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南宫离

作品:《捞尸人

    好在我皮糙肉厚,也没被打出什么所以然来,再说了,跟这个白姑娘在起这么久,我早就习惯了她的暴力倾向,在得知她是个神阶的高手的时候,我其实更多的是兴奋,端木灵秀被称为是刚刚步入神阶,就被当做是可以唯可以护得我周全之人,就凭这个就知道神阶高手在这个天元大陆有多么的凤毛麟角。之后,我再次的找这个白姑娘问询,慢慢的对天元大陆的武夫修炼有了个大概的认识。

    天元大陆的武夫,分为天地人三阶,阶三品,但是在天地人之外。还有阶,是为神阶,但是他们认为,如果武夫真的进入了神阶,那就已经超脱了武夫的境界,我现在大概估算了下,我跟大哥的实力相当,在我们那个世界已经算是绝顶的高手了,但是在这里却只能算是人阶品,所谓的人阶,就是武夫修炼,能靠自身的力量,以人为本,是为人阶,地阶的武夫便才算是摸到了门槛。正如上官家的那个老头,可以打出超脱于身体外的力量。

    说到这个,就不得不说四方城四城四大家族,开阳城的慕容家,凤鸣城的上官家,扶摇城的帝家,还有朝歌城的西门家。这四大家族,族长即为城主,而城主,就是神阶高手!

    四座城四大家族,四个神阶高手!

    对于这个天元大陆来说,个神阶高手,就代表了无上的战力,这也就是白姑娘那时候对我说天元大陆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的原因,在这里,任何族只要有个神阶的高手就可以让整个族人站稳脚跟,那北海水妖族之所以没落,成为天元最为弱势的族,就是因为妖皇南宫离离奇失踪,而南宫离之后水妖族再也没有出现个神阶的强者。没有至强者压阵,就等于是族的没落。

    “南宫离当年崛起的时候,水妖族异常的鼎盛,他百七十岁步入天阶,之后用了三十年跨入神阶,超脱于寻常武夫,被视为水妖族当兴之人,但是这人太过年轻气盛,所谓钢过易折,当年他在北海大摆擂台,接受天下英雄挑战,竟然无对手,后来他出北海,在蛮荒大峡谷再摆擂台,要挑战四大家族的族长。”白姑娘道。

    “然后呢?”我问道。

    “没有然后,他之后就离奇失踪了,当年天下的人,不管各族,都前去瞻仰神阶高手的大战,更有人开盘做赌庄,赌这南宫离可否人对战这四大城主的车轮战法,结果南宫离离奇失踪,事情就没有了下,世人都传说,四大城主怕输给南宫离丢人,所以联手杀了这个天才少年,还有种说法,就是这个人跟在了天尊的身边,被天尊收为麾下,结果直到天尊陨落,这天下再也没有南宫离的消息,至此大家才知道,这个天才少年,多半是被联手诛杀了,因为只有四大城主的联手才能悄无声息的做掉个神阶之人。”白姑娘说道。

    我听的都是感觉相当的可惜。按照我的想法,这南宫离多半是真的被这四大城主给联手击杀了,因为当时他风头无二,如果四大家族的城主都败在了他的手下,那别人的面子还往哪里搁?更别说我对这四大家族没有任何好印象。在我的脑袋里,他们就是群卑鄙无耻的小人罢了,所以我更相信这种可能性。

    “哎,要不是他到处挑战,他的族人现在也断然不会沦落至此。”我苦笑道。

    白姑娘没有说话,看着她那完美到不沾染点尘埃气息的绝美脸庞,我不禁再次的开始思索她的身份,神阶强者在这个世界上凤毛麟角,任何个都可以扛起族的大旗,那她绝对不可能是名不见经传之人。更别说她这么年轻,还是个女子。所以她定然是个享誉天下的人。

    但是问题是,假如她真的早就驰名天下,为何那军统帅的上官云竟然认不出她?从上官云的表现来看,甚至是对她非常的陌生。完全不相信她竟然是个神阶的强者。

    所以思前想后,要么是她是个不出世的高人,要么她就是改变了身份和样貌,以致于别人认不出来她。

    无论如何,她是个绝对的强者。这对于我来说也是好事,因为只有强者才能保护我的安全。

    “现在你明白你当时的想法实在是太过幼稚了吧,蛮荒之主不必多说,定然是个神阶之人,那端木灵秀只能算是半个,哪怕是现在堪堪的进入了神阶,也只是刚摸到门槛而已,更别说那水妖族现在没落的不成样子,蛮荒,水妖,加上端木灵秀联手,无非是个半的天阶之人,可是四方城四位城主,可是四个神阶强者,这四城之间虽然也有争斗。但是跟天尊战让这四人联手起来,就算未来也有争斗,也是灭掉他族之后的事情,现在他们四人联手,谁能抗衡?”白姑娘道。

    “你可以帮忙啊!你也是神阶!”我道。

    “我?我为什么帮忙?”白姑娘冷笑道。

    我瞬间语塞,她接着冷笑道:“我若是与他们三族联手,虽然说最后必死无疑,但是却也可以让四方城元气大伤,所以你这个天尊后裔好坐收渔翁之利对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感觉这四方城有点欺人太甚的感觉。他们先攻青木城,再屯兵蛮荒之外的琅琊镇,你不感觉他们的野心很大吗?你不也说了,青木城倒,下步蛮荒必定被灭,现在已经没有了龙族,那时候谁还能奈他们何?”我道。

    “说的是不错,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小子,你别想太多了,别以为我出手教训了上官云就代表了我就要对付四方城,第我不想跟那南宫离样不明不白的死了,第二我个人乐得自在,干嘛去触他们的霉头?我之所以帮你,第是柳妹妹再三叮嘱,第二无非就是感觉你好玩而已。你想指望我帮你报仇?”白姑娘继续冷笑着说。

    她说话可以说是不留任何的余地,我个大老爷们儿,若不是我对这个世界无所知又加上我们这群人初来乍到,我还真的没有脸皮厚到需要个女人帮忙的份上,我不如她本身就让我不好意思,加上她这么说话。我只感觉自尊心极其的受伤。

    我咬牙,勒转了马头调头就要走。

    “你干嘛去?”她问道。

    “我把你当朋友,你呢,竟然只是觉得我是个玩物罢了,与其等你玩腻了丢掉送走。还不如我现在自己走。”我道。

    “脾气还不小,你确定要走?”她问道。

    我没理她,继续策马而走,结果这时候她在我身后冷笑道:“小黑乃是龙马,龙族向骄傲。哪怕身死也绝对不可对他人屈服,所以能降服它之人,必定是血脉更为高贵之人,哪怕它只是只龙马,也绝对不会给他人做坐骑。那上官云虽然不知道这个,但是旦这个消息传入凤鸣城,那上官老贼想通的其关窍,就会知道你这个年轻人就是天尊之子,哦,不,此时这个消息应该传到了凤鸣城,或许那上官云已经接到了消息,带着精兵追赶了上来,我还听说四方城悬赏灵石千万要你的项上人头,此时更有不少赏金猎人们朝着这个方向追来,你确定还要走吗?”

    “所以你让我挑马,知道小黑是匹龙马你还不阻拦我,为的就是阴我?”我回头瞪了她眼道。

    “怎么?我告诉你实情你还会不要它?刚在琅琊镇你护着它的勇气去哪里了?”她道。

    “你当我是吓大的,纵然是死了,也比在你这里受个女子屈辱要强!”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