原狼,雪原狼狡猾至极,方面他们靠灵药的精华为生,另方面,那灵药也是他们的诱饵,借以勾引你们这些药农而去,只不过若没我和叶兄弟陪你们去的话,下次你们要去,最好多多的召集人马,免得葬身在雪原狼之口。”

    之后,金赤乌大概的对他们了下那个方位的路线,之后我们就与这队伍的药农分别,在分别之后,金赤乌道:“果然,这冰冻之原,就是关押那不死妖王之地,这极北之地在我们那个时候就是冰天雪地,但是却寒冷只是寒冷,也并非是人迹罕至之地,之所以此地的寒气会侵蚀人的真气,是因为不死妖王所致,他的不死魔功,本身就有吸人真气之用十分诡异,那通天教主把那不死妖王压在这里,他的真气四下而出,这才有了冰冻之原的诡异。”

    “想不到天仙之境竟然如此的强大,石之轩可以把东海变为死海,这不死妖王,更是可以把整个极北之地变成冰冻之原!”我不禁感叹道。

    “所谓天地之差,地阶与天阶相差千里,那地仙与天仙,岂不也是如此?”金赤乌笑道。

    “前辈,我问句不该问的话,您当年巅峰之时,是什么状态?”我问道。

    “当年巅峰之时,也不过地仙境界大圆满。”金赤乌道。

    我点了点头,没话,反而金赤乌道:“并不是我金族弱于他们,若非是西方佛教有秘法,他石之轩和不死妖王也并非强我多少。当时的我们,都是伯仲之间罢了,不过他们的天仙之境,我并不羡慕,因为天尊神龙氏曾经过,石之轩和不死妖王之天仙境界,乃是伪天仙,那西域的佛陀总言大千世界皆为幻影,他们的秘法更是透漏着诡异之处,要知道,修炼途,的确是有灵药兽元等等辅助之用,但是这些东西也只是辅助,离不开日积月累,可是西域的秘法,却是条捷径,修炼途,又岂会有捷径可言?就像当年的那场大战之,石之轩和不死妖王的天仙境界,在地阶大圆满的天尊面前,根本就不堪击。”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估计当年我的先祖神龙氏也正是因为感觉到了异常,所以才拒绝归附西方吧。”我道。

    我虽然可以理解神龙氏不肯归附西方,的确,西方的很多东西透漏着诡异之处,但是为什么,神龙氏也拒绝了那天庭的邀请呢?——按照金赤乌的法,当时的仙家,其实就是天庭,这点倒是跟我们地球上的传对上了。道教神仙的组织,就叫天庭。

    他哪怕是拼死,也不肯向天庭求救,难道他也看穿了,其实天庭也是有所图的?

    我拿这个问题问了金赤乌,金赤乌摇头道:“天尊所想,谁也不知道,就连我最后暗求救与天机阁,也是背着天尊所做,不过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或许天尊是不想任何方的傀儡吧?”

    我想想似乎也只有这样种可能,这时候金赤乌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叶老弟,别想那么多了,有些事情,你迟早要搞清楚的,那个冰山雪莲那么价值不菲,有没有兴趣去采些来,可是能换来慕容这个姓氏,还可以拿到慕容家族的修炼典籍的啊!”

    我看着他道:“你知道哪里有?”

    “那自然是知道的。那冰山雪莲别在这时候是圣物,就连我们那时候,也是不可多得的灵药,我呢,没事就去讨要个两株,那帮娘们也忒是气,明明有那么多,却死活都不肯多给!”金赤乌摇头道。

    “什么玩意儿?那帮娘们儿,那么多?这冰山雪莲,是人养的?”我问道。

    “走吧,到了那边你就知道了,两万年没见了,我还以为她们族早就不在了,要不是刚才那个娘们儿叫了我声,还真不知道她们竟然还在。”金赤乌道。

    我的好奇心下子就被勾出来了,金赤乌所的叫了他声,应该就是传音之法,问题是这冰冻之原里,竟然还有人,并且是帮女人?

    不过金赤乌这时候是想要卖什么关子的,也不肯,只是到了那边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跟着金赤乌起走,这时候我们已经脱离了药农固定的路线,走的可以是寻常人根本就不敢涉足之地,在这里我不敢动用真气护体,因为这里的寒气蚕食真气更加的严重,而且这里的寒气哪怕是我**的强横也无法抵御。

    “那不死魔功虽然诡异,可是你修炼的秘法却也是无比的强横,你不妨尝试着运转秘诀,那不死之力便无法近你的身子。”金赤乌道。

    我按照他的运转天碑秘诀,果然,金色血液流转之下,我浑身变的暖洋洋的,那蚕食我真气的冰寒之气,更是离我三尺不得靠近。

    “金前辈,你不厚道啊,你知道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我道。

    “是你要与那写药农同行,若是那时候你这般景象,他们还敢跟你正常话吗?”金赤乌笑道。

    这样来,我们就可以放心大胆的赶路,只要不靠近那镇压不死妖王的核心区域,想必我就不会出什么问题,接下来,我和金赤乌起御空而行,这要是给他人看到,估计要把我们两个当成怪物来看,因为在这个世界的认知里,在冰冻之原,万万不得动用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