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胖子破阵

作品:《捞尸人

    我现在最想的就是早点离开这里啊!这次暴走的是西门无双,下次就指不定是别人,我能唬住他们时,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集体暴走就早晚的事情,而他们暴走则必须有个宣泄口,这个宣泄口最终肯定是我。他们是会忌惮我杜撰出来的师傅,但是在命都保不住的情况下,谁还会在意我的那个师傅?

    我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慕容九鼎拉住了我的胳膊,我明显感觉到他这拉非常用力,他看着我道:“陈少侠言重了,个小辈不懂事,你也已经出手教训,不至于如此,我慕容九鼎在这里说句话,陈少侠与我们通身陷险境,谁要是再胡说句,我第个饶不过他。”

    他那拉我胳膊的力度,其实是在警告我,不能走。

    那西门家的人说的也没错,我的确是有把他们引入陷阱然后我个人脱逃的可能。

    我知道,如果我再继续坚持,此时的情况将会更加的糟糕,我就点头道:“既然慕容城主发话了,那我自然不再计较。”

    不计较是不计较,此时其实我也着急改变现在的情况。我闭上了眼睛,在地上打坐了起来,我此时想用体内的金色果实去感受那天碑的所在,毕竟它们两个似乎是什么死敌般,可是经过了开始金色果实与那天地间金行灵气的碰撞之后,这两个哥们儿现在竟然是有井水不犯河水之势,我尝试了番之后,也不想再玩火,万真的让他们两个斗起来了的话那也不是我想要见到的。

    就在我们筹莫展的时候,在我的脑子里,忽然响起了个声音道:“少主,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听这个声音,可不就是蚩尤的吗?我没想到的是,蚩尤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苏醒了,我立马就大概的对他说了下这边的情况。

    过了会儿,蚩尤忽然说道:“我知道这个阵法,乃是九曲黄河阵,赵公明死后,截教三霄琼霄碧霄云霄三霄所创,走入阵九死生,当年的这个阵法,可是削掉了阐教十二金仙的顶上三花,后来是元始天尊与老子通破了这阵法。”

    “阵法这么厉害,要元始天尊和老子起才能破?”我惊道。

    “并非如此,只是三霄姐妹乃是小辈,可是元始并不想做出以大欺小的事情,认为有伤颜面,所以才和老子起破阵吧。”蚩尤说道。

    “那你知道破阵的办法吗?”我问道,对于其他的事情我倒是不关心,我关心的是怎么破阵。

    “我虽然知道此阵法,却并不知道如何破去,少主,我倒是知道有人定可破阵。”蚩尤道。

    “谁?”我问道。

    “你的那个朋友,轩辕族的那个小子,他自幼在玉皇道学艺,那玉皇道乃是元始天尊嫡系脉,当年元始天尊可破此阵,说不定破此阵的办法就在玉皇道。”他道。

    “问题是现在他不在。”我叹气道,我又何尝不知道胖子在这方面是专家级别的,问题是他现在并不在这里。

    “他会来的,不用着急,天机阁的人,不会让四方城的人全部陨落在此。”蚩尤说道。

    蚩尤的这话刚说完,那慕容九鼎似乎感觉到了蚩尤的存在,他往我胸前看了眼,眼神古怪的问我道:“陈少侠,你在思索何事?”

    我跟蚩尤的交流只是传音,这慕容九鼎果真是不寻常,这样竟然都能听到,为了掩盖他的怀疑,我道:“我在想件事,此时能助我们破阵而出的,只有天机阁了。”

    “陈少侠何出此言?”慕容九鼎道。

    “天机阁异常神秘,那天机老人,就连我师傅提起来也不知其来历,但是我师傅曾经说过,西方对东方有所图谋,真正能护着东方的,不是天机榜的天下第,而是天机阁本身,所以我感觉,天机阁绝对不可能看着四方城的精锐陨落在此。”我道。

    我说这话,慕容九鼎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天机阁素来是神秘非常,不过哪怕是慕容九鼎估计也不定明白我这句话的意思,其实我也不明白,因为这话就是蚩尤说的,只是我又自己加工了点。

    为了不让慕容九鼎继续发问,我就道:“慕容城主,你们可以劝大家稍安勿躁,就算是天机阁的人不来,我师傅知道我神仙囫囵,也自然会来救我,以我师傅的修为,就算不能破此阵,带我们出去也并非是什么难事。”

    慕容九鼎点了点头,只是他在点头之后又看了看我的胸前,似乎还是对我刚才愣愣出神与蚩尤暗交流有所察觉。

    我深吸了口气,干脆闭目养神起来,既然此地的天地灵气对我没有损害,那我何不抓紧机会修行?最主要的是,我不想因为外面的事情而分心。

    此时其实我非常好奇些事情,只不过我不敢再去和蚩尤交流,而蚩尤似乎也陷入了沉睡,这九曲黄河阵,是截教的三霄所立,截教就是通天教主派,再加上那戮仙剑的存在,我越来越感觉似乎这个天元大陆,跟通天教主的截教关系很大。最重要的是,天元大陆上的人,为何对此无所知?难道天元大陆上,就没有传说的存在?

    我就这么默默的修炼着,他们很多人也都是陷入了闭气当,不修行,也不呼吸,身体进入休眠状态,以免那金行的灵气入体之后让他们疯癫。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的头顶忽然响起了个声音道:“大师兄,上次我去龙岛,这些人可是点都没给我们天机阁面子,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竟然让我出手去救他们?”

    我听这个声音,瞬间喜出望外,我睁开眼看着天上,那个穿着身天机阁衣物的大圆球,不是胖子还会是谁?在胖子的身边站着个穿着身青衣的干瘦年人,这个年人看就是非常威严的那种,脸的严肃。刚听到胖子的称呼,这个人应该就是胖子口的天机阁的大师兄林鸦。

    “这是师傅的意思。”那年人道。

    “师傅师傅,就知道拿师傅来压小胖我,特别是那慕容九鼎,上次可是没给师傅点的面子。”胖子道。

    这时候,他们都意识到了立在天上的人,那慕容九鼎抱拳道:“两位可是天机阁之人?”

    “装个毛啊装?你眼瞎看不到胖爷我?你真不知道胖爷我就是天机阁的人?”胖子对这慕容九鼎可是点都不客气。

    慕容九鼎此时也明显是把天机阁当成了救命稻草,胖子这么说他也不恼,而林鸦瞪了眼胖子道:“天赐,不得无礼,别忘了师傅说的话,快帮忙破阵,救出在座的诸位!”

    胖子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了点头道:“知道了!”

    说完,胖子落了下来,看这情况,胖子在这阵法上的修为甚至比他的师兄林鸦还要高明,这家伙在落地之后,自然是不会给众人什么好脸色,结果他就在开始破阵的时候忽然回头看了我眼道:“这哥们儿,咱俩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我现在真的想耳刮子抽过去,这时候你把我认出来干嘛?我需要你把我认出来吗?

    “没有吧?是否我这长相太过普通,所以这位天机阁的兄台感觉见过?”我笑道。

    “奇怪,我总感觉你似曾相识,又想不起来了。”胖子道,说完,他似乎也没兴趣跟我多费口舌,那林鸦此时也是落了地,这林鸦看就是修为深不可测,胖子曾经对我说过,天机阁与这天元大陆的武者不同,他们修的是地球上的道法,所以胖子由此推断天机老人是地球上过来的人。

    所以这林鸦看不出来修为,他给人的感觉,类似与地球上的何安下,就是修道人那种自然而洒脱的味道。

    慕容九鼎去和林鸦说话,那林鸦也只是点了点头,甚至都没有说话,这时候,胖子对林鸦说道:“师兄,这个九曲黄河阵,说玄妙也玄妙,但是其实并不能算是什么入流的阵法,比起传说的诛仙剑阵,混元金斗阵其实都差的远了,这九曲黄河镇最为玄妙的地方,阵法九曲连环不停的变动,今日之生门或许就是明日之死门,所以你有时候误打误撞的可能就找到了生门,但是你拿着昨日之生门去破阵,那就未必还是生门了,我看这些人恐怕就是拿着那吴家的地图进入此地,结果进入了玄门之,得亏你们进入的不是死门,不然就凭你们这些人,哪怕是神阶修为,也早就葬身在此。”

    “看什么看?不服气?不服气你现在沿着你的左手方向走上五步试试,你若是能活命,胖爷我提头来见!”胖子道。

    “天赐!破阵!休要说那么多的废话!”那林鸦瞪了眼胖子道。

    胖子对他的这个大师兄显然还是有点畏惧的,他低头往前面走了几步,走了几步之后,他的身影瞬间的就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当!

    就好像他这个人,忽然凭空消失了般!

    那慕容九鼎问道:“林兄,这位小兄弟?”

    那林鸦摆手道:“无妨,在阵法道上,我这个小师弟绝对是其翘楚,就连师傅有时候都夸赞我师弟对阵法有独到的领悟和理解。”

    林鸦的话刚说完,在刚才胖子消失的地方,那迷雾忽然消失,似乎是阵风把那迷雾吹散了般,而胖子的身影,也渐渐的从迷雾之出现,在他的手,抱着块巨大无比的石块,这石块晶莹剔透,看起来倒是跟这个世界的灵石般。

    “兽元!如此大的兽元!怎么可能?!”这时候,有人看着胖子手的东西惊呼道。

    “这东西是兽元吗?”胖子看着林鸦问道。

    那林鸦点了点头道:“如此大的兽元,恐怕这蛮兽功法已经通天。丝毫不弱于神阶的武者。”

    “这九曲黄河镇,就是用这东西作为阵眼布下的,九曲连环,丢了环便烟消云散,已经破去了角,接下来的就容易了。”胖子道,说完,他再次的进入了迷雾之。

    不会儿,胖子竟然找出了九块那样的兽元,此时那四方城的修士,都忍不住看那被胖子随手丢在地上的兽元,我可以看出他们眼的艳羡,胖子道:“看什么看?看也白看?胖爷我虽然用不着,但是我那兄弟用的着啊,胖爷我就是要把这些东西都送到龙岛去,待我兄弟修到他老子那般,你们就等着他把你们的脑袋都给砍下来吧!”

    胖子这句话,瞬间让我眼睛发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