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一指断北海

作品:《捞尸人

    天机榜,新晋的天下第,天下未有人见过本尊。

    当然,说天下未有人见过本尊这点倒是不够恰当,因为天机榜的实力排行,需要出手次,只需要次,天机老人便可知道你的真实战力,就比如林千,他哪怕是出手杀个人阶武夫,那天机榜依旧可以知道他的实力,这便是天机老人的莫测之处。只要出手,那便知道你功力高低。

    所以说,林千的这个天下第,并非是他个个的打出来的,而是由天机老人钦点的天下第,纵然是如此,人的影树的名,在眼前的这个酒鬼自称是林千的时候,还是惹的十人的目光焦点再次的回到了他的身上。

    如果他是林千的话,那他刚才的话,就不算是莽撞,更不算是酒后生事,醉话也便变成了真话,这个新晋的天下第,是要给天下人立规矩了,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要彰显他天下第威风的时刻了。

    “你真的是林千,奇怪,为何感觉不到你身上的气机流转?”这时候,上官振华问道。

    “怎么?林千就得浑身上下无时无刻不散发着王之气告诉别人老子天下第你被惹我见我就跪着?那谁还敢真的和我对坐饮酒?若是没人陪我喝酒,那这日子有什么意思,这天下第不做也罢。你怀疑的是我是不是林千,我若是说是,你等下又要怀疑我这个天下第是浪得虚名,说不定我跟那天机老人有上层关系才走了后门得了这个称号,既然如此,那我便露上手。”酒鬼说道。

    说完,他伸出只手指指了指北海,轻声道:“开。”

    所有人同时扭头,看着那北海海面,这其自然是包括我,但是转头看去,海面上风平浪静的,甚至丝涟漪都不曾有,再回头的时候,酒鬼抱头大笑道:“你们这帮傻子还真的信啊,真的信我可以指开北海?”

    慕容九鼎满脸愠怒,若非此时的情况特殊,他估计就要巴掌拍死这个敢戏耍十个神阶高手的人了,结果这酒鬼也是大胆,他看着慕容九鼎道:“你想打我?你敢打我?”

    慕容九鼎往前步,手已经放在了双刀之上。

    “把手放下!”那酒鬼忽然瞪着眼,似乎非常的生气。

    这天下第二的高手,何曾受到如此的侮辱?在我看来,他的想法估计是:今日南宫离冷嘲热讽也是算了,被逼迫的退军也就算了,现在个喝醉酒的人也敢如此对我?真当老子的天下第二不值钱了?

    慕容九鼎提着刀柄,刀柄出三寸,未出窍。

    酒鬼眯起了眼。

    压下了慕容九鼎刀的人是帝天,个面白无须之人,扶摇城的城主,浑身上下的气质非常的妖娆,他摁住了慕容九鼎出刀的手,慕容九鼎皱眉看向帝天,帝天摇了摇头,指了指那北海海面。

    此时,北海距离青木城两万余里。

    从岸边到青木城的海水分割为两半。

    指开北海水两万余里,这就是天下第林千的手段?

    慕容九鼎面色苍白,刀归鞘,他对酒鬼抱了抱拳,没有说话,却是往后退了步,这步,有退步海阔天空之意,还有就是他认输。退步,你为第,我为第二。

    不是我要过度的猜疑他们的意思,而是这个世界的人,不仅是凭武力说话,有很多时候他们明明可以直说的东西,偏偏喜欢打机锋,我不得不去从他们看似无关紧要的话和微小的动作当猜测他们的意思。

    “这就对了嘛,好了,本身是想要给你们立个规矩的,但是规矩丢了,看来我这人还是不适合有规矩,本是天下散人嘛,今天的架也别打了,就当给我这个天下第个面子,实际上我知道你们也打不起来,就跟我们镇上的两帮人打架,各叫人马对垒,无非就是图个面子,到最后谁敢真打?”林千笑道,他这话说的非常可爱,瞬间让我想起了我在上学的时候小混混之间的战争了。

    刚才他说话没人理他,是因为没有人把他当回事。

    现在他说话,依旧是没有人理他,因为没有人知道他这个新晋的天下第林千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似乎让林千非常的不爽,他有点恼怒的说道:“都不说话,是嫌弃我喝醉了吗?不说话也不打架,那还不赶紧散了?!散了!大家都是高手,时间都很宝贵的你说对不对?”

    依旧是没有人说话。

    “就这么不把我这个天下第当高手对吗?”林千伸出了根手指,这动作像个酒鬼,又像是个孩子,似乎是在警告,你们再不走老子就要点人了啊!

    慕容九鼎再次的对林千抱了抱拳道:“后会无期。”

    说完,四方城的城主回到二十万大军之,带着大军离开,本身今日的局面就不适合打起来,若真的打起来,不管谁输谁赢都是两败俱伤的局面,更别说这个新晋的天下第林千来了,而且慕容九鼎这时候走,其实也是他最有面子的走法。

    慕容九鼎走后,那林千扭头看了看我们,摆了摆手道:“知道你们也有许多话要说,走吧走吧。”

    说完,他喝了口酒,那坛子已空,他随手把坛子摔的粉碎,继续摇晃的唱着那本是天下散人离去。

    他来了,他走了。

    但是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到了他的身上。

    在林千的身影消失了许久之后,那两条苍龙化成了两个苍老的老者落在了地上,与此同时,手持方天画戟的端木灵秀直接对着我单膝跪地道:“端木灵秀,见过少主!”

    那两个老者同样跪拜,他们二人老泪纵横的跪倒,以头伏地道:“敖江熬海参见少主。”

    白姑娘看着我,脸笑意,南宫离则大步离去,对着北海妖族众人道:“孩儿们,想我了没?”

    我时之间愣住了,不知道如何是好,这三个人,都是神阶强者,哪怕真的是我父亲当年的下属,也断然不能说对我跪拜啊!

    最后,我手足无措的道:“起来,都起来,你们折煞我了,这我如何承受的起?”

    我把这三人搀扶起来,这个叫敖江的老者道:“龙岛族人,已期待少主回归几百年了!”

    看的出他的激动,用句话来说,对于龙族来说,我现在可以说是全村人的希望了,但是此时他们对我希望越高我心里就越是空,来到这个世界开始我就知道我的使命有多么的重,但是我现在的能力,完全无法匹配我的肩膀上的担子,所以这三人的跪拜,让我压力瞬间剧增。

    不过无论如何,我自然是不会对他们表现出来,我要怎么说?难道我要对个在北海海滨之上为了我坚守青木城的端木灵秀说我不行,还是要对整个龙族残存之人,期盼我回来几百年的人说我并不能帮他们做什么?

    我咬了咬牙心道:“现在不行,不代表以后不行,从今天开始,抛却所有的私心杂念,就只有个念头,那就是变强。”

    那端木灵秀并没有太多的话,他被我搀扶起来之后就是悄悄的站在了我的身边,在我与龙族的这两位老者说了会话之后,端木灵秀轻声的说道:“青木城已经备上薄宴,迎少主归来。”

    这两位老者虽然是龙族,看年岁应该在龙族之也是辈分极高的长者,对上端木灵秀,他们也是非常的恭敬道:“端木将军,若是天尊在知道您为他做的,为少主做的,定然会十分欣慰。”

    端木灵秀摆了摆手道:“无需多言,这是我该做的。”

    端木灵秀这个人身材高大,十分的雄壮,手里拿着的方天画戟更让他整个人显的威武而雄壮,要知道,地球上的人只要看到这方天画戟第个想到的人就是三国第勇将吕布,问题是他这个人说话的声音很小,好在十分的低沉,这与他整个人的形象都有所不符。

    他邀请我们去青木城叙,此时我也十分想去,就点头道:“走吧,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我们四个在起身之后,那白姑娘却在身后依旧是笑着看着我,我回头道:“白姑娘,大恩不言谢,走吧。”

    白姑娘摇了摇头道:“我便不去了,小子,你老子所有的人情,今日保你次全都用了,接下来在这世界上,没有人会帮你,林千说的没错,大家都是高手,都这么忙,哪有心情天天盯着你?能走到哪步,走多远,接下来都看你的造化,你要记住,还有个女人在冰冻之原等着你去救她。”

    说完,白姑娘转身离去。

    这次,她是真的走了,我忽然心里非常不是滋味,也不知道下次再见到她会是什么时候。

    敖江说道:“这位姑娘到了龙岛,竟然以身强开龙岛的结界,这才带着我们来到了这里,但是她却不肯明说她的身份,如果不是她,龙岛与世隔绝,族人们还真的不知道少主回来的消息。”

    “嗯,这恩情我记下了。”我道。

    我们上了青木城,这个青木城,真的只是偏居在北海上的个岛上,相对于凤鸣城来说,青木城的确是太过寒酸了点,此时的青木城城墙斑驳,显然是被那二十万大军进攻过,我们上了战舰,此时南宫离被北海妖族之人如同众星捧月般的围在间,我对他挥了挥手,没有去打扰他跟他的族人久别重逢。

    到了青木城端木灵秀的府上,我们吃了顿非常丰盛的海鲜,北海之物产丰富,并非每种海产都可以修为妖,那就不被划分为妖族。光说这顿海鲜,要在地球上就价值不菲。

    在酒足饭饱之后,敖江道:“这个新晋的天下第并非表面表现的那么简单,他今日出现,说是没有规矩,其实却也是立下了规矩,无论如何对于我们来说,他都是偏袒了的,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身份,说来也怪,为何这天下忽然出现了两个高手,都是来历神秘?”

    “那林千暗立了规矩?”我道,刚才我还真的没仔细的听他说的话,主要是他说话有点太过不靠谱。

    敖江点了点头道:“指断北海,是要四方城与北海妖族包括青木城分而治之,分开,则是互不侵犯。想必四方城的人马回去,定然也能想出这林千的意思,也不敢再来犯青木城,再加上南宫离回来,北海妖族也不可小觑,青木城会更加的安全。”

    “少主去哪里,我便在哪里,正如我当年跟在天尊身边样。”端木灵秀轻声的道。

    您好,蒋运超[16723439],感谢支持正版,为方便下次,可在微信搜索关注“信你的邪”,最新最快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