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踢到铁板

作品:《捞尸人

    这次的慕容九鼎表现的非常强硬,主要是因为被这坟茔的金族圣主拒绝让他颜面尽失,当然还有层原因就是他对这坟茔里面的东西势在必得,在他的号令之下,四方城的四位城主还真的是平地而起,助他起破坟,我能看出来其他三位城主多少有点不情愿,可是这时候他们其实也是骑虎难下,毕竟丢面子的可不仅仅是慕容九鼎,在天机阁和蛮荒面前,四方城的面子绝对不能丢!

    这四位城主站在空,除了那西域的神秘的佛教之外,在这天元大陆,能次性让四位神阶高手联手的,也就只有四方城,四方城就是因为这样形成铁桶块才能睥睨天下,不然哪个城,在蛮荒和妖族面前,都绝对没有必胜的把握。

    讽刺的是,他们的铁桶块,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当年联手做了见见不得光的事情,那就是刺杀了天尊敖天策!

    慕容九鼎率先出手,道金色的真气从他的双手而出。

    那西门无双则是土行真气。道雄浑的气浪,如同卷起漫天尘土般奔放。

    帝天伸出双臂,无数条粗壮的藤蔓,裹着绿色的气息快速的蔓延,看来这帝天的真气,乃是木行。

    上官振华双手掐,那巨大的火焰凤凰在他的背后若隐若现。

    金木火土,这四个人,乃是人间的至强者,这四行的真气像是四道绚烂的彩光样同时的冲向那个坟茔,看那光芒的气势,那个坟茔定然会在这四位联手击之下粉碎!

    林鸦把胖子拉到了边,上官无忌悄悄的摸到了我的身边来,而那蛮荒之主与那蛮荒众兽也是退到了边,似乎没有人要阻拦他们四个,但是却也不是看笑话,我从林鸦的眼睛,似乎看到了些许的期待,或许在那轿子之的蛮荒之主也是样,他们都在期待着这四位神阶强者联手与这坟茔之上古金族之主交手的结果!

    这个结果,可以让他们推断这个金族圣主金赤乌当年的实力,而推测出了金赤乌的实力,就能大概的了解到让上古金族覆灭的外族人有多么的强悍。

    在那四道金光汇入那坟茔之上的时候,那坟茔之忽然发出了声冷哼,这声冷哼,听声音就是曾经窥探我身体的那个老者,我习以为常,但是这声冷哼,无疑是让在场的人全部都大吃惊,能冷哼代表着什么?

    在上古时期,被应该死在此地的金族圣主金赤乌,难道还活着不成?

    不是活人,又怎么会有声音发出来?

    这时候,那出手的四人想要收手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在那声冷哼之后,整个坟茔之上开始出现层金光,那金光汇聚成个模糊的金人人影,那人在片金色当看不真切,但是看身形就能感觉那人异常的霸气绝伦,浑身上下透漏着至强者的气息!

    那金人看着那四道四行真气压顶,丝毫不慌,他只是轻轻的伸出了手,往上托,便把那四道真气托在掌上,竟然不能精进分毫。

    “都已经是如此弱小如同蝼蚁了吗?”那人轻轻的叹息了声。

    之后,他的手往上推,那金光竟然推动着那四道真气,对着空的那四人反冲而去,他们自己的真气,自己的法,就这么被反推回来攻击他们自己,真正的高手,出手便知道深浅,这四人立马就知道哪怕是死人联手,估计也不会是这个人的对手。

    他们并没硬憾那反冲过来的真气,四人也算是有默契,几乎是同时身子往后跃去,避过了这击,四人虽然在这击之下看似毫发无损,其实在我们这些外人看来,这四人其实是在这人面前,击就被打的非常狼狈。

    那慕容九鼎直以来都没有高手的气息,这好不容易硬气了回还踢到了铁板之上,我看的都忍不住想为他默哀三分钟,那蛮荒之主也是发出声耻笑之音道:“当年可以灭金族之人也只能用法阵把此坟茔困在这里,你们真以为天阶强者便是天下无敌了?这人虽然不是金族圣主本人,但是却也是他的精气所化,圣主之威严不可辱,慕容城主,出手是你自己选的,接下来怎么收场,自然是要交给你了。”

    那慕容九鼎此时的脸色很难看,他盯着那个金色的人影道:“前辈,晚辈慕容九鼎并非有意冒犯,实在是不想金族圣典长眠在此,在前面面前我也可发誓,若是我得了那金族圣典,必定会为金族报仇雪恨!”

    “就凭你?”那金人人影冷哼道。

    “前辈!金行之力,当今天下,慕容九鼎自认无人能敌。”慕容九鼎被这人的轻视搞的是真的没面子。

    “或许吧,毕竟如今的你们,是如此的弱小,这么多年了,能拿的出手的也就只有个敖天策了,你不用不服气,或许你如今的修为是最为扎实的人,但是真正的高手,可以扛起金族重任之人,不会与他人联手对敌,且不说你的资质如何,就凭这点,你就没有资格继承金族大统。”那金人冷哼道。

    “若我慕容九鼎没有资格,天下谁人还有资格?”慕容九鼎不堪受辱,直接说道。

    那金人没有理慕容九鼎,而是转头看了看我,他道:“你应该就是敖天策的那个孩子吧?当年敖天策曾经找过我,那时候的他其实已经是强弩之末,我告诉他没有人能够救他,唯能救他的就只有他自己,三行兼修并且融汇大圆满,他的确是已经不错了,可是他无力承受体内强横之力,强行的冲击地仙之境,伤了根本,唯能活命的办法就是放弃其他的两行,专攻行,我宁愿以金族圣典相赠,可是那个孩子也是倔强,他认为他的那条路可以走的通,这样的人,可怜,但是可敬,所以这天下这么多年了,就出了个敖天策。”

    “什么?他是敖天策的孩子,龙族的少主?!”

    “这不可能,那龙族的少主,不可能是这样的模样!”

    “小子,你竟然敢骗我们!”

    那金人这话出,那四方城的人瞬间就炸开了锅,反倒是胖子愣了下道:“他娘的,叶子,真的是你?连胖爷我你都骗?我说怎么这么熟悉!”

    那蛮荒之主在那轿子之,他伸出了手,想要掀开轿子,最终却还是轻轻的放了下来。

    那白毛老猴看着我,脸的不可思议。

    我知道,这个金人这时候拆穿了我的身份,我其实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和价值了,我抹了把脸,把丈青给我的药水擦在脸上,往前走了步,笑道:“前辈说的不错,我的确是敖天策的孩子,当今龙族之主!!”

    “我从来没有认为过敖天策能够成功,但是在看到你的时候,我却忽然感觉到了希望,无论如何,敖天策的确是找到了条捷径,但是这条捷径,依旧是有弊端,能走多远还是要看你的造化,当年敖天策拒绝过我,不知道你今日会不会答应,你放心,你就算不答应,你只要在这里,天下人无人敢伤你,你答应了,我不需要你去为我做什么,就当是我为这个大胆的后辈帮点小忙,锦上添花而已,不足挂齿。”那金人道。

    “凭什么!”这时候,慕容九鼎暴走道。

    “就因为他是敖天策的孩子?就因为他身上的金色血液?!我苦苦修行生,难道就不如他的血脉之力?!”慕容九鼎怒吼道。

    那金色的人影看了他眼道:“天元人族千千万,你慕容九鼎能修成今日的成就,莫不是因为天资使然?天下修行金行之力者百万,你可称第人,其他人可曾不服?天赋神通,天赋在前,神通再后,何错之有?就算此子抛却血脉之力,武道途,先修心,再修人,其后修武,你修了武,心性已经走了歪道,至于人,我虽然在此,天下人心却早有定论,不管是敖天策还是此子,在修心修人之上早已完胜与你,你又何必不满?”

    他的这话,把慕容九鼎给训斥的是灰头土脸,堂堂开阳城的城主,什么时候受过如此大辱?但是不得不说,这个金色的人影字字诛心,那慕容九鼎竟然无从反驳,这天下,谁还会比他自己更了解自己?

    “龙族复仇,如今又是金族大统!好!敖天策死了,却也留下个好孩子!我慕容九鼎在此起誓,此生誓杀此子!”慕容九鼎大怒道。

    “怎么?诛杀个你的后辈,是不是又要叫上几十万大军,再叫上你的这三个神阶帮手啊?”胖子这时候嘲笑道。

    他的话,让整个蛮荒凶兽都是大笑不已。

    “我必亲手诛杀此子!”那慕容九鼎似乎是被激怒了,竟然如此说道。

    “啧啧,假以时日,恐怕某人还不是我兄弟叶子的对手。”胖子继续嘲笑道。

    “天机阁助我等破阵,我私房钱欠你天机阁人情,所以今日你逞口舌之快,我不会与你计较,今日之后,谁若与此子为伍,便是与我四方城为敌!我慕容九鼎哪怕倾四方城之力,追杀到天涯海角,也绝不姑息!撤!”那慕容九鼎说道,他其实自己也知道,继续留在这里,无疑也是自取其辱罢了。

    不过他这个时候选择了撤退,这也是我始料未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