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一剑斩佛

作品:《捞尸人

    南宫离嘴巴上说的怕,但是行动上却并非如此,哪怕此时我们二人面对对面二十万大军加上个天下第二,他依旧是不紧不慢的走下城楼,看着对面的大军,南宫离这个老叫花子走到阵前道:“慕容九鼎,怎么说也是多年的老朋友了,见到我真的就不敢出来说句话?如今开阳城成了四方城之首,你又成了这天下第二了,架子就大了?”

    慕容九鼎并未露面,但是阵却是传出来个老人的冷哼之声。

    “我知道,你瞧不上我,不过你也知道我压根就没瞧的上你,正如你当年说我既然是北海妖族的妖王,就不应该到处打架去争个天下第,要我以妖族为重,同样的话,你总是拿出来说别人,但是到了你自己这里就完全变了样了,为了不做我的手下败将,你做出了什么令人不耻的事情我就不说了,当着这么多小辈的面儿我给你这个天下第二个面子,但是你对天尊做的事情天下人有目皆睹你想赖都赖不掉吧?当然成王败寇,但是错就是错,是非对错在人心,天尊的孩子回来了,你就不能给留条生路?青木城远在北海,我妖族都没说什么,你就这么容不下?灭了天尊,不还是出来个林千,你照样做不了你想要的天下第,要我说这就是命,得认。你说对不?”南宫离像是个话唠样的对那阵的慕容九鼎道。

    他的话,让整个列阵的士兵脸上都不太好看,毕竟两军对垒,不,应该是二十万大军对垒二人,个老叫花子上来把自己的主帅训斥了通,这放谁谁的脸上都不好看。

    这次阵的慕容九鼎,句话都没说,这就等于是默认了南宫离对他的数落。

    “不过这么多年没见,你的脾气倒是收敛了不少,要换做百年前你的脾气,恐怕早就提着你的两把杀猪刀朝我冲来了,对不?”南宫离道。

    那阵披着金甲的老者,腰胯的双刀,竟然被南宫离说成是杀猪刀,我看到不少军士已经是憋着笑,但是可能是碍于军纪严明,并不敢笑出声。

    “定不给我这个老朋友个面子对吗?”南宫离笑着坐在了沙滩上,现在已经没有了上官无畏的马车,他那临出门时候拿过来的匣子被他背在背上,他轻轻的取下来放在了腿上,南宫离抚摸着这个匣子,眼神温柔,像是抚摸恋人的脸庞样。

    “老伙计,这天下人很多人都记得我南宫离,还给了我个剑仙的称号,还有不少人说我剑仙南宫离是不用剑的,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今天你出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能记得你?记得你秋水无痕?”南宫离笑着拍着剑匣。

    接着,那剑匣之冲出道通天彻地的金光,那金光几乎是刺的人睁不开眼睛,接着把金黄色的宝剑凌空而起,宝剑周身碧波流转,看就是了不得的绝世神兵。宝剑争鸣之后,最后回到了南宫离的身前,似乎是在凝望自己的老主人。

    “我知道你想我了,我也想你啊。”南宫离如同魔怔样的对着这个宝剑说道。

    说来也奇怪,在南宫离说了这句话之后,这宝剑的黄光流转,竟然幻化出个女子的脸庞,乌黑如同瀑布般的头发,那明亮的双眸。

    南宫离说这把剑名曰秋水无痕,我忽然在想,秋水无痕这个名字,到底是在说剑,还是在说人?

    女子默默的走到了南宫离的身前,捧起了南宫离的脸,南宫离在这刻双眼泛泪,他看着这个女子道:“秋水,这么多年了,我不敢再动这把剑,生怕打开了你不在了,若是这天下没有了你李秋水,那我南宫离还活着干什么呢?”

    “说起来可能没人信,堂堂的剑仙南宫离,竟然害怕自己的剑,但是今日你在了,那我南宫离就还在。”

    女子点了点头,她碧波流转,对着南宫离笑了笑。

    南宫离站起来,他抓住了这把剑,看着这女子的身影涣散,但是南宫离此时整个人却异常的伟岸了起来,他往前走了两步,前面的二十万大军竟然齐齐的后退两步。

    南宫离举起剑。

    道天雷顺劈而下。

    这道天雷劈在那秋水无痕之上,让南宫离整个人都晃动三分。

    南宫离抬起头,他以剑指天道:“贼秃驴,就敢做这等下三滥的勾当吗?你若是龟缩在你所谓的西方极乐,我也会去杀你,今日你既然送上门来,就献祭三百年后秋水无痕再出江湖吧!”

    说完,南宫离剑而出,这剑汇聚成道巨大的龙卷,龙卷卷起北海海边那漫无边际的黄沙,成为个名副其实的龙卷旋风。

    这道旋风,瞬间的冲上那高耸的云层,眨眼间,那厚厚的云层烟消云散,在云层之,有个金身大佛双手合十慈眉善目,看起来幅悲天悯人之相!

    刚才袭击南宫离的这道天雷,就是这个金身大佛?!

    我看的几乎呆了,因为这个金身大佛,跟地球上的如来佛祖的法相真身几乎是模样!

    “滚!”南宫离怒吼声,他整个人飞起,刚才的龙卷只是击溃那云层,而南宫离平地而起之后,他举起秋水无痕过肩,化剑为刀。

    剑下去。

    有道气浪,仿佛可以劈开天地!

    这才是南宫离真正的实力,代天骄南宫离的最后剑!

    那金身大佛依旧是慈眉善目端坐,但是这剑劈下,直接把那金身大佛给劈为两半!那金身大佛化为道道的金光,朝着西方散去。

    那高耸在云层之的金身大佛,南宫离劈开他,只需要剑!

    二十万大军,寂静无声。

    南宫离提着剑,盯着那阵满身金甲腰胯双刀的慕容九鼎道:“天下第二,可敢战?!”

    阵无人做声。

    “慕容九鼎,可敢战?!”他再次提声。

    阵依旧无人敢去应答。

    “这天下的哪个天下第,不是以武以德而服天下,想你慕容九鼎初出江湖之时,也是天下无双,但是你知道你为何拿不了天下第吗?因为你太想赢却又输不起,哪怕是杀了所有的天下第,你都是废物,当年的你是敢去挑战天尊之人,天尊那巴掌饶了你的性命,是爱惜你这个天资卓绝的人才,却把当年的慕容九鼎杀了。当年天尊身体有恙,你拼劲全力未尝没有战之力,你若是真的拼了命了,哪怕是输了,你就等于是救活了你自己,可是你敢吗?”南宫离道。

    这句话,终于让那慕容九鼎从阵走出,无论南宫离怎么冷嘲热讽,他都是这四方城的统帅。

    他走出阵前,看着南宫离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懂,只有活着的人,才是天下第。”

    至此,慕容九鼎依旧没有拔刀。

    他挥了挥手。

    第阶梯的军士推开。

    在他的身后,是上万架连弩车。

    上官无畏说过,连弩车上面的弩,都是破法之弩,乃是对付顶尖高手最好的武器,虽然几万人磨死个神阶的强者不算什么难事,但是那毕竟是人命。

    而且,哪怕是神阶高手,也无法地方百架连弩车的连射。

    更别说此时此地,有上万架。

    连弩车瞬间齐发。

    时之间,整个天上,皆是手臂粗细的破甲弩。

    南宫离落在地上,秋水无痕被他插在地上,以的的周围,起了个剑阵。

    剑阵为盾。

    长弩为矛。

    瞬间,矛盾交错之声,不绝于耳。

    个时辰。

    两个时辰。

    三个时辰。

    南宫离已经全身是血。

    剑阵之外的慕容九鼎,依旧神态悠闲。

    我知道,南宫离或许扛不住了。

    “或许我没资格说话,但是我不得不说,我很少瞧不起人,你算是第个,是我打心眼里瞧不起的人。”我看着慕容九鼎道。

    “小子,说的不错,骂,继续骂!”南宫离哈哈大笑道。

    但是笑,他身上的裂缝就越多。

    慕容九鼎冷眼的看着我们,言不发。

    南宫离破口大骂道:“姓白的丫头,你还不来,等着给我们收尸吗?”

    下刻,东方有龙吟而来。

    海面之上,有无数海妖崩腾而出,有人身鱼尾的鲛人,有巨大无比的海龟,有爪的章鱼,有巨大的海兽。

    远方,还有批战舰自远方来。

    战舰之上,有老者,身布衣,手提方天画戟。

    战舰上有旗子,上书:端木。

    您好,蒋运超[16723439],感谢支持正版,为方便下次,可在微信搜索关注“若相识”,最新最快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