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喝酒误事

作品:《捞尸人

    就在刚才,我的心几乎都到了嗓子眼,上万架连弩车齐齐发射,就算是南宫离已经重回了神阶依旧是扛不了多久,真的到了这样的时刻,我其实并不担心自己的伤亡,我只是为南宫离因我而死而不值得,我是有很多事情要做,更是有血海深仇要报,但是南宫离也依旧是需要去西域寻找他自己心爱的女人。

    他本不欠我,本可写意江湖如画,不该为我而死。

    所以我看到这四方来的援军,几乎是喜极而泣,我不是为自己劫后余生而高兴,高兴的是我终于可以不让南宫离抱憾而死。

    四方援军的数量并不算多,绝对不会有慕容九鼎的二十万大军多,军士的武力也不见的比慕容九鼎更强,但是我早就听南宫离说过,龙族有好几条老龙都是神阶修为,加上白姑娘,还有新晋天机榜入了神阶的端木灵秀,再加上重回神阶的南宫离,我们这边足足有五位神阶高手,哪怕并没有北海妖族妖众,没有端木灵秀的青木城兵众,单单这五位神阶强者面对他二十万的大军就绝对不虚,若是来个擒贼先擒王,那慕容九鼎若是先被联手击杀,那局面将更是面倒的局面。

    那两条苍龙从远方而来,龙龙头上立着那白衣飘飘的白姑娘,立在龙头之上的他,更显的仙气流转。白姑娘并未出手,但是那两条老龙在看到慕容九鼎之后,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们二人发出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就要朝着慕容九鼎瞬扑而下。

    端木灵秀战舰之上战鼓擂动。

    北海海面上,看到了南宫离的北海妖族人声沸腾。

    这时候的慕容九鼎,可以说是四面楚歌的境地,他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二十万大军即时开拔,竟然是要撤军而退,他撤军撤的未免也太多爽利了些,但是这样才复合慕容九鼎这个人的心性,正如他刚才对南宫离说的那句话,能够活下来的人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他绝对不允许自己陷入险地。

    “慕容九鼎,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这么多老朋友见个面,你个招呼都不打?”南宫离站了起来笑道。

    “我若要走,谁能拦我?想不到你们这些人,真的会为了个莫须有的天尊之子联手,莫不是你们还寄希望与那个骑牛之人?事到如今,我退去便是,但是今日我四方城子弟死上人,日后我便要你们十人偿命。”那慕容九鼎说道。

    说完,他大手挥,自然有将领领兵而退,而慕容九鼎这次竟然破天荒的硬气了回,给他四方城的二十万大军断后,不得不说,抛却慕容九鼎的心性不言,他的确算的上是个伟岸的男子,不同于我见过的上官振华,他身上没有丝毫的老态,此时身披金甲挂双刀的他,独自人站在二十万大军之后,更是有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绝伦气势。

    二十万大军退,他人立。

    人面对五位神阶高手,已然可以放出狠话说人命十人偿,我心道:“这个慕容九鼎虽然做事让人不耻,但是在对军士这方面真没得说,在这种情况下能做出这样的事,的确是有三军统帅的气度。”

    此时,北海妖族已经上岸,那提着方天画戟的端木灵秀已经脱离战舰渡海而来,白姑娘下了龙头飘然而立,天上还有两条苍龙龙目怒视。

    也就是在此时,忽然有三人飘然而至,站在了慕容九鼎的身边,其有人我见过,正是那凤鸣城城主上官振华,另外两个我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扶摇城的帝天,还有朝歌城的西门无双。这四位,就是当今天下最有权势的四人,四方城的四位城主。

    “我当今日你慕容九鼎改了性子,若是往日,早就灰溜溜的如同丧家之犬,恨不得天多生你两条腿,今日却忽然活的像个人样了,原来是狐朋狗友来了大堆。怎么,四大五,感觉自己胜券在握?”南宫离道,他似乎成了我们这边的发言人,实际上我们这边能说出这冷嘲热讽的话的,也就只有他了。

    天机榜,新晋的天下第,天下未有人见过本尊。

    但是他的那句林千可点都不搞笑。

    他的话说的搞笑。

    说完,他站起来抓耳挠腮,想了半天他拍了下自己的脑袋道:“你怎么就这么不灵光呢?林千啊林千,说了多少次不要喝酒,喝酒误事,你怎么就不听呢?多好的在这些人面前展现你天下第霸气的机会,就因为这几坛子酒给耽误了?”

    说完,他在怀里摸了半天,最后什么也没摸到,他挠挠头道:“我可是花了块灵石找人写的,怎么就找不到了呢?找不到了,想想我当时是怎么想的也行啊!”

    “不打是吧,既然决定了不打,那就坐下来谈嘛,天天打打杀杀的,你们不累吗?歇歇也好,这个东西是我没喝酒的时候写好的,你们看看,要是可以的话,以后就按照这个规矩了。”酒鬼说道。

    十人依旧没人说话。

    别人不说话,这个醉鬼可不饶谁,他指着我傻笑道:“你小子回来了?回来的刚好,要不是你,我想把这么多人叫在起还真的不容易,要知道他们各个地位超群,脾气还都臭的很,我个酒鬼,谁肯给我面子坐在起谈呢?好了,我最后问你们句,到底打还是不打?”

    所以这时候,任何人的句话,都可能是引发这场大战的导火索。

    他说的是醉话,但是这十人却没有个人理他,那二十万大军在其余的三城城主到的时候也停止了撤退,刚才他们是没看到希望,但是现在他们知道,如果真的动起手来,还是他们的胜算更大些。

    我不禁想道:他要是酒醒之后想到自己此时的壮举,会不会吓尿裤子?

    这个男子出现,便是让众人的目光都集了他,要知道,这是个神阶强者可是代表着人间的无上战力,竟然还有个醉鬼来给这十人当裁判?

    他摇摇晃晃的走到了我们这边,往间坐,睡眼惺忪的道:“打不打?我给你们当裁判,你们放心,绝对不偏袒谁不护着谁,理是理法是法。”

    唱来唱去,唯独就这句话而已。

    “好热闹啊。”就在这时候,个身布衣的男子走路摇三晃的走了过来,他人还在很远,那浓重的酒气就扑面而来,他左手提个酒坛,右手之上却是提着个巨大的酒壶,边走边唱道:“本是天下散人,奈何身在无形。”

    我点了点头,眼睛扫过对面的四人,他们四人也在扫着我,脸上没有丝毫的尴尬。

    “少主,记住这四个人的脸,当年就是这四个人,联合着西方的秃驴,杀了天尊。”这时候,盘旋于空的苍龙开口说道,这竟然是个垂暮老者的声音。

    他虽然说的只看热闹不动手,但是其的威胁却是非常的赤裸,所以转念之间,从刚才的二人对二十万,变成了现在的十人对垒,我丝毫不怀疑,如果这十人动起手来,这声势绝对不比几十万大军的大战差到哪里。

    “多谢前辈的那剑,今日之恩只好他日再报了,不过南宫前辈放心,我白剑飞只收钱办事,你们跟他们之间的恩怨我不管,我只杀人不救人,我来呢,只不过是看热闹罢了,啧啧,如此多的神阶大战,想想都是赏心悦目,这四人打你们五人,看起来是没胜算,不过拼的两败俱伤也好,那时候我便可以把那小子给杀了,毕竟这活我已经接了,总得做完。”白剑飞道。

    “还敢来吗?”南宫离道。

    他这话刚说完,那被南宫离剑而退的白剑飞落下,这个当今天下的杀手之王是对面最年轻的人,他的脸上带着股子邪魅的微笑,单看这个气度,甚至跟孙连城有点想象。

    您好,唉```无奈[17048321],感谢支持正版,为方便下次,可在微信搜索关注“信你的邪”,最新最快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