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一胖一瘦

作品:《捞尸人

    “小子,怪不得你爷爷要你跟着我们出来趟,他就知道你这个脾气会对我的胃口,因为你跟我年轻的时候几乎模样,武道途,刀枪棍棒十般兵器都不重要,当年找老夫挑战的人不少,来求教的人自然也多,他们总是会在我面前耍上繁琐至极的剑招,怎么刁钻古怪怎么来,演练完之后我都会告诉他们句话,说天下人都认为武夫入了地阶才算是登堂入室,入了天阶才是真正的高手,到了神阶就举世无敌,其实这就已经走入了误区。..这天地的力量是可以随便借,但是借来的总归不是自己的,哪有自己的用这舒坦?当然,人阶跟神阶打,那肯定没得玩。大人打小孩不是?不过这习武之人要做的,无非不过两点,不要去找天地借,而是把这天地的,都变成自己的。你的境界可以是神阶,但是你的想法却要在人阶。”老叫花子说道。

    他的话我听的知半解,但是上官无畏却是紧皱着眉头,过了半晌,他才对这马车抱了抱拳道:“受教了。”

    “你送我们程,我也算欠你个人情,该说的我都说了,能悟出多少,就看你的本分了,最后再送你句话,这不是以南宫离的身份跟你说话,纯粹是过来人,你要不要听?”叫花子说道。

    这次,上官无畏没有说不听的话,而是直接说道:“洗耳恭听。”

    “年轻人有血性,不求败是不错,可以培养无敌之意,但是这天下,本来就是各领风骚数百年的天下,你若想保持不败,先要学会败,再学会打回来。”叫花子说道。

    这句话,在我听来感觉就是说的废话,但是上官无畏却是陷入了沉思,末了。他再次的对着马车抱拳道:“这趟,没白来。”

    结果他说完,马车里就继续响起了呼噜声,那老叫花子已然是睡着了,上官无畏苦笑了下,没有再说话,至于说那个壮汉还有那些兵士,现在都已经知道了这马车里躺着的可是几百年前的南宫离,个老叫花子没资格让他们护送,但是护送的是南宫离?他们感觉自己要是回去了跟自己的袍泽们可以吹三年!

    队伍离那凤鸣城越来越远,跟我们那个世界样,越是远离大城市的地方路况就会变的越差,再加上我们这么走着走着就下起了雨,好在雨不大并不影响赶路,但是却让路变的泥泞不堪,好在他们这些人也都是上过战场的军士,应对这种天气也是颇有经验,先是给马蹄缠上了布条防止打滑,之后个个的都戴起了斗笠。

    我们就这么走着,走的我都有点昏昏欲睡,其实听叫花子教训上官无畏的时候,我其实内心深处非常的羡慕,我知道我之所以听不懂不在老叫花子说的话粗糙与否,而是境界不到,而这种东西确实是我现在最为紧缺的。所以我就捉摸着要不要去马车里随便挑两本典籍先练着,要不就找老叫花子去讨教几招绝顶的剑法,怎么也好过干等着强。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走在最前面的上官无畏突然的勒停了马头,他直接从马背上抽出那杆长枪,长枪抖,他整个人的气势也是陡然上升。

    在我们的对面,有两个拦路之人,胖兽,黑白,高矮。

    上官无畏既然已经拔枪。他手下的军士反应自然也不会太差,老吕大叫了声列阵,之后这两三百的军士瞬间武器在手,之后列了个四方阵列在了我们之前。

    只有这两个人,却是如此的如临大敌。不用说我也知道,这两个拦路之人,就是要我的命的人。

    还不等上官无畏前冲,在上官无畏身边的四个军士就已经提着武器对着前路上的两个人冲去,他们没有自报家门。他们手是四把长刀,胯下的战马马蹄飞扬溅起阵阵的泥土。

    就在他们冲锋之时,那对面的高个瘦子忽然从后背里拿下把古琴,他对那个胖子道:“地上泥多,我这身衣服可是新的,你来给我当个肉垫子!”

    给人做肉垫子本是屈辱之事,谁知道这胖子呵呵笑,看起来也倒是个好脾气,竟然真的蹲了下来,那高个往这胖子后背上坐。他把那古琴放在膝盖之上,开始拉动第道琴弦。

    在上官无畏看到这个古琴的时候脸色就已经变了,他对着那四个人叫道:“回来!”

    四人疯狂的勒停马头。

    但是这时候已经晚了,琴弦已响。

    我几乎是看着,随着琴弦的响。那四个并排坐在马背上的军士头颅,几乎是在飞起,在头颅落地之后,那鲜血才从脖颈之喷涌而出。

    “你退后!”上官无畏说道。

    说完,他提起长枪。双腿夹马肚子,开始往前奔去。

    “这个人有点道行,瘦子,你行不行?”那胖子说道。

    那瘦高之人没说话,开始拉动第二根琴弦。

    在马上的上官无畏瞬间跃起。但是他胯下的战马却在那瞬间被横切成两半!

    接着,就是第三根。

    琴音响起之时,上官无畏已经出枪挑,从我这边看,这枪已经是挑空了。但是下刻,那长枪枪头竟然闪出阵火花,似乎有什么东西相击般。

    接着那便是第四根。

    按照我们那个世界的说法,古琴最初只有五根弦,分为金木水火土。后王思念伯邑考,加弦根,为弦,后武王伐纣,再次加弦根,为武弦,所以古琴有武七弦琴的说法。

    转眼之间,那高个的瘦子已经拉动了六根琴弦。

    六声琴响之后,上官无畏已然逼近。

    “我不行了,看你的了。”瘦子说道,说完,他拉动了最后根弦。

    虽然是拉,但是却并未松手,而上官无畏的枪头,已经洞穿了这个瘦子的咽喉,瘦子睁着眼,他的手指依旧搭在那琴弦之上。

    等他闭上眼的时候,那五根手指齐齐飞出,最后弦,竟然是切断手指,弦不出而手出。

    四根手指,如同四把飞刀样瞬间飞出,此时的上官无畏与那瘦子之间,无非是杆枪柄的距离,他轻轻的垫脚,整个人个后仰,他躲过了这个瘦子最后的致命击,但是却也有根手指贯肩而入。

    上官无畏抖长枪,那把瘦子的脖子搅成肉泥,往上挑。更是直接把那头颅挑在了长枪之上。

    这时候那胖子站了起来,他看了看那已经成了具尸体的瘦子道:“你可算是死了,每次赚的灵石都要分你半,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你知道吗?”

    下刻,他忽然又变的语气低沉道:“可是你真的走了。又怪想你的。”

    上官无畏再次抖了下长枪,把人头丢给那胖子道:“我不想再杀你,带着他的人头走。”

    “接了这活,就没准备活着回去,就算真的回去了。也活不了,你不想杀我,我却是想杀你的。”那胖子说道。

    上官无畏也不说话,那胖子则忽然开始吸气,随着他吸的气越多,他的肚子就越大,他本身就是粗短,再这么吸气让肚子变大,整个人都开始渐渐的变成个圆球,从我的这个方向看,他的整个身子越来越像是个癞蛤蟆。

    最后,他忽然伏在了地上,最后吸了口气,他的怀里抱着那个瘦子的头颅,然后声巨响。

    他整个人开始如同是离弦之箭样的朝着上官无畏的方向冲去。

    这真的是奇怪的功法,先是吸气,然后靠着放个臭屁来催动身体前进?这他娘的不是活体的喷气式战斗机的原理吗?

    他的速度极快,在行进整个身子也在旋转,慢慢的空变成了两个胖子,三个胖子,四个胖子,随着他越来越靠近上官无畏,那空似乎到处都是胖子的身影。

    而上官无畏长枪直起。

    他却在这个时候闭上了眼睛。

    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那长枪上,已经挂上了个人,从口贯入,从后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