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起死回生

作品:《捞尸人

    此时,我已经在默默的调息,这次是真的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我对着体内的两个道果苦笑道:“不管你们是道果还是什么,其实对于我来,你们都是我的孩子样,这次是我自己贪功心切急于求成,又不够谨慎,所以落入了圈套,值此危急存亡之际,我们只能竭尽全力了。”

    完,这两个道果似乎也是感受到了我的心情,更是知道此时情况的严峻,金行道果金光璀璨,火行道果火焰无双,这两道光在我的身体里游转,最后汇入我的双手,此时那慕容啸天的金光已到,我根本就管不了那么多,双手汇合之后,那鎏金色的光芒对着金光就冲了过去。

    其实相对于这里的争斗,我还是更喜欢地球上的斗争,在那里,没有真气,凭的都是个人的武技,而在这里,其实是真气的斗争罢了,强的人就可以打败弱的人,没有任何的捷径可言。

    这次,我没有任何的保留,很显然,慕容啸天也没有,那金光与鎏金光芒相撞,声浪惊人,作为个刚刚步入天阶的人,我其实已经做的不错了,但是我的对手实在是太强,他对我又有必杀之心,我眼睁睁的看着那鎏金光芒被金光所吞并,我只能不甘心的闭上了双眼,任凭那金光对着我席卷而来。

    真正的金行真气袭人的时候,就如同是把把的刀刺入人的身体,那金光冲来,哪怕是我的身体已经极其的强横,可是在那金光之下,我还是感觉到我的身体几乎都要被撕裂开来,我个忍不住,喷出口金色的血液。

    “子,你已经不错了,真的,我本来以为,我击必定杀你!”那慕容啸天狞笑道,他走到了我的身边,我这时候想要反抗,却是没有丝毫的力气,这次,他伸出了手,那手上金光弥漫,他这巴掌,直接拍在了我的脑壳之上。

    我只感觉双眼阵发黑,那金光冲碎了我的脑袋,冲进了我的四肢百骸,割开了我身体里的每寸血肉。我的灵魂似乎要与我的**分开。

    这时候,我进入了种难以言明的状态,我感觉我如同尘世里的粒尘埃,如同大海的根浮萍,就那么飘啊飘啊,却不知道哪里是尽头,哪里又是终点。

    我看到了我体内金色血液四溅,溢出我的皮肤,让我整个人都成为了个血人,我看到了那金人用手剖开了我的胸膛,他的手伸向了我的丹田,要把把金行的道果抓在手。

    我有的,就只有不甘,可是这时候,我却无力去反抗。

    就在那金人的手已经抓向刚才倾尽全力的金色果实的时候,那道树忽然阵摇晃,它发出阵哀鸣,如同是个母亲在心疼自己的孩子。

    我知道,对于母树而言,果子其实是它的孩子,最心疼果子的,还是它。

    母树的哀鸣并没有让那慕容啸天收手,他的手继续往前伸进,那母树似乎知道哀求没用,它发出声怒吼,此时它已经不是树,而是阻止他人抢夺自己孩子的母亲!

    那母树摇晃之下,阵绿色的光芒冲出树干,那是母树的汁液!那绿色的汁液之,蕴藏的生命之能简直让我感觉到恐怖,不愧是道树,以道为根基!

    我忽然感觉我的身体是个宝库,怪不得会让那么多人想保我,也有那么多人定要我死。我是宝库,也是神藏,所有的力量和秘密,都等我慢慢的去开启。

    那母树的汁液只是蕴藏着无尽的生命之能,却无法去阻拦那伸出来的手,可是这时候我发现,这母树的汁液并非是进攻那慕容啸天,而是冲出了我的身体,冲到了个角落,我从进这个坟茔开始到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关注这个坟茔里的切,这时候我才看到,在坟茔里的角,有张石床,在那张石床上,躺着具骷髅。

    那点点的绿光冲到那个骷髅的身上,在那绿光滴入骷髅之后,那骷髅的身上,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了皮肉,几乎在眨眼间,那具骷髅,竟然成了个鲜活的人体!

    这骷髅是谁?

    我这时候才想到,这坟茔乃是金族圣主金赤乌的坟茔,所以我在进来之后就误以为慕容啸天是金族圣祖,既然他不是,难道这个骷髅才是金族圣主金赤乌?

    此时,慕容啸天还在想着争夺我体内的道果,那母树和两个道果还在挣扎,而那个长出血肉的骷髅站了起来,他的整个身躯,是如此的伟岸,他的整张脸是那么的刚毅威严,他的两只眼睛,也是金色,发着慑人的光!

    这才是金族圣主该有的样子!

    那慕容啸天整个人打了个哆嗦,他似乎是感受到了身后那个人站了起来,他猛然回头,在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他几乎站立不稳,他收回了手,指着那个人惊叫道:“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活过来?你已经死了这么多年!”

    那个男子站了起来,因为是骷髅重新长出血肉,他的身上不着寸缕,他就这么朝着慕容啸天走来道:“关了你这么多年,没想到你还是这个样子。”

    那慕容啸天竟然直接就跪了下来道:“圣主,你不能杀我,我不敢了,我再也不会了,我是你选定的人,是你的徒弟,按照碑所,我是要继承金族大统的,你怎么能杀了我?”

    “我给过你机会了。”这人道,听慕容啸天对他的称呼,看来我所料没错,这个人真的就是金族的圣主!

    那慕容啸天在这时候忽然出手,道金光对着金族圣主就拍了过去,他的身影往后退去,改刚才畏惧的模样道:“是你让我进来!是你选了我!我修成了金族圣典,可是你呢?你凭什么我心术不正?若是心术不正,你为何又选择了我?你已经困了我几千年了,把我困成如今这不生不死的模样,我只是想出去,我有什么错?你凭什么杀我?!”

    那人看了看慕容啸天,道:“我刚最后又给了你次机会。你若不对我动手,我依旧不会杀你。”

    这慕容啸天听,再次的快速转换了面孔,他下子再次的跪在了地上道:“圣主,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对你出手,不该出言不逊,饶命!”

    那人叹气道:“你若真的能强硬到底,我便真不杀你,最后次的机会,又被你浪费了。”

    此时若非我只是叶浮萍,我都想笑出声,这慕容啸天是要被玩死的节奏啊!下跪了要杀,奋起要杀,再跪还要杀,而且每次都是最后次机会。

    那慕容啸天站了起来,看着那人道:“你玩够了没有?”

    那人看着慕容啸天道:“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不肯放你出去了吗?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什么是对的,做什么是错的,又如何能扛起金族的大任?”

    完,这人没有给慕容啸天任何的机会,他伸出了手,抓住了慕容啸天的脖子,慕容啸天本身就是个金色的人影,此时,他身体里的金色被那人吸进了身体里,刚才还不可世的慕容啸天,转眼之间便烟消云散。

    那人走到了我的身边,他看了看我,我也看了看他,最后他的目光落进了我的身体之,看到了那道树和两枚道果。

    “不过,我依稀的记得敖天策那个年轻人曾经来过,不过这已经是千多年前的事情了,我知道他的身体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没想到他竟然用了这样的办法来解决。”他道。

    完,他伸出手,道金光汇入我的体内,他竟然是在用真气给我疗伤,他道:“你的法决玄妙无比,快运转调息。”

    有了他真气的滋养,我渐渐的感觉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之,而且我慢慢的也感觉到了疼痛,我点了点头,开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运转天碑秘诀。

    来也奇怪,这个人周身金行灵气流转,他更是把金行的灵气汇入我的体内,可是这次,那金行道果却没有点的排斥。难道金行道果之前所有的异常反应,只是在提示我有危险?或者,开始,金行道果就感觉到了阴谋的味道?

    我就这么慢慢的调息,不知道过了多久,因为我身体强大的自愈能力,只要不死,便能愈合,不过我这次没有等全部愈合,而是在恢复了部分的元气之后我便睁开了眼,看着刚刚出现的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找了块破布裹在了自己的身上。此时他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醒了?”他问道。

    “恩,前辈您是金族圣主金赤乌吧?”我问道。

    “对,是我。你肯定很疑惑吧,我已经死了,是具骷髅,却还能站在这里。”他道。

    “我不关心这个。我知道前辈救了我的命。”我道。

    他奇怪的看了我眼道:“你真的对你的身体无所知吗?”

    我点了点头。

    他又看了我眼道:“不知道也好,走吧,出去看看,几万年了,我也没想到,我竟然能以这样的方式回来,外面变成了什么样子呢?”

    他完,这个只能进不能出的坟茔瞬间炸开,等尘埃落定的时候,我听到胖子叫了我声道:“叶子!”

    他想要朝我这边冲来,却被那林鸦拉住了身子,我看的出胖子的着急,而此时,这边除了胖子之外,还有那在轿子之的蛮荒之主,还有丈青,还有端木灵秀。

    他们都还在这里,或许他们也知道,其实我所谓的狗屎运,只不过是为我布的个骗局而已。

    “丫头,你为何要坐在轿子里,不好意思见人吗?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看着你步步的成长,虽然你不知道我是谁。”这金赤乌,直接对着那个轿子道。

    “怪大叔?”这次,那轿子里不是不男不女的声音,而是个熟悉的女声,接着,个更加熟悉的身影冲轿子走了出来。

    这不是白姑娘,还会有谁?

    那金赤乌点了点头道:“是我。”

    “你怎么,你竟然是真的真人!!”那白姑娘竟然会发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不高兴见到我吗?好了,别猜了,我已经死了,只不过这家伙,让我暂时的起死回生罢了。”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