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上古真相

作品:《捞尸人

    “你们认识吗?”我问道,要知道白姑娘可谓是煞费苦心的“故弄玄虚”了这么久想隐藏她自己的身份,却在这个人出来的时候忍不住显现了真身,可以看出这个人的出现对白姑娘的影响有多么的巨大。

    “怎么会不认识,当年这个丫头明明资质平庸,人长的这么标致,我多次劝她去找个好人家去嫁了,个姑娘家家的为何要热衷于武艺呢?可是我的话这丫头也是不听,我更是看着她从个要走出人阶都难的孩子变成了后来的蛮荒之主。”金赤乌笑道。

    “你的似乎有点太多了。你以前可是对我你只是个蛮荒的幽灵。”白姑娘面色有些潮红的道。

    “是啊,我是个幽灵啊,甚至连幽灵都算不上,谁能想过这个家伙竟然能让我以这样的方式活次呢?是不是后悔当年跟我了太多的姑娘心事了?比如你对那个姓敖的龙族子有多么的爱慕?”金赤乌笑道。

    他的话,让白姑娘气的跺脚娇嗔道:“你还?!”

    那金赤乌哈哈大笑道:“好了好了,不了,都忘记了,你现在可已经不是个丫头了,而是大名鼎鼎的蛮荒之主。”

    我们在话的时候,可是急坏了胖子,但是林鸦拉着胖子不让他往我们这边走,最后胖子实在是没办法,他对着我们的方向叫道:“喂,我你们能不能别当着胖爷我面聊的这么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赶紧走了过去,大概的对胖子了下情况,胖子听完脸都绿了,他道:“怪不得我师兄回来之后感觉到事情不太正常,原来这都是那慕容老狗的诡计!他娘的,这也太会算计了,他堂堂的个天下第二,算计你这么个年轻人也真好意思?”

    “他算计我也算是正常,不过他也算是付出了代价,非但我现在毫发无损,反而他自己的老爹都赔了进去,看来我这个人还是有狗屎运的,竟然这样都不会死,还让我误打误撞的把那金族的圣主给救活了。”我道。

    这时候,那金赤乌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那林鸦瞬间的把胖子给拉到了身后,胖子道:“大师兄,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兄弟是这金族圣主的救命恩人,难道他还会对我们出手不成?”

    那林鸦并没有回应胖子,他只是楞楞的看着金赤乌,而金赤乌扫了扫林鸦衣服上的天机二字,他刚才跟白姑娘话的时候脸的笑意,在看到这天机二字之后却收起了笑容,之后,他对林鸦道:“天机还活着?”

    林鸦点了点头,道:“师傅身体还算硬朗。”

    “你回去吧,告诉他,金赤乌,最近会找他次。”金赤乌道。

    林鸦的脸色变了变,点了点头道:“我会如实的转告师傅,晚辈就先告辞了。”

    “哎,怎么回事儿啊师兄,师傅跟这人有仇吗?你别拉我啊,我还没跟我兄弟话呢!”胖子边叫边被林鸦给提起来,直接狂奔而去,我可以看的出来,林鸦在这个金赤乌的面前,似乎是有点紧张。

    我跟胖子样,其实这时候都是头雾水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但是我仔细的品了下林鸦跟金赤乌之间简单的对话,我忽然激动了起来,这似乎透漏出了我直想知道的这个大陆的真相,比如上古先贤,比如天机阁,比如上古五族的灭族。

    这些真相,在天元大陆无人得知,但是金赤乌可是万年前的人死而复生,他能不能告诉我些真相呢?

    这时候,白姑娘走了过来,她似乎完全不想跟我解释下她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身份,我也不想跟她太多的话,毕竟我之前是扯过她的虎皮她是我的师姐,我就走去跟端木灵秀站在了起道:“刚才我跟胖子的你应该也听到了,这次四方城进攻蛮兽森林是假,实际上只是他们或许得知了我们出了龙岛,故意设下的圈套,你有没有从青木城和妖族带来人?”

    端木灵秀点头道:“有,不过他们都驻扎在百里之外,我人来探探情况。”

    “差不多就让他们回去吧,毕竟在这四方城也不安全。”我道。

    端木灵秀点了点头道:“好。”

    在很多时候,端木灵秀没有太多的话,不过我这时候看到他重新拿了把方天画戟,那把在龙岛那场大战之碎掉了,这把比起上把看起来还更加的威武,我就道:“从哪里偷了把兵器?”

    “北海妖族所赠,北海之陨落无数的强者,这个方天画戟,也是几千年前的个前辈所遗落。”端木灵秀道。

    ——事情既然已经收场,我现在比较着急跟金赤乌坐下来谈谈,谈些我想知道的事情,刚好现在是在蛮荒森林,这是白姑娘的主场,按照规矩她得安排,当然这是人间的规矩,对于蛮兽来,似乎没有什么待客之道,最后我们去的地方是通臂猿猴的领地,因为相对于蛮荒的其他兽族来,通臂猿猴的领地倒是最像人的。

    通臂猿猴采来了蛮荒之特有的奇珍异果,最后还搬来了许多他们种族所特有的猴子酒,算是招待我们这些宾客。

    推杯换盏之间,我也知道了大概是什么情况,大概六千年前,慕容啸天进入了金族圣主坟茔之地,金族圣主看他资质上佳,便选定了他为传人继承金族圣典,但是也就是在相处的过程,金赤乌感觉到了这个慕容啸天品行不端,所以就把他算是留在了那坟茔之,看似是困,其实本意是打磨他的心性,结果千年过去,那慕容啸天为了出去,并没有改变,只是学会了隐藏而已,并且他把自己暴虐的脾气隐藏的极深,也就是后来的件事,让金族圣主决定把他永远的困在坟茔之,他知道这人的心性已经绝对没有办法改变,但是他却不想亲手杀了自己选定的传人。

    那件事就是天尊曾经找到了这里,那时候天尊的身躯已经无法承受体内的三行之力,身体日渐皲裂,金族圣主那时候身躯已经腐烂,只剩下了缕神识而已,而他的神识偶尔会苏醒,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沉睡,他曾经嘱托慕容啸天,如果敖天策找过来了,不管有没有用,都要以金族圣典相赠,结果就在他沉睡的时间里,敖天策却把金族圣典篡改交给了敖天策,以敖天策之能,怎么会看不出那圣典其实是动了手脚的?不过他并没有翻脸,只是默默的离去。

    等金赤乌再次醒来的时候,那敖天策已经陨落。

    这次,这慕容啸天更是趁着金族圣主沉睡之际,企图把我扼杀在那坟茔之,恰巧我体内道树的生命之力竟然神奇至此,在关键时刻让金族圣主起死回生,这才让切逆转,不然此时的我,已经是死在了那慕容啸天的手下。

    金赤乌也只是在席间了这么多,关于上古时期的真相,我没有问,他也没有,毕竟这里有这么多的蛮荒兽族在,等到酒足饭饱之后,金赤乌叫上了我,我们二人走在这蛮荒森林当。

    “你似乎对以前的事情非常好奇。”金赤乌对我道。

    “恩,我的情况比较复杂,我出生之后,我父亲就已经陨落,我被送往了另外个世界,算下来的话,我回来之后,还不足十年的时间。”我道。

    金赤乌边走边道:“认真来的话,是你救了我的命,就算抛却了这个,有些事情,你也必须知道。”

    “上古时期之战,是仙佛之战,那战,本身在九天之外,天元大陆自古乃是与世无争,那时候,天下人类五族,有北海妖族,蛮荒兽族,虽然也有争端,不过那时候的天元大陆,万族归心,你知道为何你的父亲敖天策要自称天尊吗?因为那时候的龙族之族神龙氏,也是被称为天尊。”他道。

    接下来,他缓缓的对我了段或许湮没在天元大陆历史尘埃里的真相。

    金赤乌所的仙佛大战,九天之外,牵扯到了另外个世界,如果我理解的没错的话,他形容的那个世界,就是我们地球上直以为的仙界,也就是上古先贤所在的那个世界,仙佛之争,其实也可以是仙佛之争,那场争斗,牵扯甚广。

    本来的天元大陆,是抛离在这场斗争之外的。

    直到有天,九重天外的佛家之人降临了须弥山,占据了西方,开始在天元大陆传道,并且很快,蛮荒之主石之轩和北海妖族的不死妖王变归顺了西方,当时的他们,不过是地仙境界,在归顺了西方之后,很快就有了突破,成就天仙之境,西方佛教放出话来,西方有秘法,只要归顺,便可成就不灭金身,这个消息,让天下震惊,石之轩和不死妖王的突破,更是让人族的大多数修士艳羡,后来水族之主水无影火族火神率部族归顺西方,那时候,更为天下震惊的是,西方传出消息,要天下皈依,不然携雷霆之众剿灭。有水族火族之力,加上妖族,蛮荒族,更还有那西方佛教神秘莫测,当年的天尊神龙氏已经自知不敌。恰巧那时候,天机阁算是应运而生,既然有西方佛教占据须弥山,天机阁便要天尊率金族,木族,土族归顺天庭,这可能是天尊唯的出路,可是神龙氏拒绝了天机阁的邀请,更是无视了西方的威胁。

    之后,西方率众攻打东方,天尊神龙氏陨落,金族圣主金赤乌陨落,木族圣主与土族圣主皆是陨落于那场大战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