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第一剑

作品:《捞尸人

    他说完这句话,我不自觉的看向了那个在角落里慢慢的吃东西的女子,我不知道南宫离到底是意有所指还是说看到了这个女子触景生情想起来了,我就问道:“然后呢?”

    “那女子自戳双目之后,可能是想只惩罚自己不行,于是就遍访名师想要修习武艺把那负心汉给杀了,结果个瞎了的女子去哪里访名师呢?但是怎么说是奇女子呢,这女子长的颇有几分颜色,便用自己的身子去换武功秘籍,只要是武夫便可去睡上晚,教上招半式就可以了,能去贪恋个目盲女子姿色的能有几分道行?所以行骗的居多,但是就是这么招半式的累积,这个女子竟然阴差阳错的修到了地阶,身功夫更是杂乱不堪,虽然只能算是摸到了门槛,但是杀那对男女是够了,杀了之后呢,那毕竟是慕容家的人,慕容家哪里肯放过她?自然是要派人追杀她,结果这女子竟然活了下来。.再后来江湖上就出现了个女杀手,这女子境界平平,只是地阶二品,但是却是专杀天阶之人。”南宫离道。

    南宫离说完这句话之后,看着那个在角落里坐着的姑娘,笑道:“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那女子竟然是点了点头道:“没错。至于为什么我能活下来,自然是把想杀我的人都杀了。”

    “那我听说你后来得了本密法,能把你所杀之人变成不死傀儡,其更是有六具你亲手所杀的天阶强者尸身,尸身有天阶实力,全凭你的念力作战也是真的咯?”南宫离问道。

    “你知道的太多了。”那女子把最后块牛肉放在嘴里,那嘴角勾起道微笑说道。

    下刻,南宫离拍了下桌子,这巴掌把我们的桌子给拍的粉碎,他只手提起我,另只手提起上官无畏,直接把我们俩给提飞了起来,也就是在我们两个飞起的同时,有六道人影从我们的脚下冲出,竟然是从地面之下冲出来的!这六道人影,每个人身上都穿着黑色的斗篷,浑身上下都是黑色的气息,看起来极其的古怪。

    “想不到这世间竟有如此的邪法!”上官无畏脚踢开其个人影,他身子抖,抖出杆银枪,里面就进入了战斗。

    这个客栈的老板和伙计看到这样的阵势,早已连店面都顾不上纷纷躲在了柜台下面,而南宫离提着我落在了房梁之上,他并没有任何出手的打算,反而是对着上官无畏笑道:“怎么?能不能成?”

    上官无畏长枪横扫,那六哥黑色的人影也无法近身。猛的看来的确是有点捉襟见肘,但是他却是点了点头道:“不需前辈帮忙。”

    那个素净的女子就坐在桌子上,她并没有看我们这边,仿佛是在发呆般,但是这六个穿着斗篷的黑影却像是训练有素般,配合的更是默契。

    上官无畏的长枪挽成道道的枪花,长枪砸在那黑影之上,上官无畏的长枪有多么的霸道我是见过的,可以枪把个人给洞穿,但是这时候长枪砸在黑影之上,却是发出阵火花,更是有金属的碰撞之音,单凭这个,就可以看出来这些穿着斗篷的黑影人肉身有多么的强横。

    “这些人是天阶的肉身,又被这个女娃子以秘法祭炼,比起天阶品的肉身更加的强横,最重要的是这东西是死物不知疲倦,虽然没有天阶的实力,但是被这六具天阶肉体所杀之人,皆是被生生的耗掉身的精气而死。”南宫离道。

    上官无畏虽然也是天阶品,但是要知道现在的情况是以敌六,虽然那六具傀儡无法近身,但是他时之间也是难以取胜。

    这边的打斗,很快就引来了上官无畏的军士,那些军士看公子被人袭击,提起武器就要冲上,南宫离道:“你们最好是不要伤,别说你们根本就无法伤这天阶肉身丝毫,你们若是被它们所伤,这东西沾染了血气则要发狂,更是霸道无比。”

    南宫离的话自然是无人敢去怀疑,所以时之间也无人敢上,但是老吕他们很快就发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虽然去打那六具傀儡帮不上忙,但是去杀了那个女子也成啊!所以他们拥而上,南宫离说过,这女子本身只是地阶的实力,虽然比起普通的军士要强横些,但是军士之也不乏有地阶武者,再加上这么多人拥而上,所以时之间也是颇为狼狈。

    最后,不得不有两个黑影抽身回救。两个黑影对上这两三百的军士,竟然是丝毫不落下风,上官家的亲兵也的确是训练有素,在战场上那是拼的个狠劲儿,能在最后活下来的那才是大爷,但是这时候他们又不敢拼命,生怕见了血气让这傀儡发狂。所以两个傀儡对上三百军士,却让这三百军士左右躲避狼狈不堪。

    “前辈,他们不是对手,让他们安然退出,我个人可以。”上官无畏虽然被四个傀儡围攻自身难保,却依旧是对南宫离叫道。

    “你这人就不适合打仗,真的打起来,不舍得手下死的人如何领兵打仗?战场上的哪条命不是用命换来的?”南宫离说道。

    说完,他对着下面长了长手,其个士兵的长剑便是到了南宫离的手,南宫离懒洋洋的说道:“你看清楚了,这是老夫的第剑,哎,便宜了上官家的这个小子了。”

    说完,他看似是懒洋洋的丢出了这把剑。

    这把剑出。

    剑的走势极其的缓慢,而且只是剑悬空,但是长剑的剑身却再不断的抖动,如同是有个抖动如同筛糠的手在抓着剑柄般。

    那看似微小的抖动,竟然带起道巨大的狂风龙卷,这狂风龙卷飞沙走砾,在狂风之,似乎到处都是剑影,让人避无可避的剑影。

    出时慢。

    但是狂风凝聚之后,却陡然的提速。

    是剑出,动起来之时,却仿佛是有万剑,铺天盖地而来。

    当到达那两具傀儡之前之时,狂风却骤然的停歇,那万剑之势却再次的变成剑。

    依旧是那把普通的剑。

    却是瞬间洞穿了两具骷髅的胸膛。

    这幕,简直是让人难以置信,下面的军士看叫花子的眼神都满是崇拜,这老叫花子拍了拍手,得意的问我道:“厉害不?”

    “厉害!”我道。

    “怎么样,学到了多少?”他问道。

    我愣住了,摇了摇头道:“什么也没看出来。”

    “哎,都说了你资质平平。咦,你看这小子倒是偷师偷的快!”南宫离指着下面说道。

    下面的上官无畏,跳出了四具傀儡的包围,他忽然没有了那舞动的枪花,而是直直的举起了长枪,他的手腕在快速的扭动,扭动出个巨大的枪花,这枪花之,有无数的枪头虚影,虽然没有如同那剑样卷起狂风,但是却也是飞沙走砾。

    下刻,这是真正的枪出入龙。

    那长枪的枪头,仿若是带着赤红的火焰,枪头瞬间的贯入了具黑影的咽喉。

    上官无畏似乎非常的兴奋,他再次举起长枪,要依样画葫芦,但是下刻,那剩余的三具骷髅却是钻入了地底。

    “姑娘,不打了?”南宫离问道。

    “没想到竟然是剑仙前辈在,倒是我冒昧了,那我自然不是对手,就是不知如何才能留我条生路,好不容易活下来,杀的人多了,就更怕死。”那姑娘轻声的说道。

    她说话的声音,不像是个刚要刺杀我们刺客,更不像是个落败之人,而是平平淡淡的像是跟我们谈话般。

    “我对你这个秘法倒是很有兴趣。说出是谁教你的,我便留你条生路。”南宫离懒洋洋的道。

    “那你还是杀了我吧,因为我说了,那便是没有命了。”那姑娘说道。

    “你走吧,给白剑飞带个话,南宫离尚能战,既然知道是我在护着这个小子,那就别再派你们这些虾兵蟹将来了,真的要杀人,自己来。”南宫离摆了摆手道。

    “谢了。”那目盲的女子站了起来,她就这么慢慢的走了,看她的背影,像极了个柔弱的女子。

    您好, 赵瑛立(17033868),感谢支持正版,为方便下次,可在微信搜索关注“若相识”,最新最快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