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酒古方

作品:《捞尸人

    老头说完这句话,带着那个年人走了,而那个白衣的年人在临走之前深深的看了我眼,似乎别有番深意,但是他也只是看了眼,并未说什么就直接离去。

    我没想到,事情竟然出现了这么大的转机,我本来以为今天估计会有番苦战,谁知道竟然如此的收场。

    就是在这个时候,叫花子说话了。他看着白姑娘道:“真是扫兴,本来以为要打场,结果上官老头还是跟当年样的怂,既然如此,那这位姑娘,咱们之间的账该算算了吧?”

    这可真的是波未平波又起,结果白姑娘冷笑道:“南宫离,来之前蛮荒之主有交代,当年这个酿酒的古方是个姑娘交给他的,但是这个姑娘把这个古方交给他之后就去了西方,是被两个和尚来给带走的。”

    那叫花子听完,握紧了拳头,他拳砸在桌子上,瞬间让酒桌四分五裂。

    白姑娘笑道:“你真要是有骨气,去找西域那帮子秃驴去撒去,干嘛跟我的酒桌过不去?”

    那叫花子盯着这个白姑娘看了许久,最终他转头看向了我,他也如同是上官振华样看着我道:“我也想喝你坛子酒,赊账,给还是不给?”

    “给!”这次,我直接就拿了主意,取了坛子酒直接就给他提了过去。

    这叫花子抓起酒坛子饮而尽,喝光了这坛子酒,老叫花子是真的醉了,走路步伐都变的不稳定起来,他站了起来道:“我还是不习惯欠人,这坛子酒,就帮你次偿还了吧。明日出发,我去取个东西。”

    说完,老叫花子边走边自言自语,等他走的远了,白姑娘脱下了鞋,赤脚的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他看着叫花子走的方向愣愣出神,我敲了敲桌子看着她道:“那个姑娘就是你吧?”

    “不是。我只是羡慕那个姑娘。”白姑娘道,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就如同是个思春的少女,而不是那个两招破三千重甲的神阶女高手。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南宫离为什么会在这里?不是传说他被四方城的四大城主联手杀了吗?”我问道。

    白姑娘道:“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南宫离喜欢个女子,他准备把天下第的名号当聘礼把那个姑娘娶进门。结果就在他与四方城城主大战之前,那个女子竟然被西域的秃驴们带走了,当时的蛮荒之主也期待那场的旷世大战,想要拦住带走女子的那几个和尚,谁知道那四个和尚也是非常了得,蛮荒之主也并未占什么上风,最后还是那个女子阻止了他们的争斗,并且留下了个酿酒的方子,姑娘说这是她给南宫离酿的酒,也是那个天元第奇才最喜欢的酒。”

    “所以南宫离其实并没有被杀,他因为那个女人的消失放弃了那场大战,这么多年了,他只是为了寻找那个女子的下落?”我问道。

    白姑娘点了点头道:“恩,多让人羡慕的女子啊,个男人,拿个天下第去娶她不可贵,更可贵的是这个男人竟然为了她可以放下这个天下第。”

    “恩,是难能可贵。”我点了点头道。

    “喂,小子,假如有天你有机会做这天下第,但是为了柳妹妹,你要放弃这个天下第,你愿意吗?”白姑娘问我道。

    这个问题问的我心里发慌,我摆手道:“看你说的,我有机会做那天下第吗?”

    “我说万呢?”白姑娘问道。

    “会的。”我道。

    “不管你是不是真心话,我都替柳妹妹高兴,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假如有天你做不到了,那我就杀了你。”白姑娘说道。

    “至于吗?再说了,我都是天下第了,你还能说杀我就杀吗?”我笑道。

    “那倒也是。那我就杀了柳妹妹,让你当了那天下第,也辈子都心怀愧疚。”白姑娘说道。

    “你真是个怪人。”我笑道。

    白姑娘看着我道:“对啊,我也知道我是个怪人,不然个女人。怎么这么厉害呢?小子,你会喝酒吗?”

    “以前我在的那个地方叫地球,地球境内没醉过,说的就是我。”我道。

    白姑娘笑了声,伸手。几坛子酒就飘落在桌子上,她再挥手,那封坛泥直接剥落,很显然是要跟我比拼番酒量,我虽然没喝过这个世界的酒。但是想来估计是差不多的,打我打不过他,但是喝酒我还真的不虚她,我马上就提起了坛子跟她对饮了起来。

    这里的酒要更烈,但是要更为甘醇,应该是因为这个世界没有太多的化工元素勾兑的原因,这姑娘虽然喝酒喝的霸气,酒量却非常般,几坛子酒下了肚她就有点醉眼迷离双颊羞红,而我虽然感觉晕晕的。但是离醉还有很大的差距,要说今天喝的酒,在我点上魂灯之前绝对要高了,但是随着我的魂灯点上之后身体素质的增强让我的酒量也跟着增高,所以才没有喝醉。

    姑娘喝多了。那便不是高手,就是个喝醉酒的女子,她最后看着我,双颊带笑,她道:“我好看吗?”

    我点了点头,直言不讳的道:“实话实说,你身上有仙气,要在我们那个世界,是仙女。在这个世界,也是仙女。”

    她哈哈大笑道:“你果然跟他模样,他当年也是这么说的,说我身上有仙气,可是那年,我岁啊!”

    “你说我是不是傻?他当年举世无敌风姿伟岸,这天下的女子谁不想嫁给他?哪怕是与他有个夜情缘也足以自傲。他只需要招招手便可女人无数,可是就因为他说了句我身上有仙气,我便觉得这天下的女子,唯独我人可以配的上他,他举世无敌。那我做个第二好了,能追上他的脚步就好,可是我做到了,他为什么就不喜欢我呢?他做他的天下第做他的举世无敌,难道天下第就不应该有女人喜欢吗?我知道他修炼出了问题。功力正在慢慢的消退,我是高兴的,他做不了那天下第了那他不就属于我了吗?天下人都要反他,我去站在他面前去护着他,可是他竟然连这都嫌弃我?还说怕他连累了我?他难道就不知道从岁那年见到他的第眼起,我的命都是他的了?”

    “那天就正如今天这般,他把我灌醉了,说是要我做他的女人,但是他只是把我送走了而已,之后他死了。天下第被人给杀死了,你知道吗,我去见他最后眼,我就看到他坐在张龙椅上,双手提着剑,你说他这个人,活着天下第就算了,死都要死的这么威严是不是存心的勾引我?”

    “后来我知道,他喜欢的竟然是个普通的女子,甚至跟那个普通的女子已经有了孩子,他本身可以走的,却为了他和那个女人的孩子而死,我就心死了,我发誓我这辈子就要忘了他,再也不管他的事情了。可是他的孩子回来,我还是死乞白赖的跑了出来,我说了我不管他,我要忘了他,我就真的忘了吗?”

    白姑娘就这么句句的说着。说到最后她的泪水淌了脸,就这么睡着了,直到她今天喝醉说了这么多的话,我才直到这个女子的真实身份。

    她说的她喜欢的那个天下第的男子,就是我的父亲吧?

    我倒了碗酒。却没有去喝。

    这时候,门口传来声冷笑道:“她并不算是你爹的女人,她现在醉成这样不是给你机会吗?你若是把她给睡了,不等于是有了个神阶的保镖,岂不美哉?”

    我瞬间身上起了身冷汗,不是因为他的话,而是他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我竟然丝毫都不知情,我瞬间回头,结果看到那个叫花子正斜靠在门上,脸笑意的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