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叛徒

作品:《捞尸人

    地球上的道教对于仙界其实有个非常明确的概念,但是他们都说仙界为天庭,按照道教的说法,天庭位于三十六重天之的最高天位,最高处乃是弥罗宫。弥罗宫的最高处为凌霄宝殿,玉皇大帝昊天陛下在此殿统领诸天万神。这是道教的说法,寻常百姓对于仙界的看法无疑就是九天之上,所以当年我在被二龙驮金棺到达地球的时候,被刘伯温为首的仙人们认为天界来人。

    我来的这个世界,被他们认为是仙界,甚至我在来之前也是这么认为,但是现在看来,切都错了,这里并不是仙界,仅仅是天元大陆而已,地球上飞升的修士们到的世界,也绝非这里。

    所以弯背老六九幽之主还有我爷爷叶江南,他们开天门而到的那个世界,或许才应该是真正的仙界,也就是地球上的那些修士们飞升所在之地,现在我基本上已经确认,弯背老六他们并未来到这里,他们哪怕是地球上最强大的人了,但是在这件事上也是闹了个乌龙。

    我跟胖子大哥他们之所以能来到这里世界,完全是因为那二龙记得回来的路,所以把我们给拉到了这里来。

    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因为老子曾经来过这里,并且把地球上的修士形容的非常强大,甚至于这个天元大陆的人把地球上称之为仙界,认为那里都是遍地都是修为极其强大的仙人们。这甚至让我有了你在天桥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窗台看你的感觉。

    既然说起了这个话题,他们三个自然是也兴趣十足,就连句话都不说的敖海都来问我地球上是什么样子,我自然是实话实说,说我们的那个世界,虽然也有修士,但是似乎已经非常的没落,那里不是个以武为尊的世界,而是崇尚科技明,跟我起来的那个胖子,都已经算是我们那个世界顶尖的修士了。

    我说起这个,敖江敖海不禁是兴趣索然,我笑道:“你们不要小看那个世界的科技明,并不比这里弱上多少,我们那个世界的武器,可以摧毁个行星,那里的人虽然很少会上天遁地,可是却有飞机,宇宙飞船可以进入太空。”

    但是不管我怎么说,他们似乎都认为那只是奇技淫巧罢了。我也没有去争辩,毕竟这个世界的人信奉的是自身的实力,以武为尊。

    这顿饭吃完之后,我跟端木灵秀起走在这端木府邸的园林之,整个园林别致而优雅,端木灵秀作为青木城的城主,家却很少仆人,这让整个端木府邸变的甚至有些清冷,他跟敖江敖海不同,似乎对地球上很感兴趣,也没有瞧不起地球上的人注重科技并不注重修为之事,在我描述了原子弹氢弹的威力的时候,他甚至直言不讳的道:“哪怕是这个世界的神阶强者,也断然没有那样的实力。”

    无论如何,在我的内心深处,地球才算是我的故乡,得了端木灵秀对我故乡的肯定,我听了自然心情不错,过了许久我问道:“你跟敖江敖海之间有间隙?”

    端木灵秀摇了摇头道:“没有。”

    “那?”我问道。

    “当年天尊修行出错导致修为大损,这乃是龙族的绝密,除了我跟蚩尤之外,只有龙族的六大长老知悉。六大长老当年战之陨落三人,剩下了三人之,大长老敖广拼尽身生命之元化为龙岛结界,现在生死未卜。”端木灵秀哪怕是说这话的时候,依旧是声音很小波澜不惊,但是他的话无疑在我心里激起了惊涛骇浪。

    “你的意思是?”我问道。

    端木灵秀点了点头道:“我不知道谁才是叛徒,更不能肯定当年叛变之人就在这二人当,但是我绝不能让你人回到龙族,现在的龙族,也并非是以往的龙族了。”

    我点了点头,这才知道端木灵秀的良苦用心,此事若是换我自然也会如此想,天尊身体出现问题这是绝密,那叛徒自然是在这人之,当年的蚩尤已经去往了地球,那就在剩余的七人之,现在如此的情况,端木灵秀怀疑在这兄弟俩之也是理所应当。

    “但是您又必须回到龙族去,龙族族人在期盼您的回归,只有您的回来,才能让龙族重拾信心,而且只有到了那里,您才能修行适合您的天碑法术。”端木灵秀说道。

    “天碑法术?”我问道。

    “当年骑牛的老者,在东方龙岛发现了座天碑,因此才让天尊带着龙族从蛮荒迁徙,迁到了当时人迹罕至的龙岛,那时候的龙岛只是座荒岛,正是有了天碑秘法,天尊才能举成为这世间的至强者,这也是我怀疑他们的原因,因为那天碑秘法,只有天尊人修行,而其他的长老都没有资格见到那天碑,当时族其实有诸多怨言,说天尊太过自私,其实天尊说过,那天碑秘法唯有金色血液的才能修行。其他的龙族之人,若是修炼非但无利,反而会伤及性命。但是天尊的话,也有人不信。”端木灵秀道。

    “所以当年有人出卖天尊,是为了这天碑秘法?”我瞬间就想明白了其的关窍。

    端木灵秀点头道:“这只是推测。”

    这个端木灵秀是个非常谨慎的人,这从他的话就可以看的出来,明明是很明显的事情,他却不把话说死,仅仅是怀疑而已,不过我心对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是有了个大概的认识。

    这时候,我把脖子之的吊坠拿了出来,递给了端木灵秀道:“你看这是什么?”

    饶是沉稳如同端木灵秀,在看到这个吊坠舍利里面的人影的时候,也是瞬间的血泪纵横,他摩挲着这个吊坠道:“蚩尤。”

    他的轻声温柔,如同是在呼唤他的战友。

    我猜到了端木灵秀会有这样的反应,当年的端木灵秀与蚩尤,乃是天尊最信任的二人,哪怕当年的端木灵秀只是个天阶武者,还并非龙族,天尊依旧是委以上将之名,要知道,龙族除了六大长老之外,只有两个将军,个是蚩尤,个就是端木灵秀,看那敖江对端木灵秀的态度,甚至在龙族的地位当,这两个上将比长老的地位还要高。

    “他去了那个世界,就要遵循我们那个世界的法则,导致他的身体也出现了问题,为了对付追杀我到那个世界的人,他变成了这个样子,但是他并没有死,早晚能够醒过来,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就曾经醒过次,那是在凤鸣城下的个镇子,他让我寻到了批龙马。”我道。

    端木灵秀点了点头,他小心翼翼的把这个吊坠交到了我的手里,他道:“蚩尤,是整个龙族,除了天尊之外,唯有机会跨入神阶之人,这还是在没有天碑秘法之下,天尊说过,若不是有那天碑秘法,他不及蚩尤。”

    我点了点头,就在这时候,有花季少女,看起来不过十七岁,在远处的走廊尽头,正眨巴着眼睛在看着我,被我们发现之后,她撒娇样的朝着端木灵秀跑了过来,跑到端木灵秀身边之后她挽住了端木灵秀的胳膊道:“爹爹,这就是天尊的孩子啊!”

    “不得无礼,这是少主。”端木灵秀皱眉道。

    这姑娘脸的古灵精怪,她对我吐了吐舌头道:“小女子端木幽若,见过少主了,看你年纪跟我差不多大,就不用行大礼了吧?”

    端木灵秀伸出手就要打她,我赶紧拦住笑道:“不用,小姑娘天真灿烂很可爱,她说的没错,我们年纪相仿,的确是不需见外。”

    端木灵秀脸尴尬而无奈的说道:“让少主见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