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道

作品:《捞尸人

    我压下了体内的力量,眼珠子奇怪的颜色便恢复了正常。

    我伸出了两只手,运起体内的力量。

    金,红两个火球出现在了我的手心之。

    这时候,端木灵秀忍不住激动的走到我身前单膝着地道:“恭喜少主进入天阶!以人阶之境,三年进入天阶,什么慕容家的奇才,上官家的奇才,如何能与我们少主相比?”

    我赶紧把端木灵秀给扶了起来,有点不好意思的道:“什么少主不少主的,现在就剩下我们二人了,你若是不介意的话,我们以后就兄弟相称,如何?”

    端木灵秀道:“那怎么成?当年我跟在天尊身边,便是天尊的仆人。”

    我还没说话呢,幽若就在边说道:“不行,你跟我爹爹称兄道弟了,岂不是要在辈分上压我头?以后我还怎么叫你少主哥哥。”

    她的话,惹的我们俩也是哈哈大笑,我道:“那以后我就管你爹爹叫端木叔叔了,其实刚才你说的也不是,我曾见过上官家的上官无畏,他虽然也是天阶,我对他那个人也是佩服不已,在武道途上,他要比我有天分的多,而且我的修为能这么快精进,并非我的功力,而是天碑秘诀太过玄妙,加上我体内的些问题使然,不然以我的资质,只能算是平庸吧。”

    “少主,话不能这么说,天碑秘法固然玄妙,但是却只是适合少主的体质而已,四方城四大家族的功法,都是玄妙无比,也样有庸才有天才。少主的资质,其实已经是端木生平罕见,不用妄自菲薄。”端木灵秀说道。

    我挠挠头道:“既然你都这么夸了,我就受用了,不然也显的我矫情了。”

    ——其实这个时候,我们俩都非常的疲惫,我是应对那两个果实之间的内斗而疲惫,端木灵秀则是把体内的灵气都输送给我而疲惫,所以我们也没说几句就去休息,实际上现在我的体质已经不需要去靠睡眠休息,只需要打坐调息就好。

    我就这么端坐着,运转着天碑秘诀,我初入天阶,自然是要慢慢的体会这天阶与地阶的不同,可以说,这完全是两个世界,地阶只能在运功的时候有些许的天地灵气汇入,而天阶,旦运功,我能感觉到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在张开对着天地灵气鲸吞,这还只是修炼,地阶的时候,我只能在攻击的时候有灵气浮现,而我现在则可以对天地灵气进行掌控,对自己体内的灵气也是可以控制。

    怪不得这个世界上的人都说,地阶只是登堂入室,而进入天阶,才算是真正的打开了大门。

    而我现在也慢慢的知道,龙族所谓的可以越级而战到底是什么情况,并非是天阶的龙族就可以有神阶那样的威力,我相信神阶对天地灵气的运用绝对要比我现在高的多,龙族可以战的资本就是肉身的强大,比如敖江敖海,他们在与四方城的城主战斗的时候,以人身不敌之时,可以化为龙形便可贴身肉搏,而贴身肉搏的龙族,天阶绝对不虚神阶的人族。

    想到这个,我忽然悲哀的发现,我竟然不会变为龙身,我是龙族的少主,身上流的是龙族的血液,但是我次龙身都没有变过,从头到尾我就是个人!也就是说,我根本就没有变身的技能,龙族的人也没有把这个办法传授给我。

    个龙族的少主,不会变成龙,这是不是个笑话?

    这个虽然让我哭笑不得,但是也不强求,敖江敖海他们变身是为了身体的强横,而我就算是不变为龙形,我的身体也是强横无比。

    换言之,就是进入了天阶,增长了实力,无形就增长了自信,只不过我还没有实战,不知道在面对那慕容九鼎的时候,我还会不会像以前那样不堪击。

    就在我调息的时候,个声音忽然在我耳边响起,他冷笑道:“你这样玩火**的个人,竟然还活着,真的是奇迹。”

    这个声音,是铁面人的声音,我问道:“何出此言?”

    “金火不容,你竟然鲸吞三十里内的灵气助涨那火行之力,这不是在推波助澜,也就是这棵道树滋养了你的身体,让你身体强横至此,不然的话就冲刚才的两行相争的威力,就足以让你爆体而亡步了你老子的后尘了!”铁面人道。

    “刚才那危急关头你不出来指导言不发,现在出来冷眼嘲讽,有意思吗?你知道我对修炼窍不通,现在已经拜你为师,有你这么当师傅的吗?”我道。

    “有你这样当徒弟的吗?”他反问道。

    我瞬间语塞,我跟这铁面人说话就斗嘴,这还真不是正常的师徒关系。

    “我没有出手帮你,方面是因为两者相斗,我感觉你能扛下来,若是你的身体连这个都受不了,那还说什么五行并修?另方面,你也有所收获,非但锤炼了自己的身体,还让这力量和你亲和,对你来说不是好事吗?”铁面人道。

    “你说的倒也是,既然我已经扛过来了,你现在出来干什么?就为了跟我说这个?”我问道。

    “不,既然当了你师傅,我总得多少教你些东西吧,问你个问题,你感觉是你应该臣服于你体内的力量,还是你身体的力量臣服于你为你服务?”他问道。

    这个问题下子把我问懵了,我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铁面人叹气道:“人阶的力量是属于自己的,所以人阶最弱,哪怕人阶修到极致,人的力量也无法与天地相争,而人进入了地阶,再到天阶神阶,他们便可感受天地之力,最后让天地之力凝结为自己的力量,可是这些人,虽然知道五行元素之力乃是天地之力,但是在可以吸收可以运用天地之力的时候,却缺少了对天地的敬畏。你是从地球上来的,你知道为什么地球上的修士,要比这里的武者强的多吗?”

    “就是因为,地球上的人修的是道,修道的同时是敬畏天地大道,要知道,神阶,哪怕是地仙之境,你虽然可以把天地之力据为己用,但是这力量是天地的,是天借给你的,所以地球上的人修的是道,而这个世界的人,缺少的就是对天地大道的敬畏,他们强大的时候,甚至认为自己凌驾于天地之间,所以他们只能是修武,所以这个世界的武者其实是落了下乘。”铁面人道。

    “你的意思是,我要尊重我体内的力量?”我问道,对于铁面人的话,我听的明白,也不算明白。

    “心存敬畏。”铁面人说道。

    我点了点头道:“我好像是懂了。”

    “我今天对你说的话,你好好的参悟,总有天你会明白的。”铁面人道。

    “为什么是我自己参悟,你就不能说的明白点?”我追问道。

    “道本身就是玄而又玄的东西,师傅传道,传的都是天地之道,能领悟多少变成自己的道,那就看徒弟自己了!”他说完就销声匿迹了。

    而我,则陷入了沉思之。

    是啊,我体内的力量,虽然是我自己的,但是也是天地的,就比如说这两颗果子,是他们臣服与我,还是我臣服他们?

    这似乎是个很难的问题。

    我摇了摇头,再次的伸手,金火两个火球出现在我的手掌。

    我把两个手掌凑近些。

    因为我想,融合这相克的元素之力!

    我知道,这注定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