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茂名镇

作品:《捞尸人

    南宫离说的话我依旧是听不太明白,教给我的不是剑法剑诀,甚至他出剑没有任何固定的套路?有的只是他自己的剑意和对剑道的领悟?这东西怎么学?不过我没说太多,若是跟寻常人样,那他还如何当的起剑仙二字?

    就在这时候,在马车外的上官无畏笑道:“你还不赶紧跪下拜师?要知道想要学会南宫离的剑法并不稀奇,当年南宫前辈横行江湖的时候,他的剑法可是被炒到了三万灵石本,就这还是千金难求,买到剑法的人那么多,却每个人都感觉是买亏了,因为他的剑法实在是太过稀疏平常,最后更是丢在大街上都没人捡,大家这才知道,他们与南宫离差的不是剑法,而是对剑道那独特的领悟。”

    “要不是说你这小子会拍马屁呢,这说的话就是舒坦。”南宫离哈哈大笑道。

    “实话实说而已。”上官无畏是个有点闷骚的人,夸人番之后再说句实话实说,岂不知道他这实话实说四字才是最大的马屁?

    听了上官无畏的话我才知道南宫离要教给我的东西是多么的难能可贵,所以我也在犹豫到底要不要下跪叫师傅,俗话说的好,日为师终身为父,对师傅磕头跪拜也无可厚非,而南宫离对我摆了摆手道:“别,我算不上你的师父,真的把这个头磕,万遍你学不到任何东西,那我这个做师父的教还是不教?”他笑道。

    说完之后,他声音很小的补充了句道:“回来之后的第个头,磕给天尊吧。”

    他的这句话,是真的让我莫名的感动,我对着他点了点头道:“谢了。”

    他摆了摆手之后,拉开帘子往外面看了看,之后道:“赶了天的路了,你们不吃饭睡觉马不用休息的吗?就算马不用休息老夫就不用睡觉的?”

    他的句话,让他刚才积攒起来的高人气息再次的荡然无存,那老吕嘟囔着嘴道:“你不是天都在睡觉吗?”

    南宫离瞪了老吕眼道:“这么多人,就当属你话多,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夫睡觉了?打呼噜算是睡觉吗?”

    老吕是知道这老头的身份,自然不敢顶嘴,但是却兀自的小声道:“打呼噜不算睡觉,这可是这天下打的歪理了。”

    上官无畏看了看身后的军士们,他道:“行,前面若是遇上客栈,那我们休息便是。”

    往前大概走了十几里路,前方便是到了个镇子,老吕道:“少爷,这个镇子叫茂名镇,我老吕来过几次。”

    “是因为这个茂名镇的万花楼对吗?”上官无畏笑道。

    那老吕瞬间面红耳赤,就连身边的几个军士也是哈哈大笑,个脸上有个刀疤的男子笑道:“老吕,你别忘了,咱们现在在的可都是凤鸣城的地界,整个凤鸣城那都是咱们少爷家的,虽然其城镇有三百余家,但是自家的产业少爷自然是耳熟能详,这茂名镇里的万花楼方圆百里闻名,少爷虽然没有来过还能不知道?你这不等于是不打自招?”

    老吕在面红耳赤之后转为面色发白,士兵逛窑子那可是大忌,结果这时候上官无畏道:“给钱了没?”

    “每次都是攒够了灵石才来的。”老吕低声说道。

    “给了便是,我听说过万花楼的姑娘是出了名的好,价钱也是格外的高,依照你的军饷,估计得勒紧了裤腰带两个月才能堪堪的过来次吧?你也别害怕,若是无忌在这里,定然是要你军法处置,但是你们也知道我,治军这块并非我所长,无忌要求的军纪严明我是做不到,在我看来,你们给上官家当上亲兵,无非就是为了点军饷,拿了军饷干什么?还不是图的个逍遥快活?你又没有婚配,来这里也无可厚非,但是咱们丑话先说在前面,能进了烟花坊做这皮肉生意的,那都是苦命的姑娘,这天下最不能赖的就是皮肉钱,想来玩可以,那从别的地方把钱给扣出来,要是让我知道你们谁打着上官家的旗号来这里赖了这些最苦命姑娘的钱,我是不忍心处置你们,那就最好把你们放给无忌那边,至于他怎么处理你们,那我可管不着了。”上官无畏道。

    老吕本来听到不计较的时候喜出望外,在听到最后句之后不禁的打了个哆嗦,他连忙道:“那自然是不敢打着老爷家的旗号乱来,咱们也丢不起那个人。”

    “如此便好,今日既然路过,想去就去趟,兜里的灵石不够我可以先借你些,等日后就从你军饷里扣了便是。”上官无畏道。

    他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谁也不敢真的去找他借钱去逛窑子,但是上官无畏这几句话,听的这三百军士个个的看着他眼里放光显然是感动的不行,特别是老吕,估计以后谁要是说这上官无畏个不好的字眼他都要上去拼命。

    “这个上官无畏绝对不是普通的武痴,他很会收买人心。若是我是他手下的军士,听到他这么说话那想不卖命都难。个可以收买人心并且天子卓绝,还有个治军严明,上官无畏跟上官无忌这两个上官家的年轻人都不是凡人。”我心里暗道。

    我们进了镇上,可能这个镇子的确是有万花楼支撑着产业,所以比我们之前路过的镇子都要热闹的多,此时已经是夜里,大街上依旧是热闹非凡,圣人说过食色性也,看来不管是这天元大陆还是地球都免不了这个,大街上到处都是酒坊和小的烟花坊,听路人说的最多的也是哪个姑娘漂亮俊俏之类的话,再加上心照不宣的笑容。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甚至都感觉这个镇上的空气都是那香的刺鼻的胭脂味道。

    我们这拨人实在是太多,所以找了好几个客栈才算是分配停当,当然,这几个客栈自然是围的十分的近,那些在门口接客的姑娘们看到我们这波人,也知道是大生意,本来都要围上来招揽,但是看我们带的兵器,也都是退避三舍。安置好了军士们吃饭,上官无畏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带着我跟老叫花子算是去开小灶。

    最后找了半天才找到个酱牛肉的小店,我们切了盘牛肉坐了下来,要了坛子酒,也不着慌,慢慢的喝了起来,就在吃饭之间,店里来了个女子,女子穿着身素净的白衣,长发飘飘模样周正,唯不好的就是貌似是个盲女,她个人坐在角落里,点上二两牛肉,也未叫其他的吃食,安静的坐在了边。

    叫花子南宫离喝了碗酒道:“忘记了件事,那就是把那酒带上几坛。”

    上官无畏道:“前辈,家里有许多老酒,甚至许多堪称是玉液琼浆,爷爷这些年没少给你送,你都看都不看眼,那日酒坊之酒,不仅味道难闻,喝起来也并不算是甘冽可口,你为何唯独钟爱?”

    南宫离摇头晃脑的道:“你懂什么,大爷我喝的不是酒,是寂寞。”

    上官无畏笑了笑,没再说话,而这时候,南宫离道:“听闻开阳城以前有个奇女子,姓甚名谁我倒是忘了,本来有青梅竹马的相好,结果这相好的貌似是模样俊俏,被慕容家的个女子看上了,那慕容家的女子在慕容家并没有多少分量,但是抵不过慕容家的分量大啊!那男子竟然舍弃了这女子入赘了慕容家,结果这个女子也是贞烈,她没有再嫁,反而是说了句既然看错了人,那不若是瞎了好了,自戳了双目。”

    您好, 赵瑛立(17033868),感谢支持正版,为方便下次,可在微信搜索关注“若相识”,最新最快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