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争斗

作品:《捞尸人

    随着黑马的声巨吼,那兽栏的马儿也跟着沸腾,这只是个开始,接下来,整个蛮兽交易场的蛮兽都跟着沸腾了起来,它们再不停的挣扎,它们的眼不再只有麻木不仁,而是要觉醒,要反抗人类的屠杀!

    这下,周围的人都慌了。就连那上官林也是看了看四周慌乱的不行,但是群兽刚开始挣扎,马上就有不少穿着红色铠甲的人冲了进来,这是琅琊镇上驻扎的士兵,士兵们的效率很快,他们飞快的杀掉了那些发狂的蛮兽,而这时候,我胯下的黑马忽然冲着那呆若木鸡的上官林冲了过去,它似乎是要为它的同类报仇!

    我虽然对这个上官林并没有什么好感,但是这毕竟是凤鸣城城主家的人,我现在的情况是真的多事不如少事,所以我赶紧勒紧缰绳,但是这时候的黑马如同发狂了般,根本就不受我的控制,它疯样的冲向上官林。以它的速度那自然是眨眼即至!按理来说那个上官林的身手不差,要想躲过黑马的踏十分容易,问题是他现在整个人都被这百兽暴躁给镇住了,甚至都没想过躲闪!

    下刻,黑马的马蹄。已经在上官林的头顶,除非他会瞬移,不然他的脑袋绝对要被这蹄子给踢开花!

    但是就在这千钧发之际,上官林的身子忽然动,他的这么动作躲过了黑马的马蹄,下刻,双手直接拍在了黑马的胸口,他这掌之下,黑马连我都要拍的后退了几步。

    我看到了个穿着红色衣服的老人拉着那满头冷汗的上官林,他紧紧的皱着眉头盯着我和这匹黑马,这时候的上官林已经反应了过来,他指着我跟黑马道:“祥叔!他竟然想杀我,杀了他!把这匹马也给我宰了!”

    那红衣老者盯着我,这时候,百兽依旧嘶鸣,这红衣老者脚跺在地上,地上激起阵的尘土,以他为个心,开始朝外扩散,这脚之后。整个蛮兽的交易场瞬间清静,他这击,竟然镇住了那发狂的猛兽!

    “少爷,您输的不冤枉,这不是普通的马匹,也不是马王,而是匹龙马,身上竟然有龙的血脉,真是奇怪。”那红衣老者继续盯着我跟黑马,他的最后句奇怪,也不知道是指这匹马奇怪,还是在说我奇怪。

    “身上有那龙族的血脉,那岂不是更该杀?!祥叔,杀了他们!”上官林道。

    那祥叔皱着眉头点了点头,他最后看着我道:“我早就知道这匹黑马性子爆裂,只当它是野性难驯,倒是没想到它竟然是匹龙马,小子,你颇有几分本事,这匹龙马必然是要除掉,你可愿意留下来?”

    “喂,我说,这匹马是我选的,我掏了钱买的,你们说杀就杀?”我道。

    “凡是龙族余孽,人人得而诛之!”那老人说道。

    他这句话,彻底的激起了我的怒火,我他娘的也是龙族余孽呢,就活该被你们诛杀?

    “这么多人看着,你们就算是凤鸣城上官家的人,也不能如此的不守规矩!”我道。

    我这话是占了理,不过大多数人还是畏惧上官家族的权势不敢说话,那说话声援的人也是声音微不可闻,那老者笑道:“若真的被你找到了匹马王,上官家族自然是愿赌服输。但是这匹马是龙马,情况不同。”

    说完,这老人对着我跟这匹黑马就冲了过来,他的速度极快,这个老人。可能是我在这个世界上遇到的第个强者,我看他这拳头的威势,甚至比那秦始皇还要霸道许多!

    他的拳头,带着缕红色的火焰,加上他浑身的血红色,让我感觉就是道烈火对着我冲来,这黑马虽然有龙血之力,但是只是匹马断然无法承受,我拍马背,整个人跳将起来。我知道我可能无法抵挡这个老者的拳头,但是我必须要挡在这匹马之前。

    就凭它在闻到我血的味道之后对我的臣服,我也要保护它!

    我举起了拳头,浑身上下的力气全部聚集在起,但是我这拳不是进攻,只是防守!我现在想知道我的力量,到底在这个世界上算是什么档次!

    我的拳头与这个老者的拳相撞,在那瞬间,我感觉团火焰钻进了我的身体里,我整个人直接被这拳头给砸飞。胸口甜,股血就要喷出来,但是被我活生生的憋住,因为我要是吐血了,就完全的暴漏了我的身份!

    金色血液,足以说明切!

    那老者看到我竟然敢拦他,并且如此的不堪击,冷笑道:“个堪堪人阶的废物,竟然也敢与我交手!既然你不识抬举,那你就受死吧!”

    说完。他再次的举起拳头,对着我就砸了过来,我此时已经跌在了地上,我的条胳膊竟然在这老头的击之下无法抬起来,我伸出了左臂,无论如何,总不能让他这拳头真的把我砸死了吧?

    眼见着他这拳对着我就再次的砸了过来,白姑娘终于出手,她冲到了我身边,微微的伸出了手,道白色的布条从她那白衣衣袖冲出,把就卷住了那老者的手臂,之后她轻轻的抬,那老者想要抽出手已然来不及,他被她这么甩。整个人凌空翻了几翻,不过这老者身手也是了得,他竟然可以平缓的落在地上,看着白姑娘道:“身手不错,但是还太稚嫩了点。这是上官家族之事,也是整个四方城之事,我劝你还是不要自己找死!”

    “就凭你?他就是侥幸找到只龙马,便要被你杀掉?想杀他你问过本姑娘了吗?我还没有玩够的人,你想杀就杀吗?”白姑娘说道。

    那老头虽然对白姑娘说话很狠,但是却也没有立即就动手,或许他在想这么年轻的姑娘竟然有如此的身手,断然是什么大家族的人,所以肯定不会像对付我样的草率,这让我心非常的悲凉,看来在这个世界,你弱小就注定了被人欺负,没有任何的道理可言啊!

    “你是谁家的人?为何我看不出你的来路?”那老头盯着白姑娘道。

    “你管的着吗?”白姑娘冷哼了声。

    那老头被白姑娘的这声给激怒,他再次的举起了拳头,开始对着白姑娘冲来。那白姑娘双手舞动之间,那根白丝带被她舞动的美轮美奂,却又绝非是好看那么简单,那老者拳头上的火焰,竟然无法烧掉这根白丝带,最后,他整个人被这根白丝带紧紧的缠住,那姑娘挥手,直接把这个老头砸在了地上。

    “这就是上官家族的实力?”她嘲讽道。

    那老者艰难的站起身,他看着白姑娘惊怒交加的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还不配知道!”那白姑娘没有理他。而是走过来看了我眼道:“知道打不过还逞强,是知道我会出手救你还是怎么?不过这也对,这匹龙马既然选了你,那你就是它的主人,就需要保护它。”

    说完,她摸了摸那黑马的脑袋,黑马似乎不喜欢别人触碰,脸的嫌弃,但却也知道她刚才保护了我们,没有拒绝的那么坚决。

    “你这么黑,以后就叫小黑好了。”白姑娘说道。

    就在这时候,站在我的方向,忽然看到那个老头双手开始交叉,他整个人都燃起了熊熊的火焰,他身上红色的长袍臌胀,那熊熊的火焰,在他的身后,竟然汇聚成只争鸣的火凤,扇动着翅膀,看起来极具威力!

    “去死吧!”那老头怒吼声。

    他挥动着双手,那只火凤发出声凤鸣之音,之后对着白姑娘就冲了过来,而此时在调戏小黑的白姑娘竟然丝毫不知!

    “小心!”我道。

    说完,我下子扑在了她的身上,下刻,我只感觉我整个人都被点燃,道炽热无比的火焰,席卷了我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