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冲突

作品:《捞尸人

    其实这时候我也蛮尴尬的,又尴尬又紧张,因为现在他们看我的眼神都好像是我撒了谎故意要把他们引进死地样,如果不是顾及到我的身份,或者说我就是个普通人我估计他们早就巴掌把我给拍死了,就算是如此,在我们被困进这迷雾之的第三天,那慕容九鼎还是皱着眉头看着我道:“陈少侠,这是何等情况?如果按照地图上来说,本不应该如此。”

    因为我现在就是做贼心虚,正因为我说了谎话骗了他们,所以不想他们对我有点的怀疑,但是这时候我又不知道如何去解释,在这个时候,我想起了孙连城。那是个真正的可以本正经的胡说道的人,我就想假如现在的情况是孙连城在这边的话会怎么着,这么想,我还真的感觉这似乎就不是个事儿,或者说起码我要表现的坦坦荡荡。

    我就耸了耸肩道:“你们问我。我又去问何人?这地图的确是我从吴家人手所得,在那种情况下,吴家人想必不会对我撒谎,或许这阵法还另有玄机,早知如此。我们就不该如此轻率的进入这阵,我听我师傅说过,天机阁的天机老人对阵法颇有研究,特别是上古的阵法,开始就应该求救于天机阁。”

    那慕容九鼎看了看我。哪怕是他这个天下第二,此时也似乎是毫无办法,这时候,上官无忌道:“我感觉你们没必要去怀疑陈兄弟,他若是给了我们地图而自己没来。或许是故意让我等涉险,可是陈兄弟也跟我们起来了,现在的危险他也同样面对。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怪罪与他。”

    我对着上官无忌笑了笑,他现在应该是猜到了我的身份,因此才给我解围,那慕容九鼎笑道:“我知道,并非有怪罪陈少侠的意思,只不过此地实在是太过异常,不适合久留,此时我们非但找不到那天碑所在,更是连出去的路都找不到了。”

    此时的确可以说是人心惶惶,他们虽然怀疑我,却也知道在这么多人面前我肯定不敢耍什么花样,因为我这么做的下场就是与整个四方城为敌。

    不过他说的也没错。此时我们的确是困在了这里,并没有任何的退路。

    最重要的是,在我们被困在这迷雾之的第三天,开始有人疯了,并非是被困在此而疯,而是因为吸入此地的灵气而疯。

    这次弥漫在天地间的金行灵气,旦人作为天地灵气运转在身体里便会疯癫,而我算是唯没有疯癫的人,此时虽然他们并未在此修行,但是因为金行灵气实在是过于浓郁,所以说难免吸入身体之,那些修为稍弱的人个不提防,便会疯掉。

    个,两个,三个。

    这些能跟过来的人,都算是四方城的核心弟子,修为最弱的也是刚进天阶,可以说是个家族的种子,而这些疯掉的人,则与失了智的蛮兽无异会攻击同伴,慕容九鼎他们不得不出手斩杀。

    出手斩杀自己的后辈本来就是艰难之事,更别说这些后辈还是家族的希望,所以他们此时的心情彻底的跌入了低谷,这就算了,这些平日里在家族作为天之骄子之人,这次是彻底的慌了,因为谁也不知道下个疯的会是谁,而旦疯了,哪怕你是在外面人人敬仰的天阶高手,也会被自家的长辈被亲手诛杀!

    恐怖的疑云笼罩在每个人的头顶。任何人都不能幸免于难,在这个时候,他们都开始纷纷的仇视我,最后,在疯了十余人之后。个西门家的后辈站了起来指着我道:“这个人来历不明,如今更是可疑,大家有没有想过,不管是蛮兽还是我们人类,只要身体运转了此地的灵气便会疯癫而死?可是这个人在那天吸收了无尽的天地灵气。他却是毫发无损?说不定这件事,就是蛮兽族的个阴谋,这个人就是蛮兽所化,为的就是把我四方城的精锐,尽数的屠杀在此!”

    他这句话说,附和者众,我就知道这天迟早会到来,就冷笑道:“我说过,我的功法是那骑牛老者赠与我师傅的,本身就玄妙无比,你们也看到了,我刚到此地,此地的灵气就攻击于我,当时我若是不去运转法诀,我自己都要灵气枯竭而死,至于我为何在此地修行无事,这个问题不需问我,若是有疑问,自然可以去找那骑牛老者问个清楚。”

    “那骑牛老者天外而来,已经离开几千年了,你说的话更是死无对证!”那人道。

    我看了看西门无双道:“西门城主,你也这么认为?”

    那西门无双看了看我,竟然没有说话,而我冷笑道:“若是平时,我自当为西门城主清理门户了。我虽初次步入江湖之,却也知道神阶不可辱,但是此时大家身陷险境,我就不便做出那自相残杀之事,若是不相信我陈某,我自当离去便是!”

    我这么说之后,那人更是冷笑道:“哼,把我们领入死地,现在自己走,想必你对此地是非常熟悉,只要离开我们,自己便从那生门而出,把我们全部都丢在这里吧?”

    这句话让我气恼无比,倒不是被冤枉而生气,而是任凭他继续说下去,恐怕会更引起他们对我的怀疑,我双手交合,体内那金火两行之力交融,团鎏金之光缠绕在我手掌之,我对着他就拍了过去道:“几次三番冤枉于我,今日我不杀你,你不知道这天下武林的规矩!”

    那西门无双的西门家族,主修的是土行真气,土行厚重,所以西门无双得道重在防守,以防守为攻击,在我的掌拍到的那时候,那人也是个天阶强者,双手撑,道黄色的土墙起在他的身前。我冷哼声,虽然我们同为天阶,我也只是天阶三品,不说我是龙族之血,就说我体内乃是最精纯的灵气。还是金火两行之力的穿插,他个寻常的天阶二品,根本就不会是我的对手。

    我掌拍去,那土墙瞬间分崩离析,他没想到他的防御会被我瞬间击碎。瞬间长大了眼睛,而我的速度更是迅速,那手掌立马就要拍到他的面门之上,就在这时候,又道土墙横在我的手掌之前,这道土墙要更加的雄浑而壮实,那西门无双在下刻挡在了我的身前,他看着我道:“陈少侠好大的脾气,就算是族的小辈时失言冒犯,你也不至于痛下杀手,我西门家的人,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外人来教训了?”

    “他几次三番出言不逊,我已给过西门城主面子!西门城主闭口不言,莫非是默许他如此待我?我想西门城主乃是光明磊落之人,心若是有疑问不满。尽管提便是,暗让族小辈当小人来挑衅我,恐怕有失朝歌城的脸面!”我道。

    我知道,这时候的我,必须表现的强横,非常强横,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表现的我后台极硬不虚四方城,更能显的我问心无愧。

    那西门无双看着我,脸的怒意。

    这时候慕容九鼎走了过来道:“都消消气,事到如此,只有我等齐心协力才能走出此地,如此这般,不是让这蛮兽看我们的笑话!陈少侠,那人胡说道冒犯了,我慕容九鼎在此替西门城主给陈少侠说声抱歉。”

    “道歉便不必了。我想,我此时的确不适合待在这里,哪怕是死在这迷雾之,也总好过到适合被四位城主联手诛杀!”我冷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