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上苍之怒

作品:《捞尸人

    其实林千到底是和谁交手才成为天下第的,这天下人谁也不知道,这就是天机老人的玄妙之处,哪怕他只是出手,就可以定他的武力值排行,如果按照地球上的规矩来说,天下第必须要与那天下第二比过,胜过了第二才有第说,端木灵秀跟我说过,天机榜迄今为止并未出错过,当年天尊也是忽然就冒出来枝独秀成了天机榜的第之列,当年的慕容九鼎极为不服前往龙岛挑战天尊,结果是惨败而归,这个惨败是天下人的说法,其实当时天尊对慕容九鼎已经手下留情,慕容九鼎怎么也算是这天下少有的资质卓绝之人,天尊不想他败的太惨影响了他的武道之心,谁知道就算如此,慕容九鼎之后也是性情大变。

    江山代代出天骄,天尊陨落之后,慕容九鼎终于如愿以偿的居了第之位,正如当年天下的高手挑战天尊样,这天下的高手也有不少挑战慕容九鼎之人,结果自然是都败于慕容九鼎之手,那四方城开阳城居首,就是因为慕容九鼎在那些年天下第的原因。

    可能这就是天机老人的算计,他不需要比试就定谁是天下第,定了之后不服的人自然就会去挑战,这样让这个江湖变的更加富有趣味,每年的天下第都会是悬念而出,而不是人人都可料到。

    这次林千这个横空出世的人拿了这个天下第之名,全天下的人都在等着慕容九鼎不服第二前来挑战,虽然他们也都知道,既然是天机老人的天机榜那便不会有错,可是谁不愿意看到江湖过招呢?慕容九鼎与林千若真的打场,那就是整个天下半年乃是年的谈资,结果谁也没有想到,慕容九鼎非但是没有来挑战,甚至还几次三番的给林千了面子。这时候天下人才知道,当年与天尊战之后,这慕容九鼎就注定当不了这天下第了。

    哪怕天尊陨落后他当了,他其实也不是了,因为他已经没有那个争第的心了,就算是有,也并非是按照江湖规矩来,按照世人的猜测,慕容九鼎要是哪天重回了那天下第,那林千估计要如同天尊样莫名的陨落。

    慕容九鼎的方式,多数人不齿,但是不齿又能如何?敢去开阳城叫板的人,这天下也是少有。

    正因为慕容九鼎的怯战,导致这天下第的林千的水到底有多深没人知道,天下第二都没说话,其他人自然也不好挑战,在这林千指断东海的时候,站在我身边的端木灵秀说道:“以前我以为这林千若是能胜慕容九鼎,二人也是丝毫之差,当日林千指断北海,看起来霸道异常,其实那慕容九鼎未尝不能做到,现在看来,这林千胜慕容九鼎的绝对不止星半点,起码今日敢指断东海,就说明这林千甚至能与昔日的天尊比肩。”

    “为什么这么说?”我问道。

    “东海之下,有盖世之凶,寻常的神阶都不敢落入东海,这世间敢进东海之探究竟的,昔日唯有天尊人,今日有了林千。天尊陨落之后,慕容九鼎居榜首这么多年,也未敢越东海半步。别的不说,从胸襟上,慕容九鼎辈子都胜不了天尊和林千这两人。”

    我点了点头,楞楞的看着那开裂的东海之水,慕容九鼎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可能有许多人不齿,但是放在地球上,这样的人实在是数不胜数,反而这样的人还会被认为是聪明人,所以对于他的人品我不置可否,我只知道,我总有天要杀了他,不是因为他人品如何,单单是因为血海深仇。

    这时候我大概能猜到,铁面人今日直断了联系,是因为他在忌惮林千,铁面人乃是诛仙四剑之戮剑的剑灵,他被困在龙岛之上,剑身则在东海,貌似是在镇压着什么东西,总之到底是怎么回事此时我脑是团浆糊,我只知道,那个说话浮夸跋扈的剑灵貌似对林千都非常的忌惮。

    那东海海面渐渐的开裂,林千这指的威力,竟然让整个东海,以龙岛为界,朝外开了道十里有余的裂缝,如同在水开了道大峡谷般。

    随着海水的开裂,本来蔚蓝的天开始迅速的变的乌云密布,转而更是黑云压城般的压抑,我明显的感觉到这是不祥之兆,黑云压城,电闪雷鸣如同雷公怒吼,这是上苍在示警。

    东海之下到底有什么东西,这样的见不得天日,竟然引的天来异香?

    下刻,忽然狂风死起,这狂风飞沙走砾,更是在东海之上卷起滔天的巨浪,那巨浪足有十几层楼那么高,似乎是携着上苍之怒,想要强行的填上那海水开裂的势头,不让那东海之的东西显现在世人的眼前!

    若是寻常人,不,哪怕是我此时已经有了林千之能,在遇到如此的景象的时候想必我也早已收手!上苍之意不可为,人就算再强,能强的过天道?

    此时林千人凌立在海面之上,那狂风吹的他衣襟飘飞,他的头发被吹的如同群魔乱舞,但是他的身形依旧是屹立不动,在他的周围,开始了电闪雷鸣,道道的闪电在林千的身旁炸裂,那场景几乎是如同世界末日般!

    “林千,你还不收手?!”我对着他叫道,此等的场景,那不是上苍之怒又是什么?我甚至感觉到周围的天地灵气都开始变的暴躁不安!

    林千依旧是那样战立,他没有回应我,过了许久,他似乎是在喃喃自语般的抬头看着天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此的见不得光?今日我林千就是要逆天而行,你奈我何?”

    说完,林千再出指。

    那因为狂风而被海浪渐渐填上的海水裂缝,因为林千的指再次的开裂,这次开裂的速度更是惊人!我已经看到那东海海面之上金光闪闪,那藏在这东海海面之下的秘密,就要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但是也就是在此时,天空之上,道震耳欲聋的天雷,这声天雷是天公怒吼,几乎与天雷同时,道紫色的巨大天雷,携着无尽的上苍之怒,对着林千的头就砸了下来!

    端木灵秀的脸色都变的惨白,他道:“林千若是不收手,这道天雷落下,就算是天尊在时,也定要陨落!”

    虽然刚才的林千没有回应我,但是我依旧是着急的叫道:“快收手!”

    林千依旧没有理我,他抬头看着那万丈的紫光天雷,他轻轻的起手,这次,那东海海水在他的指引之下,化成道万丈的巨大水龙,那水龙昂头而立,发出震天的吼,似乎要与那天公比高地!

    下刻,那万丈天雷砸上那水龙的巨大龙头。

    天空之上的爆裂,那能量的碰撞几乎让我睁不开眼。

    “这时候,正是你修炼的上好时机,天雷之力,不是你最好的滋补源泉?”林千边与天雷对抗边对我笑道,似乎在那万丈天雷之下的他依旧是淡定而从容。

    其实不用他说,我自己都能感觉到此刻体内小树的躁动,它很兴奋!只不过我认为这时候修炼有点不好意思,此刻林千既然都如此说了,我立马端坐在地上,此时我已经有地阶修为,天碑秘诀流转,我全身的毛孔睁开,我的整个身体,都在吸收着四周疯狂而肆虐的灵力。

    这时候天地间的灵气,早已浓郁的化不开了。

    就脸端木灵秀都不想放过这样的机会,也开始端坐养气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