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狗屎运?

作品:《捞尸人

    四方城要走,上官家族断然是不能独留,之不过在他们撤走的时候,那上官无忌回头对我炸了眨眼,我也回应了他下,表示我答应他的事情绝对不会忘记。他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去。

    ——四方城的人走,剩下的人其实很少,胖子走了过来,擂了我拳道:“这戏法变的不错,竟然我师兄都被你瞒了,什么时候学的?”

    “胖子,什么时候学的我有时间肯定会给你交代,不过现在我有事相托,那慕容行宫里有女子,名叫丈青,名义上是我的侍从,其实我的易容术就是她教给我的,现在我的身份已经败露,那慕容九鼎等人回去的第件事便是要杀了那女子,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定要抢在那慕容九鼎他们回去之后把那个女子给救出来,可以吗?”我看着胖子道。

    “龙岛那个小丫头是叫幽若吧,我说叶子你不是吧,这才多久,你就又搞定了个?来了这天元大陆,你这桃花运依旧是不减当年啊!”胖子笑骂道。

    那轿子之的蛮荒之主道:“倒还真是个多情的种子,自己刚才都是九死生,这才刚刚脱险,竟然又去担心去其他女子来了。”

    “我们兄弟之间的事情,关你屁事?”胖子道,说完,他回头看了看他的大师兄林鸦,那林鸦点了点头对胖子道:“师弟,若是要我抢在他们之前,这速度。。”

    胖子道:“好了,师兄,我是真的服了你了,这画纸成兵的本事,我回头肯定教给你行了吧?”

    说完,胖子丢出张黄纸,这是个黄纸所折的纸鹤,那纸鹤飞出之后,发出声鹤鸣,之后化为个丹顶神鹤,看起来仙气十足,胖子变出了这个,林鸦跳上那丹顶鹤,之后扬长而去。

    胖子回头对我说道:“放心吧,我这个大师兄厉害的很,别说他能赶在他们回去之前,就算是他们真的回去了,大师兄想要救下的人,也定然能够救下。”

    “这么厉害?”我道。

    “那当然。”胖子得意的道。

    “龙族的小子,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怎么,这天下人无人不想得到的金族圣典,难道你们这父子二人,要拒绝我两次不成?”那老人笑道。

    胖子踹了我脚道:“你还在犹豫什么?这狗屎运难道会天天有啊!赶紧答应啊!”

    我其实这会儿心里直在想这个问题,没有立马答应,并非是拿架子还是什么,主要是我在思索,我已经有了天碑秘法,身体里更是有了金行的果子,那次我就可以看的出来,金行的果子对这里的金行灵气很排斥。

    也就是说,他的东西虽然好,可是我的也不差,我甚至有种感觉,就是我要是修行了这金行的宝典,就是有点对不起我体内的金色果实。

    可是胖子说的也没错,慕容九鼎都垂涎三尺的东西,天下人给谁谁不是疯狂的拜谢,我若是这样拒绝了,会不会显的有点不识抬举了点?

    我对那个金人抱了抱拳道:“前辈,实不相瞒,您能看的起我,晚辈心十分荣幸,但是以前辈之能,定然是看出了我体内有道树道果,我已经修了龙族的天碑秘法,金族圣典虽然是无上圣典,可是晚辈也明白贪多嚼不烂的问题。”

    我话还没说完,那金人就道:“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这个方面,你自然是无需担心,你体内的金行之气,之所以会对此地灵气产生排斥,其实是因为棋逢对手,我并非妄自菲薄,你所修炼的功法之玄妙,的确是金族圣典之上,可是金族圣典在金行之气的领悟上,却更胜筹,你体内道果金行之气,精纯无比,但是既然是道果,定然不甘藏于人身,道乃是凌驾于天地之外之物,岂肯屈居?你是否感觉到,虽然你与道果相辅相成,但是在有些时候,这道果似乎有些顽劣,你并不能纯属的掌控?你若修行的金族圣典,那切就都不样了。”

    “更何况,五行兼修,并非难事,上古有体修者,身体强横无比,便可容纳五行之气,但是五行合,才是这天地间至难之事,却也是你未来必走之路。所以修行金族圣典,对你有益而无害,更何况,我似乎看到了你的未来,你的身体里是这么份巨大的宝藏,谁人又不垂涎?”那金人说道。

    他说的最后句话,让我瞬间想到了林千对我交代过的那句话,等到我大成之日,或许就是别人采摘我体内道果之日。这金人似乎也有同样的担忧。

    不得不说,此时他把我说动了,不过我还是看着他道:“前辈,晚辈可否问个问题再做决定?”

    那金人倒也是有耐心,道:“你问便是。”

    “前辈选择我,就是单纯的因为我体内的玄妙?就没有其他的原因?”我问道。

    那金人沉吟了会儿,他看着我说道:“我那时候见敖天策的时候对他说过句话,我告诉他,他的想法,并非第人,上古五族,五族合,那在当年的大战之,天尊就已经想过。那时候若是成功了,就不会有当年之败,所以最想让你们成功的,就是当年的我们。”

    “当年,是不是有场这个世界都不知道的战争?您在墓碑上所记载的外族入侵,这个外族,是不是人间界的修士?通天教主?”我急切的问道。

    因为我问的问题实在是太过敏感,搞的胖子也时之间来了兴趣。

    那金人这次沉吟的时间真的很长很长,末了,他道:“现在的你,还没有资格知道那些事情,敖天策当年,不过是隐隐知道了些,这些事,都是天机,天机不可泄露,唯有自己去参悟,当年所有的种种,都化为星光碎片,溶于这天地之间。”

    他的这句话,无疑是再次的让我想起了林千。

    林千直在做的事情,似乎就是在找那消失了的真相断层了的历史。

    难道想要摘掉那个真相,要达到地仙境界才行?

    “我的时间不多了,你考虑的如何?”他问道。

    我点了点头道:“好。”

    “那你可进墓,金族圣典就在此地,你可在此地闭关。也免于了外界之纷争,你放心,在这个地方,绝对的安全。”那金人道。

    我点了点头,看了看胖子道:“胖爷,你看,我们兄弟俩刚见面,这就又要分别了,那个女子你大师兄救出来之后,你先帮我照顾她,还有大哥他们,你在天机阁混的好了,也多多的照顾。”

    说起这个,我就十分的伤感,时间飞逝,来到天元大陆已经好多年了,这些年了,我直疲于奔命,这些老朋友们,陪我起来闯荡“仙界”的朋友,我竟然只见了胖子人。

    “去吧,胖爷我不行,这个世界可是你的主场,大家都等着你爆发呢!”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我点了点头,看了看白毛老猴,它也对我点头示意,看的出来,它也在为我高兴,而当年曾追杀我的穷奇族等等蛮兽,看我的眼神也是衷心的祝福。

    蛮兽族,被压迫的久了,他们需要的,其实也是个可以制裁四方城的人。

    走到蛮荒之主那轿子之前的时候,我忽然有冲动想要掀开那轿子看看,看看轿子里面的人是不是就是那个白姑娘,但是说实话我还真的不敢,如果真的是,以那姑娘的脾气难免要爆打我顿,如果不是,招惹这个人肯定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我忍住了这个冲动,不过我还是在轿子之前对他作揖道:“蛮荒三番五次的帮忙,这恩情,我铭记于心。”

    那轿子之发出声笑声,他却是句话都没说。

    而我对胖子挥了挥手,走近了那个坟茔,当我的手要触碰到那道青石门的时候,我体内那安静了许久的金行道果竟然再次的躁动了起来,我感觉到了它在不安在焦躁,就连向沉稳的道树,此时也在摇晃,它似乎也是感觉到了什么而不安。

    这种异样的感觉让我犹豫了下,可是想着那个金人的话,道果的不安只是因为棋逢对手,我对那个金人的话的理解就是我修行了金族圣典,就可以给不是非常听话的道果戴上紧箍咒,以后它就会在我的体内老老实实。

    还有就是,我现在空有身精纯的金行之力,但是因为天碑秘法只是个法决,我并不知道怎么去施展,综合各方面去考虑,我这才接受了这个金人的提议。

    我咬了咬牙,把手放在了青石板上,那慕容九鼎无法打开的门,我直接推开,里面片金光,如同是隐藏了巨大的宝藏般。

    在那门关上的瞬间,胖子双眼泛红的把那包极品兽元丢给了我,道:“拿去用吧!”

    我还没来得及道谢,那青石门便缓缓的关闭。

    我进了这金族圣主的坟茔。

    如同是进入了个另外的世界。

    这时候,我体内的道果,暴躁到极致,在门关上的瞬间,它几乎要冲出我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