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真正的人剑合一

作品:《捞尸人

    “看到没有,这小子就是比你会说话的多。”南宫离大笑道。

    而我则是脸苦笑,从上官无畏的话我不难看出来,他已经不需要看南宫离的第三剑,这个上官家族武道途上的天才青年,竟然已经从这两剑之便看出了南宫离剑道的精髓?而我又看出了什么呢?第剑,我只看出剑出那漫山遍野的都是剑,这第二剑,我看出了声势更加浩大,剑气化为龙头如影随影,别说是剑道剑意,就是剑招我都没看出什么。

    “我是不是很差劲儿?其实我什么都没看出来。”我坦诚的对南宫离苦笑道。

    其实直以来,我心里都是骄傲的,哪怕是在地球上的时候,我感觉我是所有人算计的核心,说句不害臊的话,甚至有的时候都是有众星捧月的感觉,我直以为我在点上魂灯之后可以举成为天下第的人,但是真正的点上魂灯之后,大战始皇是我们众人协力,之后来到了仙界,我本身是弱小,但是我把这切都归根于两个世界不同的起点,毕竟我们的世界是科技为尊,并非是这里样是纯无力的社会,我认为假以时日我自然能够鸣惊人,但是跟上官无畏接触的这段时间以来,我是真的感觉到了差距,他其实也就三十多岁,已经跻身天阶品,个用枪的人,却可以看两剑悟出剑仙剑道的精髓,可是我呢?

    我忽然发现,除了这身的金色血液,除了天尊公子这个可以吸引仇恨的头衔之外我似乎什么都没有了,这让我如何去证明自己,如何报血海深仇?

    “你也不需要妄自菲薄,我说过,老夫的剑,百个人看,有百种领悟,其实这领悟并非是老夫要告诉他的,而是他从剑里找到自己想要的,这个上官无畏是很聪明,看了两剑就已经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他看到的无非是老夫这两剑,剑只要出就是冲着杀人去的,旦真的出剑,那便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这真的是老夫的剑道吗?绝对不是,这只是他上官无畏的道,他足够傲气,也有傲气的资本,他想要枪出天下惊,所以就看到了老夫剑往无前的道,你现在是看不出个所以然,但是等你真的看到自己需要的东西的时候,那便是你真正的登堂入室的那天。”南宫离道。

    说完,他伸出手,我看不清楚有什么地方竟然有剑朝着他飞来,我还以为这是白剑飞的第二剑,吓了跳,结果这把剑就结结实实的落在了他的手,他把剑递给了我道:“拿起剑。”

    “嗯?”我道。

    “你还未拿过剑,谈何用剑?”他道。

    我拿起了剑,他闭上了眼睛道:“来,你不用管剑道,对老夫刺出我的第剑。”

    我回忆着南宫离的第剑,他只是轻轻的把剑抛出,只有以念力控制剑柄,让整只剑都是疯狂的抖动,抖动的同时,让把剑出无数个剑影,每个剑影都可以是这把剑的位置。

    我知道我绝对是伤不了他,现在我要做的就是依样画葫芦,不去管那所谓的剑道,只是把剑往前刺去,在点上魂灯之后,我已经有了足够的力气,所以我扭动着剑柄,也有数道剑影浮现而出,我平举着剑,挽出道道的剑影,朝着南宫离刺去。

    在剑离南宫离三寸之余,我匆忙收剑,他这时候不躲,我生怕他的剑会真的刺向他。

    “继续!”他却在此时大喝了声。

    我被吓了跳,这把剑因为我的手抖竟然无法收回,继续往前刺去,在剑端几乎要贴上他的眼睛的时候,他伸出手指,夹住了剑端。

    他往前拉,长剑便立马从我的手脱手而出。

    他把剑丢给了我道:“来,第二剑。记住,你我不是在练剑,你的剑,是为杀我而出。”

    我举着剑,闭上了眼睛。

    “当年无数你龙族的人,皆被屠杀,你的父亲,以敌四,这四个人,都是天下数数二的高手,但是却围攻人,但是你的父亲依旧不落下风,在最后,个和尚偷袭了你的父亲,你的父亲,被四人用这把剑贯胸而死。在他临死之前,拼尽全力,把你送走。”南宫离道。

    在那瞬间,我的脑海里再次的出现了我在地球上屡次做梦梦到的人,他那直隐藏在混沌里的脸在这次我终于看的真切,甚至直沉睡着的他却在这时候睁开了眼!

    也就是在那瞬间,我浑身的金色血液沸腾,南宫离所描述的每个场景都变的那么活灵活现,无数的金龙被屠杀,我的父亲浴血奋战!

    我猛然的抛出了剑。

    我伸出手指,往前弹,两弹,三弹!

    我体内所有的力气都奔腾而出,似乎我所有的力气,都汇入了此剑之,我睁开眼,我看到这把剑被我这三弹而弹的粉碎,那粉末同样化为道金龙,朝前奔涌而出。

    南宫离的眼睛里放出两道异彩,他同样是以手相迎,他的手顶住了那道金色的龙头,但是他整个人开始往后滑去。

    三步。

    虽然只是三步,但是个人阶的我,竟然把南宫离打退三步!

    而我,明明只是用手指弹了三下,但是此时我浑身上下的力气却仿佛是被掏空了般,我大口的喘气,双腿都在明显的颤抖。

    “这就是你看出的东西,虽然不是用眼睛,但是谁说只能用眼睛看东西的?你的剑,便是你的全部,上官无畏要枪惊天下,而你的剑,就是你全部的身家性命,没有退路。惊天下是上官无畏的路,而你的路,就是死战到底。”南宫离道。

    南宫离虽然有时候说话干嘛的并不靠谱,但是他的话,却是能直击你的内心,我点了点头道:“前辈,我明白了,你直在说百人看剑有百人的领悟,其实个人的领悟,都在于个人的内心对吗?上官无畏要做天下第,所以他看出了往无前,而我要活下来,我有血海深仇,所以我看出来的,唯有死战到底,对吗?”

    “剑如人,人如剑。有些人废话连篇说真正的剑仙手有剑无剑没有区别,心有剑万物皆可为剑,说这些话的人都是半桶水的道行,真正的人剑合是你的剑就是你自己。所以老夫前半生想过收徒,但是却不知道如何教徒,这后半生想把这话给人听,但是听明白的又能有几人?”南宫离叹气道。

    说完,他道:“走,看看那所谓的天下第二!”

    我们二人平地而起,落在至北镇的城楼之上。

    在城楼之上俯瞰下面,北海波澜壮阔。

    北海之上,战舰林立。

    那洁白的沙滩上,密密麻麻的皆是人影。

    有金赤蓝绿四个方阵,这是四方城的四家兵力。

    大军二十万。

    其有老人身金甲,腰胯双刀。

    天下第二的慕容九鼎,二十万大军,就在我们眼前。

    只为杀我人。

    二十万对两人,足见我们二人的渺小。足见慕容九鼎对南宫离的重视,从当时客栈里的那个书生口我已经知道,神阶强者虽然是这个世界上实力最为强劲的武夫,但是个神阶强者是强,面对军队,也绝非可以人无敌,能杀万人,那两万人呢?三万呢?

    武夫力强,却终有竟时。

    哪怕是巅峰的南宫离,他或许可以从这二十万大军的包围之突围,但是人对上二十万,那也是必死之局,更何况现在的南宫离早已不是当年之巅峰。

    “怕不怕?”南宫离问我道。

    “怕。”我道。

    “怂包!”他笑道。

    “你呢?”我问道。

    “废话,你都怕,更别说我了。”他道。

    “怂包!”我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送了回去。??

    ,?蒋运超[16723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