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西方佛教

作品:《捞尸人

    所以我在这个时候忍不住问道:“这个世界关于老子的说法,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的?”

    “这个姑娘没对你说起过吗?”叫花子诧异的问道。

    “这个还真的没有,她就跟我说过当年骑青牛的老头来了这里,挑战天下无敌手,然后就离开了,仿佛是观光旅游般,还有就是好像龙族天尊是那个骑牛的老头传授了东西才成长起来的。”我道。

    “大概也就是这些了,天尊是否是骑牛的老头调教出来的。这个都是世人的猜测,只不过龙族跟那个骑牛的老头关系莫逆这倒是真的,骑牛老头上次来这个世界,虽然已经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了,但是那次却是真的把这个世界的高手都给打怕了,所以这次龙族看似用剩下族人的生命之元把东方龙岛给守护了起来,实际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谁也说不清楚,万是那骑牛的老头护住了龙族最后的根源呢?要不是因为这个,哪怕是有那生命之元所布出来的结界相阻,四方城的人也早就想办法攻进去了,斩草除根的事情他们最擅长做了。”叫花子说道。

    老子在这个世界也有相当大的威慑力,不过不是因为他品德天尊的身份,而是几千年在这里的挑战,南宫离的话无疑是让我有了个新的认识,但是既然话匣子打开了,现在又有两个当世的强者来给我解惑,我就问道:“那个骑牛的老头上次来这个世界,就只是挑战了天下吗?”

    “好像就是这样,他挑战了四方城的城主,挑战了蛮荒之主,挑战的北海妖王,最后路往西,正当所有的人以为他要打破西方那帮秃驴的脑袋的时候,结果他却停在了须弥山外,并没有往西方而去。最后他骑牛折返,再之后就有了龙族迁徙东方,结果在迁徙东方之后,天尊崛起,成为代强者。”南宫离道。

    “你好像也对西域的和尚有意见?叫他们秃驴?”我问道。这也是困扰在我心的另外个问题,其实佛教在我们那个世界有很多的分支,最明显的就是内地的大乘佛教和我曾经在西藏见过的藏传佛教,包括泰国印度。尼泊尔之类的佛教都不太样,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大体上的区别也不大,特别是在教义上。

    而这个天元大陆的佛教,听起来有须弥山,也是剃度,就是不知道跟地球上的佛教有没有关联?

    “为什么不能叫他们秃驴?就是帮子满口慈悲心肠,但是却肚子坏水的秃驴而已,还骂不得了?”叫花子说道。

    “怎么?你跟他们有矛盾?”我问道。

    “没有,就是看他们不顺眼罢了。”叫花子道。

    “其实他看他们不顺眼,是因为他们上代的北海妖王烛龙皈依了西方,出家当了和尚罢了。特别是现在又知道了他那心爱的女子也被西域的和尚给带走,能看他们顺眼就奇怪了。”这时候,白姑娘直接拆穿了他。

    “什么情况?”我问道。

    “不知道,至今还是个谜团,总之那帮和尚很是奇怪,他们的经似乎有着神秘的魔力,任凭你是神阶强者,旦着了他们的道就会无法自拔,这丫头说的没错,烛龙的确是皈依了西域,哪怕是看着他的子民们受尽苦难也无动于衷,终日在那须弥山上吃斋念佛。所以我对他们是点好感都没有,既然是慈悲为怀普度众生,可接受烛龙的皈依,但是为何在北海妖族受尽苦难之时不施以援手?”叫花子似乎意见很大。

    叫花子这么说我倒是明白了为什么他对西方的佛教这么大的意见,我就道:“那他们佛教的老大叫什么?如来佛祖,还是说阿弥陀佛?”我问道。

    “对。就是那什么阿弥陀佛,东西方的联系其实很少,在天尊之前,那西方相对于东方。看起来的确是片祥和之地,西方的百姓诚心礼佛,也有佛陀为百姓诵经祈福,所以东方有很多百姓都想往西方迁徙。去皈依那阿弥陀佛,但是天尊崛起之后,东西方划分了界限,天尊更是以无上神力在东西方的交界处布下了结界,派出了重兵把守,除非是有天尊的手谕,否则绝对许那帮子秃驴来东方传道,天尊陨落之后。虽然把守略为松动,但是四方城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除非紧要之事,依旧是不允许那秃驴到达东方。但是就算是来,也需要是递上各路牒,手续繁杂。”叫花子说道。

    按照叫花子说的这些,这其实是有点像是以前国古代的佛道之争,但是国古代的佛道之争只是香火之争,而因为这里是不同于国历史上的任何个朝代,所以这个争端似乎也没有那么简单,因为这其,甚至还牵扯到了道教的三清祖师之的品德天尊老子。

    老子当年来到这个天元大陆,并没有去西方,只是在须弥山外看了看,之后回来之后。就教出了天尊这个徒弟出来?

    这其肯定是有什么联系的,以老子的通天彻地之能,他若是发现了西方佛教的什么秘密,为何不出手直接制止。反而只是观望?难道说天元大陆西方佛教里面,还有老子都要忌惮的东西存在?

    这切的谜团,我都铭记在心。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感觉到了白姑娘在冲着我笑。她这忽然的笑容笑的我浑身发毛,我就问道:“你笑啥?”

    “我听柳妹妹说过,曾经有千手观音追杀你追杀到了你的那个世界,还有个身份来历都不详的年轻人,回来之后,我曾经根据柳妹妹描述的容貌想过这天下所有的知名高手,都想不出那个人到底是谁,现在你还想不明白吗?其实当年在四方城灭掉天尊之战。西方的那帮秃驴肯定是也出了分力的,那帮秃驴虽然不讨人喜欢,但是不可否认他们的强大,相传他们有大护法天王,妖王烛龙只不过是大天王之列,这就说明,他们起码有个,乃至更多的神阶强者。但是你西数整个东方,别说并不团结,就是团结起来,才能有几个?若是没有当年天尊的结界,恐怕这天下早已全是念阿弥陀佛之人了。”白姑娘道。

    随着谈话的深入。我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是越来越多,但是我同时也感觉到了越来越多的谜团,特别是老子,还有西方的阿弥陀佛。

    叫花子对西方的印象很差。抛却他说话之的成见成分,我依旧是感觉在这个世界的佛教跟我们那个世界的佛教不太样,个北海的妖王,神阶的强者。竟然可以做出抛却族人去西方修佛之事,这总是让我感觉有点邪教的意思。

    说到最后,我们谁对佛教都没有好印象,甚至包括四方城的人,他们可能在与天尊之战之得到了佛教的帮助,但是也是敬而远之。

    “以后你要是见到这帮秃驴,能跑多快跑多快,你别看他们对你笑,其实他们才是最想杀你之人。”叫花子说道。

    我们最后终止了这个话题,这事情并是特别的复杂,主要是我想到这里的佛教脑袋就会短路,总会把这里的佛教跟地球上的佛教给重叠了,这是个非常苦恼的问题。

    “现在的情况已经是这样了,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援助青木城?”我最后问道。

    “如果妖族的人知道他们的绝代天骄南宫离还活着,定然可以凝聚心,青木城在北海之上,海妖族不过是群龙无首各自为战,若是南宫离回去了,在海上自然是不虚四方城,所以能解青木城之围的人,南宫离足够了。”白姑娘笑道。

    “怎么,你把我拖向这谭浑水里,自己要跑路了?”叫花子瞪了眼白姑娘道。

    “我嘛,想要去东方龙岛去看看,路上我研究了这小子的身体,既然想要大风起,还要刮的大,总要让龙族的人知道他们的天尊之子回来了。”白姑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