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地仙

作品:《捞尸人

    金色果实已经成熟,这是好事,因为随着它的成熟,我终于不仅仅是**上的强横,在我挥动拳头之时,我的拳头之上带着层朦胧的金光,这个世界的武者修炼,修炼出的真气都有自己独有的特色,那就是五行之力的种,如果我是个普通人的话,那我此时修为的境界应该就是地阶巅峰,甚至随时都有可能突破天阶去。地阶的强者,身体可以感知天地五行之力,并且把五行之力的种化为自己独特的元气,自己的攻击,就可以用自己真气蕴含的五行之力。

    其实五行之力,这算是我们那个世界的说法,天元大陆真正关于五行之力的说法是元素之力,这个要更加的上口和方便。

    地阶武者可以用属于自己的元素之力,但是天阶强者,便可以用那天地间的元素之力,这是天阶与地阶最明显的差别,至于到了神阶,那便与元素相和,不仅天地间的元素之力可以随手掌控的更加纯熟,甚至是到了生生不息的境界。

    随着我跟端木灵秀对于这个世界武者的探讨加深,让我慢慢的了解了属于这个世界真正的武学体系,这个世界的武者,其实跟地球上的差别不大,如果真的要说差别的话,地球上武者就是练武之人,修士便是用法术之人,但是在这个世界没有武者和修士的差别,武者只要到达定的境界,便可以用到五行元素之力,如果说元素之力是法,武技是招式,那这个世界是两者的结合。

    此时金色果实的成熟,让我的招式可以带着元素之力,而且我的元素之力极为精纯,这棵小树被铁面人称之为道树,那这果实就是道果,乃是天地间最为精纯的金元素之力,经过天碑秘法和我金色血液的滋养,化为小树的生命之元,最后才凝结所致。

    天碑秘法乃是奇妙无比的上等法门,金色血液又是龙族的祖龙之血,这棵小树有是道树,端木灵秀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的意思我明白,此刻我的身上就好比上开了身的外挂,我像是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二代样,所有的东西都是最好的,换言之,这么好的条件,谁不羡慕?如果我不能修炼出番名堂出来,那才是暴殄天物了。

    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个,慕容九鼎他们才会那么着急的致我于死地。

    我跟端木灵秀最后说到了个最为重要的问题上,这个问题不得不再次的回到了林千临走前的那最后句话,我们商量了半天,哪怕是端木灵秀是开始就跟在天尊身边的人,他也想不到到底谁图谋我的道果。

    其实这话要是说的简单点,就是我的身体开了挂,但是这个挂是别人给我开的,这个挂不是无偿使用的,甚至很有可能就在我修炼圆满的时候,这个人就会把我所有的修炼果实拿去了,到头来我反倒是竹篮打水场空。

    这个问题,每次想到,我都感觉黯淡无光,铁面人说的没错,修炼至大圆满的我,那将是站在世界之巅的存在,那个时候可以取了我的道果的人,那将是什么力量?所以如果真的有人对我是那般图谋的话,那图谋的人定然是十分强大,强大到让人无法相抗。那可绝对不是慕容九鼎那么简单,极有可能是老子那般强大的上古天神。

    我提到这个,我笑道:“我甚至都不想继续修炼了,感觉修炼到头来给别人做了嫁衣,这是多么不划算?”

    端木灵秀道:“不用如此,且不说这只是我们的推测,就算这是真的,任何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既然那个绝顶的强者在你的身上有如此的图谋,那他断然就不会让你那么轻松的就死了,起码在你修炼至大圆满之前,他不会让你那么轻松的死了,更会为你保驾护航,这样来转念想想,其实这也是好事,有那样个人在你的身后,区区慕容九鼎,还何足挂齿?”

    “你说的倒也是,铁面人也对我说过这个事,他说若真的能修到了那大圆满,就算死了又有何惜?端木将军,你说若真的哪天我可以把五行元素之力全部修满在身上,那会是什么境界?”我道。

    端木灵秀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在这个世界上,武者的最高境界是地仙,我想若是五行元素之力大圆满之境界,那肯定不会是简单的地仙境界,那个境界,甚至都没有名字了。”

    “这世界上有地仙吗?”说到地仙我就问道,因为龙族天尊敖天策,也就是我的父亲,他似乎就是在冲击地仙境界的时候出的问题,这个问题是身体无法承受力量,有点像是武侠的走火入魔。

    “有,只有两人,那是在几万万年之前的事情了,只存在于传说之,那个时候,还没有四方城,那时候的人类,在这个世界是最弱小的存在,传说的两位地仙,个是蛮荒兽族石之轩,还有个,那便是北海妖族的不死妖王,在那个时候,天下的主角是那蛮荒兽族和北海妖族,他们两族连年征战,而人类只是在夹缝之苟且生存的种族。”端木灵秀道。

    “那这两位地仙呢?死了?”我问道。

    端木灵秀摇了摇头道:“地仙已经是不死之身,不破不灭,这两个人都是神秘的失踪的,有传说是他们二人准备比武争个第出来以结束两族的征战,败的那方要选择臣服,他们二人从地上打到海上,又打到天上,最后突破了天际,打到了苍穹之上,那战没有结果,因为他们二人后来都消失了,有人说他们是同归于尽了,也有人说他们打到了现在,打了几万年还没有分出胜负,他们二人,此时还在那九重天之上继续争斗。”

    “这怎么可能?”我道。

    “我也知道不可能,后来人类慢慢的崛起了,蛮荒兽族跟北海妖族慢慢的收缩没落,现在四方城的很多人类,都不承认石之轩和不死妖王的存在,认为这是兽族和妖族杜撰出来的人物,因为人类迄今为止,没有个人能修到那地仙之境!他们认为,地仙之境只是传说罢了!说兽族与妖族自欺欺人,其实自欺欺人的,何尝不是人族本身?”端木灵秀叹气道。

    端木灵秀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有了个非常大胆的猜测,这个猜测绝对不是凭空想象,而是结合了我这段时间慢慢了解的事情所总结出来的。

    “两个地仙失踪,之后这世界上便有了两个禁忌之地,这是不是有点奇怪?”我问端木灵秀道。

    “对。”端木灵秀点头道:“东海与冰冻之原,以前都是可以居住之地,传说这东海物产之丰富,要比那北海更加的富饶。这禁忌之地,也是在几万年之前,忽然就形成的。”

    “我想我知道林千在干什么了!”我站了起来激动的道。

    端木灵秀看着我问道:“嗯?”

    “两个消失的地仙,两个禁忌之地,东海下面神秘的龙头棺,以前人类的弱小,镇压在那金色龙头棺上的戮仙剑!这切如果串在起的话,似乎就有了个答案!”我道。

    “这个世界正如你所说,本来是兽族和妖族称霸的局面,那时候的人类可以说非常的凄惨,估计不管是兽族还是妖族都可以轻松的杀死人类,结果忽然有天,从外面来了个非常厉害的人类!这个人类之强,超脱了那两个地仙本身!”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