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这马屁很响亮

作品:《捞尸人

    接下来是开阳城的慕容九鼎,按照这上面的的排序,分别为,林千,慕容九鼎,蛮荒之主,帝天,上官振华,西门无双,白剑飞,楚萧然,公孙无策,云岳,石敢当,陈庆之。端木灵秀。

    这上面,我知道的,除了这四方城的城主之外,还有的就是蛮荒之主,再有就是位列第十三的端木灵秀了。我听那些吃瓜群众说过,端木灵秀迈入神阶是近两年的事情,而这次的天机榜十年更新次,想必上次上榜之时,端木灵秀肯定还并未迈入神阶。但是却也是线之隔罢了。

    我以前还以为这东方的神阶强者的数量要远远的低于东方,但是从这个天机榜上来看,似乎也是丝毫不弱,现在我最好奇的就是这个林千,这个名字听起来非常的古怪,但是具体古怪到了哪里我还真的说不上来,这样个位列天下第的人物,我来了天元大陆这么久,怎么可能就从来没有听说过?

    我现在都想把这个叫花子南宫离给叫起来问下,好的解答,但是他鼾声四起脾气古怪,再加上他的确是不闻江湖上的事情太多年了我就算是把他叫起来也未必知道,所以只能作罢。

    我看了会儿书,倒是没想过去修炼,虽然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自己的功法,这未免有点太过遗憾,但是我也知道他们之所以不给我是因为要让我宁缺毋滥,因为抱着这个念头,所以这些放在地球上注定会成为抢手货的武功秘籍竟然看的我昏昏欲睡,我放下了书,不禁的想起了大哥他们,在这里不能打电话不能写信,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过的怎么样了,他们现在在哪里?有没有到达那北海?我在青木城能否见到他们?

    想到这个。我的心里就无比的压抑,谁能想到传说的仙界,竟然是这样个世界?早知道这里是龙潭虎穴,说什么我也不会真的让他们都跟我过来,左右睡不着,我就打开了马车的帘子,那骑着白马的上官无畏看了我眼,对我轻轻的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这个上官无畏五官挺拔,脸庞如同刀削斧劈般,还穿着身长衫,骑白马,不知道的话还会以为他是个儒生。他也的确是身的儒雅而冷峻的气息。

    我钻出了马车,小黑朝着我奔跑过来,这家伙被南宫离收拾了番,脾气倒还真的收敛了不少,但是别人想骑它那肯定是想都不要想,我跳上了马背,与那上官无畏走在了起,对于我的主动示好,他也只是点了点头。

    “我刚在马车之上看到了个天机榜,天下第的林千,我竟然听都没有听说过。你认识吗?”我问道。

    上官无畏摇了摇头道:“不认识,这是个突然崛起的强者,很强。但是不知道这次能否在天机榜上见到他的名字了。”

    “为何?”我问道。

    “他自从上次上了天机榜第之后,天下挑战的人络绎不绝,无人可以为敌,但是越是这样,就会有越多的人前去挑战,更有四方城的四大家族前去招揽,再加上去拜师学艺之人众多,他似乎是烦了,所以人进了那冰冻之原,四大家族的人和挑战者守在冰原之外,已然五年有余。但是他却没有出来,那冰冻之原有先天寒气,哪怕是神阶强者也无法承受,想必他已经是死在了那里。”上官无畏道。

    我听了之后,几乎是下巴都要惊出来了。这天下第,竟然因为不厌其烦,自己进入了这个世界的死地,冻死在了那里?

    “不过我知道,他不会死。也最好不要死,因为他死了,就算我未来拿了天下第,又有什么意思?”上官无畏淡淡的说道。

    要是寻常人口说出自己未来要拿了天下第的话,我肯定会想着他是吹牛皮,但是从这个上官无畏的口说出这句话,我却是感觉顺理成章,主要是这个人身上的傲气使然,酒馆之面对已经成神阶高手的白姑娘,还有在几百年前在这天下曾经引领风骚的南宫离。这个人虽然只有天阶的境界,但是却没有丝毫弱人分的气势,我有种直觉,若是这个人不被人狠狠的打败,保持他不败的心境。未来成为这个天下绝顶的高手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们就这么走着,刚出凤鸣城不过几十里的路程,路上的行人不少,毕竟车队什么的都有,但是几百个看就是练家子的武夫护送着辆马车也实在是太过少见。路上的行人都是先看我们几眼,最终的眼光总是会落在那马车之上,我估计他们都是在猜测这马车里的人到底是怎么显赫的个身份,我倒是没感觉什么,没走多远。上官无畏的兵士们就有了意见,其个满手老茧的粗鲁大汉催马走了过来,他对着上官无畏嘟囔道:“少爷,这次我们去青木城到底是不是做那边的援军?有句话做属下的本不该多问,这老少的到底是什么身份。这位小哥倒也罢了我老吕看他还算是顺眼,但是这个老叫花子也忒是不识抬举,我们公子尚且在外面骑马,他凭什么可以在马车里呼呼大睡,这知道的也就算了。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个叫花子是我们的老爷。”

    上官无畏看了这个老吕眼道:“三百余年之前的江湖上,忽然出现了个北海妖族的年轻高手,这个人三十三岁便是入了神阶,被北海妖族称为新的妖王,他路从北海打到四方城,路上连败三十几位成名已久的高手,这其更是有那天机榜上的人物,你可知道这个人是谁?”

    “属下怎么能不知道嘛?这个名字我的耳朵里早就起了层老茧了,不就是那南宫离嘛。”那个壮汉说道。

    “那你又对他知道多少?”上官无畏道。

    “我出生的时候,这个人已经死了,不过我听人说的是这家伙使的手好剑法。”壮汉挠头道,他边说边偷偷的瞧那个马车,我猜测他的心态,估计很难相信那个叫花子就是传说剑绝天下的南宫离。

    “天下十般兵器,唯独刀剑最惹世人喜欢,所以刀客剑客多入牛毛,很多人练刀练剑,多少有点本事就要说自己是大宗师,其实不过是人阶而已,连登堂入室都没有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但是用刀剑的人多了,虽然良莠不齐,但是总有天资卓绝之辈,所以这天下也出了不少真正的用剑名家,但是现在这天下人,不管是谁练剑,以前有多少剑道的宗师他们都可以忘了,甚至可以自己心里不服气,但是只要是练剑的。就绝对知道南宫离,当年南宫离最后闯入了四方城,要人挑战四位城主,不是四打,但是可天之内车轮战。这是何等的霸气?那战虽然没有打起来,但是我曾经问爷爷,如果真的打起来,到底谁的胜算更大点,结果你猜爷爷是怎么回答的?”上官无畏笑道。

    “老爷他怎么说?”壮汉的脸上已经渗出了汗。

    “老爷说天之内车轮战。只有个有可能赢,剩下的三个必输无疑,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吧?最后个能赢的点,就在这南宫离经了三场恶战之后力竭,但是到了神阶,天地之力任凭己用,那唯能赢的人要真的赢了,也是险胜。”上官无畏道。

    “这么厉害?”壮汉张大了嘴巴道。

    “南宫离厉害的不是他的剑,真正厉害之处是从他出江湖开始就未曾败的无上剑意,世人后来把南宫离称为剑仙,这不是没有道理的。”上官无畏道。

    “小子,你这马匹拍的响亮,我很喜欢。”这时候,马车里的叫花子打了个哈欠说道。

    “实话实说而已。”上官无畏说道。

    “怎么,你这么说,是不是想让大爷我指点你两招?好让你踏破那最后丝屏障,进到神阶?”叫花子又问道。

    “我爷爷是有这个意思,但是我不需要,再说了,我不玩剑,我用枪。”上官无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