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酒坊2

作品:《捞尸人

    “你到底跟蛮荒是什么关系?这天下的神阶强者都是有数的,你不会就是那个蛮荒之主吧?”我问道。..

    “你想多了,我只是个女人,不懂争地盘什么的,但是我也知道青木城只要灭,下步四方城绝对剑指蛮荒,这天下到底是人类家独大还是保持现在的模样我都不感兴趣,我只是爱热闹罢了,要是这天下家独大了,还有什么意思?”白姑娘笑道。

    “所以你其实是站在青木城这边的,对吧?”我问道。

    白姑娘对我炸了眨眼道:“算是吧。不过我劝你还是别想太多,不管是你还是龙族。想要浑水摸鱼重新的崛起,都太难了。而且我到底能不能帮的到青木城,这还是未知数。”

    无论如何,我现在算是知道了这个白姑娘的态度,她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她只要是帮青木城,都等于是在另个层面上帮了我,哪怕我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跟那个端木灵秀见过面。

    ——我们在这里休整了天,把小黑和白姑娘的白马寄存在了客栈之,之后乔装打扮,起进了凤鸣城,凤鸣城里面不同于我们之前经过的城镇,这里的人非常多,来往的客商,那生意兴隆的商铺,看起来就是个非常热闹的街市般。

    白姑娘来凤鸣城绝对是有她的道理的,但是这个女人在某些方面跟我大哥的脾气有点像,就是不喜欢说,我也没有问,就这么跟着他,我瞬间也在四周观望,也算是了解下这个世界上的繁华都市,我们就这么走着,最后到达了个大酒坊,进去之后,酒坊很大,但是生意却不怎么好,掌柜的在柜台里面打瞌睡,伙计们在外面打瞌睡,白姑娘进去之后咳嗽了声,那掌柜的眯起了眼,看没看我们两个我都不知道,因为他实在是太过睡眼惺忪,他拿起本账薄对着那打着呼噜的店小二砸了下骂道:“二狗子,起来招呼客人了!”

    那店小二打了个寒颤,站起来之后瞬间挤出了个笑脸道:“哎呦,两位客观,喝点什么?青稞酒,高粱酒,兽骨酒?只要叫的上名字的,咱们店都有。”

    “来坛二月红。”白姑娘道。

    刚才还睡眼惺忪的掌柜的马上睁开了眼,他看着白姑娘问道:“几年酿?”

    “三年个月,多个月不行,少个月也不成。”白姑娘笑道。

    “坛子装满?”掌柜的眯起了眼继续问道。

    “分满不嫌多,七分满不嫌少,做生意的,全凭良心二字。”白姑娘说道。

    他们俩的对话听起来非常的奇怪,更奇怪的是这个掌柜的在白姑娘说完最后句话之后马上就站起来了。他关上了酒坊的门,之后对着白姑娘抱了抱拳道:“主人那边可算是来人了,只不过我没想到竟然是个姑娘,失敬失敬。”

    “事情怎么样了?”白姑娘问道。

    到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他们两个之前的对话是在对暗号,这个酒坊其实是其他的势力在这凤鸣城的暗哨?看这个样子,十有九就是蛮荒族在这里的暗哨,过不其然,那掌柜的眯起眼,十分戒备的看着白姑娘道:“东西呢?”

    白姑娘从腰间拿出了那蛮荒令,对着这掌柜的道:“你要是不问这个,我就要出手杀了你,看不出来,你还不错。”

    那掌柜的看到了蛮荒令,立马就对着白姑娘跪了下来,也不知道是跪这个姑娘,还是跪那蛮荒之至高无上的令牌,他问道:“主人可好?”

    “他?好的很,起来吧,说正事,办的怎么样了?”白姑娘问道。

    “他每天都来,日落而来,喝上坛子按照那个配方酿出来的酒,然后就走,也不拖欠灵石,甚至每次给的都很富余。”掌柜的说道。

    说完,那掌柜的皱起了眉头,似乎是欲言又止,白姑娘挥了挥手道:“有话就说。”

    “不知道那人到底是何人?看他的着装打扮,倒像是个乞丐。”掌柜的问道。

    “不该问的你就别问,行了,你们收拾下,今天的酒,我来卖。”那白姑娘道。

    我这时候听的是头雾水,那掌柜的也听话,马上就要带着店小二走,我赶紧拦住了他们问道:“两位老兄,这是怎么回事儿?你们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

    那掌柜的显然很意外我会这么问,不过他看了眼白姑娘,看到白姑娘没有任何制止的意思,他就道:“这个酒坊,本身是主人派我等在这里。刺探凤鸣城的情报的,也就是在三个月前,主人忽然差人送来了个酿酒的古方,那古方酿酒之法非常奇怪,酿出来的酒虽然喝起来绵长顺滑还算凑合,但是闻起来却是臭不可闻。如同是金汁般,酒酿成之后,看着众多,但是却极少有人敢尝,就算是勉强长了,也不过是普通酒的口感。所以销量极差,但是就在个月之前,忽然来了个老叫花子,这个老叫花子每次来,都点这个酒,次都要喝坛,已经连着来了个多月了。”

    这掌柜的说这个我就明白了,这肯定是蛮荒之主想用这种酒引来个人,很显然这个老叫花的就是这个要等的人。

    等掌柜的跟店小二离开之后,我本想把我的想法去找这个白姑娘求证下,可是她却是坐在柜台那边言不发,我也不想去自讨没趣,又过了个时辰,她竟然给我找了身店小二的衣服让我换上,在前台去坐起了店小二,我自然是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结果她对我说道:“此事成与不成,事关青木城之围是否能解。青木城若是没了,你更是没有任何的机会,所以你这个天尊的大少爷不想当这店小二,感觉到了委屈,那也行,您自便。”

    她这话说,我自然是不敢耽误,但是这个酒坊的生意实在是太差,直到了午,才来了个客人,还不是我们要等的老疯子,这个人是个老头。头的银发,穿的衣服倒是普通,俩人就点了个茴香豆,叠闲牛肉,之后就坐在了个角落里,点了坛子高粱酒自酌自饮了起来。

    到了下午,好不容易又来了个穿着身白衣的年人,但是这个年人则是坐在了那个老人的身边,也陪着这个老人喝酒,这俩人只喝酒不吃菜,喝的也慢,更是句话不说,这坐,就是几个时辰。

    直等到日头快落,这老少还是没走的意思,只是那坛子的酒喝完了,又点了坛。

    我对他们俩没什么兴趣,只当他们是闲的蛋疼了的无聊父子。结果在日落之时,终于有个叫花子模样的人走了进来,他身腥臭无比,蓬头垢面,身衣服上面也是补丁摞补丁,上面还满是污垢,他边扣着鼻屎边走进了屋子,想必这就是白姑娘所要找的人,也是蛮荒之主想要钓出来的人。

    看了他的这幅形象,我真的难以相信,他就是可以改变青木城战局的人,这样的个人,真的会是个神阶的强者?

    但是这人来了,我自然是要招呼,我走了上去帮他擦了张桌子,装作是认识他的样子问道:“怎么?老规矩?”

    他对我点了点头,之后好像是看了我眼,但是我不确定。因为他的头发的确是太长太长了,他道:“换人了?”

    “原来的伙计家里有点事情回去探亲了,所以我来顶班,不过他走之前对我交代了你是咱们这边的常客,就爱喝那种酒。”我笑道。

    他点了点头道:“还有叠茴香豆。”

    我道了句好就要走,结果直在窗边喝酒的那个老头忽然捏起他桌子的茴香豆碟子丢了过来道:“这盘没动,叫花子,不嫌弃的话拿去吧。”

    他看似随手丢,但是我却听到了呼呼的风声,回头看,只感觉那叠茴香豆被当做是暗器样的丢来,速度极快,但是茴香豆就在碟子上却没有散落颗。

    那叫花子伸出手,竟然也是轻轻的就接住了那叠茴香豆,他捏了颗就丢在了口道:“谢了。”

    那老头笑道:“不客气。还有叠牛肉,还未动过,怎么?吃吗?”

    “不了,你这叠豆子。挨了你的手了,脏了,吃不了。”这叫花子脸嫌弃的吐出了刚丢嘴巴里的颗豆子,之后抓起盘子,对着那个老人就丢了过去。

    那老人伸手就要接,结果这叫花子拍了下桌子道:“你这样的大人物。我摸过的东西想必您也不会要,还是算了。”

    随着他拍下桌子,那飞到半空的碟子瞬间开裂,那碟子的茴香豆更是如同天女散花样冲向那老少。

    “好好的东西,丢了岂不可惜?”那老人笑道,说完,他伸出手在身前抓,随着手的动作,那碟的茴香豆竟然都被他抓在了手,个都没有落在地上,他往桌子上放,拿起来颗丢到了嘴里,嚼的嘎嘣响,边嚼边笑道:“哪里脏了?”

    我这才知道,这叫花子不是普通人,这老头更不是寻常的人,而且他们刚刚已经通过碟茴香豆交锋了,我心里快速的思索这个老头的身份,难道说他知道这老叫花是谁?知道了蛮荒之主的计划?

    但是若是如此,为何白姑娘下午都坐在柜台里,如此的淡定?

    “小二!上酒!”那老叫花拍了下桌子瞪着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