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底牌

作品:《捞尸人

    以前我不理解大哥那记贴山靠的精髓,随着力量的大增,我渐渐的明白,这看似是简单的贴靠,实则是非常的玄妙,地球上的寻常人不可能接触到修炼的典籍,他们修的最多的就是自身的力道,而因为他们力道的有限,所以很多时候都会用巧妙的招式把自己全身的力气发挥到最大的极致,而我此时用铁面人的说法,最为强横的是我的肉身之力,我这年多的闭关修炼并没有给我带来修为上的提升,但是我的身体已经被体内小树的精华给洗礼,在看到慕容檀竟然敢以肉身来对我的时候,我心有的只是惊喜。

    他是想以天阶之境对我进行碾压,殊不知他对抗的,其实是我最强横的地方!

    这点,不仅他不知道,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清楚。

    慕容檀对着我冲来,而我也在加速,对着他冲去,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的,我们两个已经发接近,在这时候,我身子微微侧,把全身的力气全部都集在我的肩膀上。

    而且真的到近身了的时候,我却发现我没有丝毫的慌乱,而是非常的清醒,我几乎可以看到那慕容檀拳头上的肌肤理。

    “去死!”他对我大吼声。

    就在这刻,我伸出了手,抓住了他的手腕,他拳头上的力度很强,是真的很强,但是我这下,要的是借力,所以他越强越好,我顺着他拳头的力道把他的身体往前拉。

    我左脚往前跨。

    这时候,我们两个的脸几乎贴在起,我看到他的脸上在被我抓到手腕的那刻的慌乱,他想要抽回手去,但是他的手腕却在我的手上动弹不得,这就让他意识到了,论起力道,我要强于他!

    “你将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杀的第个人。”我轻轻的在他的耳边说道。

    下刻,我的肩膀上,凝聚了我全身的血脉之力,对着他的胸膛就撞了过去。

    这并不是慢动作,而是在瞬间发生的。

    慕容檀的双目圆瞪,他浑身的金光在那刻涣散,而他整个人,如同是个离弦之箭样的倒飞了出去。

    我看到他的胸膛深深的塌陷了进去。

    这够吗?不够!

    我要的是杀人!只有杀了人,他们才会害怕!而且我现在已经摸清楚了这个世界的规矩,我今日不杀他,这个慕容檀将会如同只跗骨之蛆样的与我不死不休!

    我点了点脚,整个人飞起,我追上了那倒飞的慕容檀。

    再次的,我拳头砸在了他剩下的半边脸上。

    就在我还要再补上拳,彻底的打碎他的脑袋的时候,忽然听到我身后有人叫道:“少主!小心!”

    我回头看,道金色的气浪,对着我就冲了过来,这股气浪,让我在这瞬间毛骨悚然,这是我开始接触到铁面人会有的感觉!

    这是杀意,而且是来自这天下第二的慕容九鼎的击!

    我回头看到的时候,已经避无可避。

    我只能强行的把双手交叉护在胸前,但是这道气浪席卷过来的时候,还是瞬间把我整个人都给击飞!

    真的承受了,才知道神阶的强者有多么的可怕,这简单的击,让我胸口,乃至全身的骨头寸寸的断裂,我甚至能听到自己全身骨碎的声音,与此同时,口金色的血液狂喷而出。

    当我整个人落在地上的时候,我已经无法睁开眼,我挣扎了下,发现我的全身,只有手指头能动,其他的地方,全部都是片僵硬。

    “少主!”我听到龙族叫我的声音,我模模糊糊之间,感觉到了他们发疯了样的扑向慕容九鼎。

    我似乎听到了敖江声嘶力竭的声音叫道:“慕容九鼎,你好歹也算是成名已久的高手,以天阶欺负我们少主人阶,你不感觉羞愧吗?”

    我想对敖江说,对于慕容九鼎来说,这没有什么羞愧的。其实我自己也知道,我今日的表现,无疑是把双刃剑,我表现的强势是可以给龙族信心,给我自己信心,震慑部分人,但是这无疑是更让慕容九鼎坚定杀我之心,之所以还这么做,也是我深思熟虑过的结果。

    因为我同样知道,不管是表现不表现出来,只要我身上流的是天尊之血,慕容九鼎就绝对要杀了我!

    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不会等我成长起来公平战,他只会把我扼杀在萌芽之。

    ——我体内的金色血液在沸腾,它们在沸腾的同时滋生出来无尽的生命之力,快速的修复着我的身体,以我现在的修复能力,换做是铁面人开始打我的伤,断上几根肋骨会很快的修复,但是这次是慕容九鼎的击,这击是真的为杀我而来,伤的实在是太重,所以哪怕修复的速度很快,我依旧是无法动弹。

    但是我的神智,开始慢慢的恢复清醒。

    我听到了龙族那些地阶的青龙因为我被攻击而疯狂的进攻慕容九鼎,结果被慕容九鼎用拳头个个的打碎头颅的声音,我听到了敖江敖海化为龙形那巨龙咆哮之音,我听到了端木灵秀方天画戟划过空气的呼呼风声。

    “龙族之人,都退!不要做无畏的牺牲!”我大叫了声。

    “他竟然没死?!天啊!他到底是什么怪物?可以击把慕容檀打死!慕容城主的击,神阶强者的击,他竟然可以不死?!”

    “他绝对不是人阶,但是也绝对不可能是神阶!那他到底是什么修为?!”

    我听到了他们的议论声,我知道,不管今日的结果如何,这个消息传出去,这天下必将震惊,天尊之子,以人阶杀天阶,硬抗神阶强者的击而不死?

    “大哥,胖子,你们在听到我的这个消息之后,会不会为我骄傲?如果我今天真的死了,你们定别想着为我报仇,虽然我也很想你们能杀了这个狗日的!”我默念道。

    “你这小子还真的出乎我的意料,但是我告诉你,今日龙岛将从天下除名!我知道你看不起我慕容九鼎,这天下人看不起我慕容九鼎又如何?谁又敢反我?”那慕容九鼎道。

    龙族的众人在知道我没死之后,更是听到了我的号令纷纷撤退,但是慕容九鼎似乎并不想放过他们,几乎是与此同时,我听到了战鼓之声,我听到了刚才被鸣金收兵的年轻人再次的冲出来围攻龙族众人的声音。

    可是此时的我,就算是回归了巅峰,也改变不了战局了。

    “老头,你可以听到吗?我可以拜你为师,但是你得帮我。我不想他们死。”我心里默念道。

    这是我最后张底牌,也是唯张底牌!我赌就赌在那禁地之的铁面人可以听到我说话,赌他会选择在这时候帮我!

    “早这样不就完了?还用受这样的鸟罪?我说你是不是傻!”那老头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别废话,快帮忙!”我道。

    “你先叫声师傅来听听!”他道。

    “你快帮忙,我既然答应了你,就绝不反悔!大丈夫言既出驷马难追!”我道。

    “你说了这么多字,就不能说师傅俩字吗?啊?!”老头道。

    “师傅!救他们!”我道。

    “乖徒儿,这师傅叫的,再叫声?”他道。

    “爱救不救,老子不认了!”我道。

    “哎呦,不是大丈夫言既出驷马难追吗?好了,老夫不逗你了,不过老夫好像是帮不了你啊,我被老子那个老匹夫困在了这里出不去啊!要是老夫能出去,就这帮小兔崽子?我巴掌能把他们都给呼死!”铁面人道。

    “我操你大爷!你真的不帮忙?”我道。

    “为师真的出不去,不过嘛,虽然我出不去,我可以借你样东西用用,但是前提是你得先复原,你现在的情况,提不起那柄绝世神兵。”他道。

    “你再废话连篇,信不信我再见到老子定求他再关你百万年!”我道。

    “闭上眼睛,默念法决调戏,这时候单靠你的血脉之力不够,那棵树已经得了你这么多的好处,是时候出力了。”铁面人道。

    我马上不再跟他交谈,我心急如焚,他却是废话连篇的,我闭上了眼睛,天碑秘法在我心快速的默念,而就在这时候,那棵在我丹田之内的树还是摇晃,在摇晃的同时,道道白色的光芒扫出,那光芒扫射在我的身体之上,我只感觉全身片的清凉!

    这是小树的精华,乃是吸收了我无数血脉凝结出的精华,它修复我身体的速度远非是血脉之力可比,我刚才能感觉到身体内骨头的断裂肌肉的损伤,现在我却能听到它们愈合的噼啪之响。

    等天碑秘诀在我的身体里调息了个周天之后,我发现我已经可以站起来了,并且浑身的力气也在此时恢复!

    这时候我顾不上惊喜,但是我却不能站起来,旦我站起来,迎接我的将是慕容九鼎他们更为强横的击,我道:“我不想再跟你说什么废话,现在我好了,你说的那什么东西快拿出来,你最好别玩我,不然我不介意欺师灭祖!”

    “小子,口气还不小,再这么跟为师说话,信不信巴掌拍死你?那东西马上就给你,但是只能出来片刻,那是老夫的本体,虽然没了老夫这个剑灵,但是对付他们是足够了。”铁面人道。

    就在他的这句话刚落音,在我的身后东海的海面上,忽然卷起了个巨大的漩涡,这个漩涡是如此的可怖,仿佛是个史前巨兽要冲出来般。

    战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东海海面上的异变而吸引,毕竟东海作为禁忌之海,在这个天元大陆上,因为海底的世界神秘莫测,甚至比那冰冻之原还要神秘!

    而且天元大陆自古就有传说,传说这东海之所以会成为禁忌之海,是因为海面之下有上古的神兵!

    “好强大的气息,难道神兵出世了?!”帝天目光灼灼的看着海面的漩涡道。

    “天都要助我慕容九鼎!”那慕容九鼎也是哈哈大笑道。

    而下刻,那漩涡之,有把造型古朴的古剑横冲而出!

    “还真的是上古神兵!传说是真的,东海之下有上古神兵!”所有人都惊叫道。

    那西门无双舍弃了跟敖海的对抗,直接对着那把古剑冲去。

    帝天和慕容九鼎自然是不逞多让,上古神兵,这么强大的气息,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有绝对的吸引力。

    但是他们的身影,都在空骤然的停住。

    我看了过去,发现在他们的身前,竟然停了个人,这个人,正是林千。

    天下第林千。

    他也来了,是为了这把上古神兵而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