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他到底是什么境界?

作品:《捞尸人

    这剑去,没有南宫离当时剑欲斩仙佛的霸气,只有道长长的剑气出,这道剑气看起来更是稀疏而平常,那慕容檀看着我,竟然丝毫都不躲避我的这招,或许在天阶强者慕容檀的眼,天阶对人阶,这就好比是大人打小孩般,你见过哪个成年男子把个三岁小孩的奋力击看在眼里的?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这招到底能打出多大的威力,但是我知道这是我迄今为止能出的最强击。

    那剑气并不算快,但是到慕容檀面前也是瞬间之事,那慕容檀非但不躲,反而是要用身子来撞碎我的这道剑气。

    就在这道剑气已经到了慕容檀面前的时候,那与敖江敖海缠斗的慕容九鼎对着下面大叫了声:“檀儿小心!”

    慕容檀被这句话吓了跳,看他的样子,他自己依旧没有感觉出来这道剑气到底有什么可怖之处,但是毕竟是自家家主的提醒,但是他这时候想要应对已经来不及了,不过这慕容檀怎么也算是慕容家族算的上号的高手,迎敌经验极其丰富,在这千钧发之际,他竟然抬起了手,虽然匆忙,却是避免了这道我命名为横出三千里的剑气直击面门!

    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之,这道剑气切断了慕容檀的胳膊,继续对着他的面门而去,慕容檀大惊,匆忙的扭头,想要躲避这道切开了他的胳膊的剑气,就算如此,这道剑气还是削掉了慕容檀的半边脸。

    几乎就在这瞬之间,慕容檀断掉了右臂,他的右脸更是被削掉了大半,可以看到脸上的带着血色的白骨,看起来非常的狰狞可怖!

    “什么?这小子人阶修为,怎么可能伤了慕容檀?”

    “难道他隐藏了修为?”

    “不可能,我等都是天阶,他若是想让我们看不出深浅,只能比我们境界要高,他不可能到达那神阶之境,天尊当年不过神阶!若是神阶的龙族,那将还是这天下的至尊强者!”

    “但是他若真的是人阶,你相信以人阶之力,可以伤慕容檀?不说慕容檀的功力如何,就是他身上的这个金甲,人阶之力也无法贯穿!”

    那边跟龙族缠斗之人都是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呆了,此时的他们都看不透我到底是什么境界之人,正是因为看不透,所以才会猜测,猜测就会迟疑,而战场上,这样的迟疑无疑是会要了他们的命!本来处于下风的龙族之众方面是受我这击就伤了慕容檀的鼓舞,另方面是抓住了他们迟疑的机会,马上开启了反攻。

    龙族之强横,乃是强大的体魄,虽然按照铁面人的说法,现在的龙族早已不复远古青龙之力,但是却也是极其的强横,再加上此时不死不休的局面,趁着这个机会,条巨大的青龙个龙爪就抓碎了个年轻人的脑壳,看那个人身上天蓝色的战甲,应该是扶摇城的人,而另条青龙则用身躯盘住了个穿着银色战甲的年人,以强大的身体之能,活生生的把这个年人卷的七窍流血!

    战场上的形势,在这瞬间逆转。

    我举起了秋水无痕剑,对龙族众人道:“我龙族,今日与这四方城,死战!”

    “死战!”龙族众人士气大增。

    因为龙族那暴涨的气势还有我的深浅不知,在战场之外,竟然响起了鸣金之声,那些这三大家族的年青代本身就不想恋战,这鸣金声起,立马往战场之外撤退。

    “这小子十分古怪,你们先避战,等我们杀了这三人,再来处理他。”慕容九鼎道。

    但是慕容九鼎这句话刚说完,刚才愣在了当场的慕容檀却发出声狂叫,他那张狰狞可怖的脸上只剩下了只眼睛,他怪叫着对我冲来,边冲边叫道:“小子,你竟然敢辱我,我说了,今日乃是你的死期!”

    “檀儿,住手!”慕容九鼎道。

    慕容九鼎算不上个光明磊落的人,在有些时候甚至有些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现在虽然是天下第二,天下人或许会佩服这慕容九鼎的武力,但是却无人佩服他的武德,不过人各有志,慕容九鼎做人的原则就是最后活下来的人才是胜者,这点不置可否,但是有点,这个慕容九鼎是个护犊子的人,不管是从那时候他人掩护二十万大军撤军还是现在让三大家族的年青代鸣金收兵,都证明了这点。

    “爷爷!此仇不报!我活着与死了有什么区别?我慕容檀,竟然被个人阶的蝼蚁给伤了?!”慕容檀叫道。

    其实天上,慕容九鼎,帝天,西门无双对上敖江敖海和端木灵秀很是轻松,毕竟是三个成名已久之人,但是他们想要快速拿下也没那么容易。

    “慕容城主,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你孙子去把那小子给杀了,我可不是故意要用激将法的意思,这天下的武夫,没有人谁能真的像你慕容城主样做到看淡胜败的,他今日被这小子所伤,虽然是大意轻敌,但是武道途,跌倒容易爬起来难,你今日不让他杀回来,恐怕日后道心不稳,也再难有精进了。”帝天这时候轻松的说道。

    慕容九鼎掌拍开端木灵秀的方天画戟,他看了看慕容檀,道:“檀儿,杀了他,但是你记住,胜败乃兵家常事,这小子就是人阶修为,但是他毕竟是那人之子,有些奇怪也算正常,他侥幸能胜你,也绝非是自己之力,你不用放在心上。”

    到这个时候了,慕容九鼎还怕我成为他这个孙子的心魔。

    而得了慕容九鼎的首肯,这慕容檀直接就对我冲来。

    刚才那剑有那样的威力,已经在我的意料之外,但是这剑,无疑是让我知道了我现在的战力究竟如何。特别是在击得手的情况下,更无形的增长了我的信心,看着那如同地狱而来面目狰狞的慕容檀,我扭了下脖子,道:“慕容檀,看来今日你我是不死不休之局了,既然如此,我便不让龙族他人插手,今日我就让你看看,你的天阶,在我的人阶面前不堪击!”

    “你果真是在找死,偷袭得手,还真以为你可与我战!”那慕容檀整个人横空而起,他的浑身上下,笼罩着层金黄色的光芒,他手没有武器,只有双拳,此时他整个人朝着我激射而来,就如同是个发着金光的炮弹样。

    “你不用武器吗?那我也便不用剑了。”我笑着看着慕容檀道。

    我此时就是要激怒他,只有激怒他了,我的胜算才更大!而知道今日杀了慕容檀,他们才会更加怀疑我现在的境界!

    “这人为何如此的猖狂?难道他真的到了神阶不成?”

    “不用剑?我看他是在找死,那把剑是剑仙南宫离的秋水无痕,刚才那剑能伤了慕容檀,断然不是因为他,而是那把剑,相传绝世神兵会有灵魂,那秋水无痕跟在剑仙身边多年,恐怕是已经有了剑灵,所以才能伤了慕容檀,他现在弃剑是在找死!慕容家族的功法以进攻闻名,天阶强者的击,区区个人阶的武夫,定会被打成肉泥!”

    慕容檀还未曾靠近我,那边的人已经议论开了。

    “少主,这慕容檀已经天阶品,别托大!”敖江这时候也是对我叫道。

    我摆了摆手。

    闭上了眼睛。

    我身子微微侧,跨出脚。

    “大哥,这招,是你的那记贴身靠,你能看到吗?”我在心喃喃道。

    下刻,我也不躲,对着慕容檀的身子,横冲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