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天机榜

作品:《捞尸人

    白姑娘在这时候落在了那匹白马之上,我到这时候才看到这个镇的名字叫丹阳镇,就在城外的铁骑军士被白姑娘全军覆没之后,那城头上忽然出现了个年轻人,他摸着鼻子看着城下的我们俩,白姑娘冷哼了声道:“怎么?还有送死的吗?”

    那年轻人苦笑道:“我可还没活够呢,但是姑娘,您今天杀了我丹阳镇三千余人,总得留个姓名吧?”

    “怎么?留着日后寻仇?”白姑娘道。 ..

    “不不,我可不是上官林那没脑子的傻缺。就是老祖宗,也不会轻易的去触个这么年轻的神阶强者的霉头,我意思是,您今日人破三千铁骑,留个姓名我好帮你传播下,也让四方城的人知道这天下出了个年轻漂亮神阶强者,再有三年,天机榜就要出来了,也好让姑娘金榜题名不是?”那年轻人道。

    “没兴趣,告诉上官老头,不用派人来拦了,耽误时间,我此行的目的地便是凤鸣城,若是真的想打场,到时候再战便罢,若是不想,就不要再惹的本姑娘不耐烦了,万我个不小心把他给伤了,他的那张老脸往哪里搁呢?”白姑娘说完,拍马屁股扬长而去。

    那城头上的年轻人看着那骑绝尘而去。苦笑着摇了摇头,之后才看向了我,他竟然是破天荒的对我笑了笑道:“你还不追上去?这天下可以保你不死的人没几个了,好不容易抱上条大腿,可抱紧了!”

    我不知道这个年轻人为啥会对我这么说,但是通过这几句话,我就感觉这人还挺有意思的,就对他点了点头,我提了提缰绳,小黑颇通人性,立马撒蹄狂奔,朝着那个姑娘的方向追去。

    当我追上那个姑娘的时候,那白马被拴在棵大树之上,而白姑娘则在树下调息,她的脸上抹红晕,脸上层细密的汗珠,看来刚才的那战,她并非是赢的那么轻松随意,我直等了她大概两个小时她才睁开了眼,我看到抹光亮从她的双眼闪而过。她对我笑道:“厉害吧?”

    这个姑娘在我面前,那是点高人的姿态都没有,我也不知道这是该哭还是该笑,我竖起了大拇指道:“女豪杰!”

    她也没继续说话,跳上马背,对我说道:“上官老头估计不会在前面阻拦,我们这次路上不停,直接到凤鸣城,怎么?有没有胆子跟我起去看看?要是没有,你趁早离去。”

    “真的去啊!?”我道。凤鸣城绝对不是这些普通的城镇可比,那里面可是上官家的老巢,我们现在赶往凤鸣城,那不是明知山有虎片往虎山行吗?

    “去,我得过去看看个老朋友,要走你就跟上,不走你就自己想办法。”说完,白姑娘跃上马背,直接策马而去。

    我咬牙,刚才丹阳镇的那家伙说的没错,这天下能保得我性命周全的人没有多少,这个姑娘算是个,跟着她去凤鸣城或许危险,但是不跟着她才真的是死路条,所以我也立马跟上,她看我跟了上来,也没多说话,我们路上除了短暂的休整让马匹休息,还真的是路上都在赶路,小黑的脚力自然不需多说,白姑娘的这匹马也不错,就这样,我们还是用了五天的时间,才堪堪的赶到了凤鸣城外。

    凤鸣城不仅是座城,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它甚至是凤鸣国的首都。这个城池的规格自然不是我们路上经过的城镇可比,那城头高大无比,四周都是看守的军士,似乎我们要来凤鸣城的消息已经传了过来,在城门口把守的兵力颇多。对过往的人群,特别是进城之人盘查的颇为严格。

    我以为这个白姑娘就是要这么赤裸裸的闯入凤鸣城,那样也太鲁莽了点,事实上她也没有如此,我们在城外找了个客栈,我再三的叮嘱小黑不要张狂,更不要大声的鸣叫,因为现在的情况,小黑跟我是捆绑在起的,只要看到黑色的龙马就说明那个人是我。之后我们俩走进了客栈之,进客栈就听到客栈里面的人在议论纷纷,每桌子上的人都在议论同件事,那就是那个忽然出现的女人。

    个年轻的女子,竟然是神阶高手。两招破了丹阳镇三千重骑!而且那不是普通的重骑,是上官无忌的重骑兵!从他们的口我才知道,那站在城头上的年轻人叫上官无忌,乃是上官家族仅次于上官云年青代的强者,这次正是因为要与蛮荒开战。所以上官家族才把这两个年青代的翘楚派到了与蛮荒接壤之地,上官云是年纪轻轻的就进入了天阶,而这个上官无忌虽然个地阶二品的武者,但是他的长处在于练兵,由他练兵而成的三万重骑在整个凤鸣城都是名声显赫,乃是上官家族亲兵战力的翘楚!

    白姑娘路上休息的时候都在调息,她交给掌柜的两块灵石就上楼休息,对这些人谈论她毫无兴趣,而我现在急需这个世界上的信息,所以找了个靠角的桌子点了些吃食。边吃边听着这些人口沫横飞的谈论。

    “都说那上官无忌爱兵如子,这次他还是疼惜他那三万铁骑啊!所以只折损了三千,要是他硬着头皮,估计那个女魔头要把三万铁骑屠杀殆尽了吧?”人道。

    “屁!哪怕是神阶强者,在战场上也不是无敌的存在,三千人杀不了那女人,五千呢?千呢?万呢?哪怕是神阶强者力也有竟时,兵力层层不穷,磨也能磨死你,当年龙族不少老龙都步入了神阶。不是活生生的被四方城的无尽兵力给耗死?更别说还有专门对付这些神阶强者的强弩,所以我看啊,这完全就是上官无忌心疼他的兵,要是真的三万铁骑倾巢而出,那个女魔头十有九也要伏诛!”人道。

    他说的这句话我是真的赞同,白姑娘经了那战,其实直都在慢慢的恢复,如果上官无忌真的出动三万铁骑,胜负真的难料。

    “你们还是看不清楚局势啊!你们也不想想,上官无忌的三万铁骑为何会出现在丹阳镇?为何此前没有任何的消息?我们都以为这次端木灵秀入了神阶。青木城时半会肯定啃不下来,不定会对蛮荒动手,现在看来,四方城这次是真的要拿蛮荒开刀了,这三万铁骑就是奇兵。本来是为了奇袭蛮荒的,怎么可能拿出来对付个女魔头?不然那上官无忌怎么可能忍心自己手下折损三千铁骑而不报仇?若是攻下了蛮荒,那无尽的蛮兽真元,到时候上官家族,乃至整个四方城绝对实力大增,个区区的神阶强者,算的了什么?”个书生模样的人说道。

    他这说,大家才恍然大悟,纷纷的赞同。

    之后,他们则缠着这个书生让他分析下这个年轻女魔头的实力。这个书生沉吟了下说道:“此女子真乃是奇女子,年纪轻轻的入了神阶,那跟当年的南宫离样,最重要的是,迄今为止还不知道这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又是什么人调教出了这么个强者?不过依我看来,就算此女子入了神阶,实力应该是在南宫离之下,当年南宫离在开阳城,剑破过千甲。此女子只是破了三千余重骑而已。”

    “天机榜年之后就要出来了。你说这次,天机榜上,能有这个女人的名字吗?”有人问道。

    “玄,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别忘了当年的南宫离。这女人已经得罪了凤鸣城,你们没听说她还要来凤鸣城来挑战城主?我估计,她的下场,无非也是离奇失踪罢了。”那书生说道。

    这书生说的头头是道,不过接下来的,我就没兴趣继续听下去了,我站了起来上了楼,犹豫再三,还是敲开了白姑娘的门,她依旧在那边调息,看到我过来,她问道:“有事?”

    “咱们匆匆赶来凤鸣城,是因为你发现了上官家的三万重骑,知道他们要奇袭蛮荒了吗?”我问道。

    那姑娘睁开了眼,过了许久,她对我点了点头道:“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