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青龙一出天下醉

作品:《捞尸人

    老叫花子南宫离放走了那个目盲女的确是起了些成效,在我们接下来的路上畅通无阻,除了路上遇到了两股人数众多想着仗着人数的优势打劫我们番的蟊贼之外还真的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阻力,暗阁的杀手也不是不值钱的,用上官无畏的话来说,暗阁的杀手在加入暗阁之后都要经过很长时间的培养,毕竟境界的高低和武力的高低与杀人是两码事,比武或有胜负,但是暗阁要做的就是杀人,个修为高深的武者要成为个顶尖的杀手这也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所以他们也不会就轻易的做无畏的牺牲。

    人数众多是我们的优势,但是却无法发挥小黑的优势,所以我们从凤鸣城到达最临近北海的至北镇,用了足足的个月,真的到了这里的时候,路上并不轻松的气氛凝重到了极点,过了至北镇,再往北行进百余里就是北海妖族的领地,白剑飞如果要对我出手的话,定然是在这至北镇还有接下来的百余里进行,杀手总是独来独往的,在北海的边上,还有慕容九鼎包括四城的联军二十余万等着我们。

    而这个白剑飞,他不仅仅是天机榜上排在第七的高手,最重要的是他是杀手之王,杀手,只为杀人,而且无所不用其极。

    上官无畏在把我们送到至北镇的出口的时候说道:“送君千里终有别,送到这里不仅仅是爷爷交代过的事情,而且过了至北镇,前面就是四家的联军,未尝不会有人认出我来,所以身份使然。其实我个人来说,南宫前辈的三剑我才见过剑,断然是不想走的。”

    南宫离摆了摆手道:“要滚蛋赶紧滚蛋,你沾了这小子的光偷学了剑还不行,还想把老夫这点家底都给学走了去?你放心去吧,过不了几天江湖上就会有老夫的消息了。”

    上官无畏对我们抱了抱拳,老吕他们几个熟悉的军士走过来给了我个熊抱,最后他们挥手跟我们告别,等到他们的身影几乎已经看不到的时候,南宫离道:“别看了,早晚会见面的,不过可能下次见面,你们之间就是兵戎相见了,上官家的这个小子不是个凡人,以后真遇到了小心点。”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感觉到阵头皮发麻,只感觉后背似乎是有阵罡风吹过般,这感觉让我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瞬间就竖了起来,我猛然的回头,却发现南宫离已经伸出了手,他的手抓在把短剑的剑柄之上,而那透着蓝光的剑端,离我的后脑勺不过分毫。

    我在瞬间感觉到满身的冷汗,就在刚才,如果不是南宫离,我的脑袋绝对就已经被这柄短剑给洞穿了。

    南宫离回头看了看这至北城的城楼,只见城楼之上,有个穿着身黑衣的年轻人对我们笑着挥了挥手道:“早就听说南宫前辈有三剑,不巧的是我也有三剑,刚才那算是第剑,还有两剑,若是接下来的两剑杀不了这小子,看在南宫前辈的面子上,我白剑飞就坏次规矩。”

    南宫离冷笑了声,之后叫了声:“上官无畏!”

    他这声气十足,走的并不算远,可能是感觉到了刚才刺杀我那剑气机的上官无畏回头道:“在!”

    “临走之前,最后给你个送别礼,老夫的第二剑。”南宫离说道。

    说完,南宫离抛起那把短剑,手指在剑柄处弹。

    短剑开始飞出。

    “前辈的第三剑,已经不用看了。”上官无畏说道,说完,他长笑声,勒转马头道:“改日我若登顶天下第,南宫离当是我启蒙之师,见了南宫离,才知道我这前三十年的枪,白练了!”

    白剑飞再次抱了抱拳,转身跳下了那至北城的城楼,而这时候南宫离对在我们身后目光灼灼的上官无畏道:“小子,看到了多少?若是真的不想走,那便留下,总比跟着上官老鬼强。”

    南宫离摆了摆手,终于高人风范了回道:“你既然自己要找死,那随便你吧。”

    那白剑飞稳住身形,他此时浑身浴血,想要说话,张开嘴却是鲜血喷涌而出,他对南宫离抱了抱拳道:“多谢前辈教诲,该带的话我会带到该杀的人我依旧要杀,既然做了这杀手,那就等于是杀人和被杀这两条路。”

    “就知道你小子跟西方的秃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告诉那帮秃驴,当年的那笔账,南宫离自然要找他们去算,还有我最后劝你句,这小子既然是我要护着的人,就别在卖弄心思出你那两剑了,好不容易这些年打拼下来的声望,别因为这件事在天下人面前闹了笑话,天下第七?打不过我个沦为了天阶的老头?”南宫离冷笑道。

    龙头在那瞬间崩碎,但是那个金黄雄狮却是退后两百余步浑身浴血,再次的化为了白剑飞本人。

    在他双手结印之间,他的整个身子,似乎化成了个巨大伟岸的金黄雄狮,雄狮往前扑,对上龙头。

    那龙头撞上那黄色的光晕,光晕在瞬间分崩离析,但是白剑飞的手上下翻飞,他的手掌翻飞之间,我更是看出了佛家结印手势的痕迹。

    也就是在这时候,白剑飞忽然不再躲避,他端坐了下来,双手合十,在那瞬间,他身上再次的发出圈黄色的光晕,这个光晕在我看来,如同是佛家的不灭金身般。

    这剑,化为龙头,竟然是如影随形,白剑飞已经避无可避。

    “跪下来磕三个响头,我便饶你条性命。”南宫离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至于说这句话会影响他的高人风度?抱歉,这个南宫离似乎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高人气度!

    他的退势越快,那龙头跟进的速度更快。

    白剑飞脸色在龙头被吞的时候就已经大变,他张开双臂,身子开始往后退去。

    南宫离双手抱在胸前道:“他娘的,老子当年好歹也是被称为剑仙的人物,在我面前玩剑?你可知道你的剑本身就是我的剑?”

    这还不算玩,那个硕大的龙头在吞掉了那黄龙头之后,龙头的身影涨的更大,它发出声惊天动地的巨吼,巨吼之后,对着白剑飞就冲了过去。

    只是口,个天阶的剑,吞掉了个天下第七的剑?

    这声笑之后,南宫离的碎剑组成的青龙张开巨口,对上白剑飞的那把龙头,竟然口那把黄色的龙头吞入口!

    “呵呵。”南宫离笑了声。

    “白剑飞曾研究前辈的第二剑多年,听闻前辈的三剑,唯有这第二剑有名为青龙出天下醉,是欲与天尊战而创,多年来多少琢磨出几分前辈剑的味道,如今算是班门弄斧番了。”那白剑飞说话之间却满是得意,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竟然是要用南宫离的剑来对付南宫离自己!

    站在城头上的那个黑衣年轻人张开双臂,他浑身上下的黑袍鼓起,我看到道道金黄色的气息从他的体内奔腾而出,那金黄色的气息在空同样形成道巨大的龙头,龙头高高的扬起,对着由南宫离的剑而起的龙头发出声怒吼。

    这时候,我已经无法区分这剑到底是龙还是剑,但是龙头所指,那便是剑端所指。

    在短剑受了这三联弹之后,剑身开始由剑柄处崩碎,那柄看就是精铁所铸的短剑在行进之变成了粉末,但是那些粉末却是依旧沿着剑身的轨迹往前飞进,最后,竟然是由这些粉末在空组成条巨大的龙头。

    手指三连弹,皆是弹在那剑柄之上。

    下刻,南宫离的身形飞起,他再弹下。

    您好, 赖金爱[17039563],感谢支持正版,为方便下次,可在微信搜索关注“若相识”,最新最快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