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前路漫漫

作品:《捞尸人

    我们就这么目视着这个女子的离开,女子离开之后,上官无畏看着南宫离道:“前辈,谢了。 ”

    “谢什么?”南宫离问道。

    “前辈的剑。”上官无畏道。

    南宫离摆了摆手道:“千个人看老夫的剑,自然有千种感悟,你领悟到的,可能并非是我想要说的,对你有裨益就好,无须说出来。”

    上官无畏点了点头道:“前辈无疑又教了我剑。”

    南宫离挑了挑眉道:“你高兴就好,我可什么都没教你。”

    这时候,老吕他们帮人对南宫离的崇拜已经达到了顶峰,毕竟不管以前谁说南宫离有多么的厉害那都是耳闻,今日南宫离出剑则是在眼见,对于老吕他们的夸奖,南宫离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全部照单全收,最后甚至道:“你们这帮人,就是没见识,老夫现在已经老了,要是看到老夫年轻时候的剑,岂不是要把你们给吓死了?”

    说完,他摆了摆手道:“去把那傀儡给我抬过来。”

    南宫离发了话,老吕他们自然是言听计从,赶紧去把那躺在地上已然再死了次的傀儡给抬了过来,剥去了表面的斗篷之后,我几乎都看呆了,因为在这里面的尸体,几乎跟地球上的木乃伊模样,他们的身上缠着厚厚的绷带,密密麻麻的层又层,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地球上的木乃伊穿越到了这里了。

    就在这个时候,南宫离忽然皱起眉头道:“退后!”

    他的话把我们吓了跳,但是马上都纷纷的后退,也就是在此时,这三具傀儡忽然都立了起来,并且他们做了个双手合十的收拾,接着就在我们的目瞪口呆之,这三具骷髅身上忽然窜出了阵火苗,在瞬间里,三具骷髅竟然燃烧成了灰烬。

    “这!”我惊道。

    这两次的杀手的失败其实并不能说明问题已经结束,不死不休的局面还未终结,在前面等我的,还有个天下第七,个天下第二。

    我皱起了眉头。

    他的下句话没说,那就是既然如此,为什么要你死在凤鸣城呢?

    上官无畏点了点头道:“你很聪明,虽然见了南宫前辈的那剑,我依旧不知道他对上白剑飞到底谁输谁赢,下次出来要杀你之人,必定是白剑飞无疑,南宫前辈的真正实力,他对剑道的领悟绝对不是白剑飞可比,可是他们之间却真实的存在天阶与神阶之分,退万步来讲,就算是南宫前辈侥幸的赢了白剑飞,北海边上,有慕容檀的二十万精兵,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慕容九鼎现在已经在那北海到青木城的必经之路上等着你们,既然是天下第二,那想必与巅峰时期的南宫前辈相差无几,所以这次对你来说,几乎是个必死之局。”

    我耸了耸肩道:“你当前的境界,天阶品,南宫前辈虽然是成名已久的高手,更是有剑仙之称,但是他现在的身体也是出了状况,由神阶退为了天阶,甚至表面上的境界还不如你高,他到底还有多少巅峰时刻的战力谁也不知,所以你爷爷才会派你路护送,只护送出凤鸣城,无非就是你们不杀我,同样不想我死在凤鸣城,毕竟我也不算是孤家寡人,青木城的端木灵秀,身份不明的白姑娘,还有龙岛里我残存的族人,如果他们知道我死在了凤鸣城,那你们哪怕不怕,也是不想惹上这个麻烦。”

    “你不好奇原因?”他道。

    “仁至义尽了。”我道。

    最后在客栈门口的时候,上官无畏道:“在出门之前,爷爷对我说过,这次护送你,只让我护出凤鸣城。”

    我点了点头,他的话说的很少,其实我能听出来其的信息量并不少,他承认了当年四方城与天尊之战,的确是有西方的佛教参与,并且这四方城之,与西域佛教走的最近的人就是天下第二的慕容九鼎,也就是实力最为强横的开阳城主。

    “天尊在时,就对西域佛教多家防范,我知道的就是,现在的四方城对西域的那帮和尚,依旧十分戒备,只不过是慕容九鼎与他们走的近罢了。”他继续说道。

    “谢了。”我点头道。

    我们俩说话,都是用玩笑的语气在说实话,但是两个人开了玩笑,无形之距离却是拉进了不少,上官无畏道:“关于西域佛教,我并非不方便说,而是知之甚少,我自小就对这方面的没兴趣,实际上,在当年天尊事上我甚至颇有些不齿,若是慕容九鼎真的可以以己身之力诛杀天尊那便罢了,以多胜少,还是在天尊身体出现状况之时趁人之危,这就令天下武者羞愧,更何况我曾经听爷爷提过嘴,说就算当时的以敌四,天尊依旧不落下风,至于后来到底是怎么改变了局面,爷爷没告诉我,我自然不能对你信口胡说。”

    “就冲你这句话,假如哪天你成了我走向那天下第的绊脚石,你只要认输,我也不会杀你。”上官无畏道。

    “假如真的有那么天,看在护送之恩,我会留你条命的。”我笑道。

    上官无畏笑道:“你理解就好,不知为何,你此时明明非常弱小,但是在有些时候我却感觉如临大敌。”

    “没事,关于当年四方城围攻天尊的事情,其实你不用心里有什么芥蒂,血海深仇必定要报,但是我也不是什么迂腐的人,不然也不会接受凤鸣城的护送。至于说四方城与西域的勾结,你不能说我不为难你,这本身就是需要我自己去查清楚的事情。”我道。

    南宫离自然是说走就走,他走之后,上官无畏让老吕带着军士们回去休息,刚刚我们分别没多久就让公子深陷囫囵,老吕他们自然是不肯,现在南宫离老神仙不在身边,若是公子出了任何的差池,他们不都得提头来见?最后上官无畏也是无奈只能让他们远远的跟着,这下,就剩下了我跟上官无畏两个人。

    “你也别害怕,我不问你。”南宫离打了个哈欠道,说完,他又对上官无畏交代道:“坏了店家多少东西,如数赔给人家便是,我困了,回去睡了。”

    南宫离说了这句话之后,上官无畏言不发,不管怎么说,他终究是四方城的人,而四方城当年与天尊战,西域的佛教在其定然是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这些东西,肯定是四方城绝密的消息。

    “现在你明白老夫为什么看不起那帮秃驴了吗?四方城从未有如此邪恶之法,北海妖族也是闻所未闻,这等下三滥的招数龙族自然也是不屑顾,那就只有西方的那帮秃驴们了,知道我为什么放那个女子走吗?是的确是想让她跟白剑飞带个消息不要再试探我们的深浅,要来直接来,还有就是我早就对这个女子有所耳闻,她以恨习武,又从杂乱的招式之入了地阶,这些年更是杀人如麻,但是这女子有个最大的优点就是有恩报恩,我饶她条性命,她回报我的就是让这些傀儡自燃之前做个双手合十,她无疑就是在告诉我,她把人炼成傀儡的秘法,是从西方的那帮秃驴们手里学来的。”南宫离道。

    “这双手合十的手势,是和尚的。”我道,虽然没有见过西域佛教的人,但是这手势我却是非常的熟悉,不就是和尚说阿弥陀佛的手势吗?

    “看出了什么吗?”南宫离问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