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君子之交

作品:《捞尸人

    那疯狂肆虐的天地灵气,经过天碑秘诀的运转化为血脉之力,再由我体内的小树转化为生命之能滋养我的身体,时之间,在这狂风雷电肆虐之下,我竟然感觉到全身无比的舒爽。我不由的看着那凌立在空对抗天雷的林千道:“天下第!谢了!”

    那林千哈哈大笑,此时,他徒手招出的水龙,竟然与那道万丈天雷同时的销声匿迹,这就表明,林千刚才之力,硬抗了那道天雷?

    “想不到这个林千,竟然已经强横至此,他已经突破神阶,到达了地仙之境?这怎么可能?地仙之境,只是传说,更为天地所不容!”端木灵秀惊道。

    就在这时候,那道天雷刚刚落下不见成效,那空的黑云开始汇聚,似乎又道比刚才还具有雷霆威势的天雷要朝着林千落下来!

    这时候,那天上乌云之力,让我有了种明显的感觉,那就是天微不可犯!

    可是这时候的林千,似乎是极为不耐烦的随手挥,道光柱朝着那朵乌云冲去,他冷哼道:“意思意思就算了,还来真的?!”

    他是在跟上天说话?

    我目瞪口呆,只见林千随手挥出的那道光柱冲入那黑云云层之,那巨大无比的黑云遮天蔽日,竟然被林千的这道光柱给击的疯狂的溃散,在溃散之,我似乎看到了尊金色的佛陀在天空之上划过道金光,朝着西方遁去!

    是西域佛教,佛陀!

    那黑云和雷电之力,不是上苍之怒,而是云层之,有西域的和尚在作祟,我心激起惊涛骇浪:“那西域的佛陀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可以掌控天雷?”

    但是不容我多想,那黑云溃散之后,天空之上恢复了平静和蔚蓝,而此时的林千依旧凌立空,不染丝尘埃,而他脚下的东海海水终于分裂成为两半,那海底的情况,也是被我们尽收眼底,东海之下片的荒芜,那黑色本身就是荒芜之色,此时更是给人种万里死寂之感。

    在林千开海水之下,有口硕大无比的金色龙头棺趟在海底,在龙头棺的四个角,有四条粗壮无比的铁链相连,那金色龙头棺,竟然是被铁链锁在这东海的海底,而在龙头棺之顶,那口戮仙剑就悬在金色龙头棺的棺材之顶。

    那不是普通的铁链,那铁链不仅粗壮,我更是看到在那铁链之上刻着铭,那铭我看不懂,此时我有点后悔催促胖子走了,如果他在,定能看懂这铭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这铭的样式,跟他的鬼画符看就是个路子!

    “东海成为四海,万里毫无生机,竟然是因为这口龙头棺,这棺材里到底是何人?为何有这么大的死气?”端木灵秀惊道。

    我此时也已经停止了修炼,因为此时整个天地之间,皆被那死气所侵占,那死气入体,非但不能转化为灵气,甚至我感觉有丝的黑气让我浑身不舒服,那黑色的气息,甚至能侵吞我体内的灵力,好在那黑色十分的细小,金色血液运转之下,就让它烟消云散。

    那林千也端是大胆,他竟然在此时,伸出手,就要去拉出那金色的龙头棺,那悬在龙头棺上的上古神兵,戮仙剑他好像是毫无兴趣般,我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只想知道那金色龙头棺里的人到底是谁!

    就在他的手要接触到那金色龙头棺之时,那悬在金色龙头棺之上的戮仙剑晃动,阵争鸣声响起,那戮仙剑上流转出那无华之光,这次,这无华之光却是非常的暴虐,充满了杀伐之气,那杀伐之气十分冷冽,几乎让我起了身的鸡皮疙瘩。

    “为何这次这戮仙剑如此的暴虐?难道剑灵已入了剑身,柄完好的戮仙剑,才是真正的展现威力之剑?!”我惊道。

    那林千冷笑道:“有意思,我早就感觉到这龙岛之上有股奇异的杀伐之气,原来真的是神兵有灵。”

    说完,这大胆的林千竟然伸出手,要去抓住降服那戮仙剑,那戮仙剑发出声冷哼,这声冷哼让我确定那铁面人已经入了剑体,因为这声音跟他的声音模样,冷哼之后,那长剑再次争鸣而出,道剑光,携着那强大无比的气息朝着林千冲来。

    那长剑瞬间的刺穿的林千的手掌,在林千身上划出道长长的伤痕!

    刚才可以硬憾那道天雷的林千,竟然被这戮仙剑剑给伤了!

    “愚蠢至极,区区地仙,竟然敢在这里造次!滚!”那铁面人的声音再次的响起,说的话还是异常的霸气,只是这次,我再也不敢怀疑他是在吹牛皮,因为他真的,剑就把那天下第的林千给伤了!

    那林千虽然被剑所伤,但是他竟然丝毫不怯的再次的对着那戮仙古剑出手,这次出手,声势浩大,在林千周围的东海之水,化为条水龙,像是那神话传说的部天龙般,对着古剑长啸而去。

    “找死!”那戮仙古剑挥舞,剑把把条水龙击溃,而那戮仙古剑,这次似乎不准备再手下留情,对着林千就横冲而来。

    林千抬手,道水墙竖在了身前,但是那把古剑却剑洞穿了那水墙,在戮仙古剑面前,林千这个天下第的防御也是如同豆腐般脆弱不堪。

    林千伸出手,以手硬憾那剑尖,那长剑则瞬间贯穿了他的手掌手臂,直刺他的胸膛!

    戮仙古剑起了杀机,要把这个挑衅他威严的林千剑斩杀!

    这时候的林千终于有所慌乱,他想要往后退,但是他的速度却不及古剑的速度,眼见着那剑尖已经顶住了他的胸膛,下刻就要把他整个人给洞穿,我实在是忍不住,对着天空叫道:“师傅!手下留情!”

    戮仙古剑去势暂缓,但是那速度实在是太快,只能剑尖稍微往外偏,那剑则偏离林千的胸膛而过。就算如此,那林千依旧是吐出口鲜血。

    那戮仙古剑拔出,对着林千冷哼道:“此间秘密,非你得可窥探,这次看在我乖徒儿的份上,我饶你条性命,若是有下次,定杀不饶!”

    说完,戮仙古剑飘落而下,那古剑依旧是保持在金色的龙头棺之上悬空,那裂开的东海海水重新合拢。

    水面之上波光粼粼,天空之上依旧蔚蓝通透。

    如果不是那林千负伤立与水面之上,我几乎都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切就是真的。

    端木灵秀此刻飞身而起,去把林千从那水面之上接了过来,此时的林千胸前片鲜红,依旧有伤口在往外冒着鲜血,他的脸也格外的苍白,但是他的脸上却还是挂着笑容,对我说道:“虽然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拜了那剑灵为师,但是还是多谢你的救命之恩了。”

    他说完,再次的吐出口鲜血,那长剑虽然是偏离的心脏,却也是贯穿了身体,而且他开始断海,扛雷,又与戮仙剑大战,虽然看似只是出手几次,但是这几次却都是声势浩大异常耗费精力,他走了几步,脚步都颇为轻浮,显然是精气已空。

    我站了起来,扶着他坐了下来,我抹手心,道金色的血液流出,我对他道:“我的金色血液,自有奇异的功效,乃是疗伤圣品。”

    他笑着点了点头道:“虽然不想欠你人情,欠你的人情以后会很麻烦,但是我此时好像没力气说拒绝。”

    我没好气的看了他眼道:“你放心,我没那么虚情假意,血我多的是,不算你的人情。”

    说完我把血液捂在了他的伤口之上,他明显的感觉到了我血脉的强横之力,立马闭上了眼睛开始调息,我撕开了他的衣服,看到那伤口非常恐怖,皮肉外翻,那伤口处不停的流出黑色的脓血,闻起来腥臭无比,这伤口绝非寻常的伤口,可能这才是林千说无法拒绝我血液帮助的原因。

    若是寻常的伤口,天下第的林千,会需要我来帮助?

    金色血液的功效非凡,饶是如此,依旧是排了半天的脓血那伤口才缓缓的愈合,林千缓缓的睁开了眼,他看了看那愈合的伤口,道:“果然是名不虚传,救命之恩算个,如今这血液帮助也算个,我林千欠你两个人情。”

    “不用。”我摇头道,我救他不是因为他是天下第,他虽然在之前没有明确的帮我,但是暗的偏向我却能感觉到,我就道:“就当我还你两次的救命之恩了。”

    “真不用?幽若那丫头乃是小孩子脾气,你人很聪明,应该知道我林千的人情代表了什么。你现在最需要的也是这个,不是吗?”他眨着眼问我道。

    “不用,有些事情,还需要自己来做。”我道。

    “这样也好,我还真怕你答应了,若真的是欠你两个人情,那我以后就有得忙了,既然人情你不要,那我林千就交你这个朋友吧。”他笑道。

    “君子之交。”我点头道。

    如果林千是个普通人,其实在有些时候我跟他也是颇对脾气,交他这个朋友也是未尝不可,主要是他是天下第,正是因为我此时需要这样的朋友,我才心里颇有芥蒂,我不想让他认为我救他是别有所图。

    “你这个人,很有意思。”他笑道。

    “你也是,你到底想干什么?别对我说你真的就想看看那东海海底到底有什么东西,也别告诉我你感觉不到那上古神兵的绝代战力。明明知道自己不敌,为何还要去挑衅,真的不怕死?”我看着他问道。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端木灵秀道:“敖天策当年去东海海底,是为了何事?”

    端木灵秀道:“举世无敌,便是寂寞。”

    “我也是啊,若是敖天策还活着,跟他打打倒是有意思,千百年来,这天下英才辈出,我唯独感觉敖天策可以战,结果那就那么死了,天下第的寂寞你们不懂啊。难逢对手,索然无味,不去挑战这些东西,哪里去找乐趣?我今日看了这东海,他日还要去那冰冻之原。”林千道。

    我张了张嘴,本来想说你这是在作死。

    但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来,个人,能登顶天下第,不就是路作死而来?

    登了天下第,则是要面对天下人的挑战,那岂不是也是在作死?

    “作为朋友,我好心提醒你句,你体内的古树,虽然是玄妙,但是却违背了这世间的法则,天下武夫修炼,天地灵气有五行之力,每个人感应不同,但是个武者,体内只可有种元素之力,譬如我,五行近水,所以在水反而战力大增,比如那慕容九鼎,五行偏金,他体内的真气乃是金元素之力,天下武夫修炼,无不是在这五行之,五行修到极致,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但是这天下之人,却没有人敢修多行元素之力,只因五行相生相克,修之则死。”

    “我曾与天机老人聊天,知道那敖天策乃是这天元大陆唯个五行尽修之人,他还并非是五行真的尽修,只选了那金木之力,因为功法的奇异和龙族身体的异常,再加上他的金色血液,双行之力让敖天策成为代天尊,但是这天下武夫,谁人有龙族身体的强横?龙族又有几个金色的血液?所以敖天策之路,乃是不可复制,就算如此,敖天策最后冲击地仙,也是双行冲突导致身体异变,成也双行,败也双行。”

    “敖天策是在你这里做了突破与改变,但是你要承受之凶险,比他还要巨大,哪怕你先强肉身,以肉身成圣,但是你却是要五行全修!真正意义的五行全修,这金色果实只是其,之后你要有木,水,火,土,四果要修。还是那句话,五行之力并存,那是天地法则,等于你要把天地法则装进你的身体,到那时候,这五行之力相生相克,哪怕你肉身成圣,也未必扛的住,指不定跟敖天策是样的下场。”林千口气对我说了这么多。

    他是真正的看穿了我的修行的人,他的话我更是相信,同时也让我有了个更加清晰的认识,如果不是他说,就连端木灵秀都不会知道,天尊当年到底是为何修炼出了问题。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我害怕有人故意在你的身体里做了个局,只等果子成熟了,便是为他人做了嫁衣。”林千看着我,神秘莫测的说道。

    他的这句话,才是真正的让我起了身的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