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赛马

作品:《捞尸人

    这个姑娘好像是知道我的想法样,因为我这时候就想着对这个上官林直接说我放弃比赛直接认输,因为这匹黑色的瘦马现在还在不停的挣扎,我甚至连降服它都不可能,还怎么拿它比赛?但是白姑娘的这句话,无疑是让我连弃权都不能了,弃权就是认输,就是丢了她的面子,她就要揪掉我的舌头。

    我现在摸着我胸前挂着的蚩尤舍利子心道:“蚩尤啊蚩尤,我就不该听你的去选这样屁马。我要是随便选个走了,也断然不会生出这样的祸端出来。这次哥们儿可是要丢脸丢到仙界了,你倒好,瞎指挥通之后就去睡大觉了,你倒是醒来帮我下啊!”

    结果任凭我怎么叫,蚩尤就好像是在闷头睡大觉,完全就没有醒来的意思,而这时候,这个兽栏里的所有人都在目视着我,而那个上官林也是在那匹高头大马之上对我说道:“这位兄弟。需要我帮你忙上马吗?”

    “可以不赌吗?我只是个小人物,您是上官家的公子,没必要跟我般见识啊!”我道。

    “大丈夫言既出驷马难追,不过你若是真不想赌也行,但是那样就要丢了这位佳人的面子。你若是这般的惹了她生气,那我可要替这位姑娘出气了。”上官林道。

    “怎么这仙界也有这样泡妞的无良公子哥?”我心道,白姑娘还在脸笑意的看着我,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下真的是没有任何的退路了。但是这匹马却是完全都不给我丝毫的面子,它就这么直跟我较劲,要不是我多少还有身蛮力,甚至现在连拉都拉不住它。

    “那就赌吧,不过这个马不听话。我需要先去驯服番。”我对上官林道。

    那上官林脸笑意的道:“兄弟,我劝你最好认输,去给这位姑娘好好的道歉,她若是原谅你了,那我自然也不会为难与你。”

    “那可不行,愿赌服输!”白姑娘说道。

    “对,既然说到这里了,那就赌吧。”我道,说完,我走向这匹黑色的瘦马,它死盯着我,眼满是敌意和不屑,当我要走近它的时候,它甚至直接扬起前蹄对着我就踏了过来,我虽然在这仙界算不得是什么高手。但是要是被匹马给踢倒那也太没面子了,我个侧身躲过它的脚踏,另只手拉起缰绳个用力,之后我整个人就跃到了马背之上。

    这匹黑马的脾气是真的暴躁,在我骑到它的背上的时候,它不停的旋转跳跃,似乎是疯了般的发出声声的怒吼,似乎是我挑衅了它的尊严。

    我紧紧的抓着这个马的鬃毛,按照我以前在电视机上看过的驯马的视频,就是你骑着它,并且不被它甩掉,过会儿马儿就算是被驯服了,不过那是普通的马匹,这匹黑马要是这么简单就被驯服,那就不会是这个兽栏的另类了。

    此时,我只有个办法能赢,保住我的舌头,这个办法不定有用,却是我能想到的唯的办法,我夹紧了马肚子,之后趴在这匹黑马的耳朵上轻声的对它说道:“我知道你是龙马,身上有龙血,但是我是龙族的人!还是天尊之子!”

    我想的是,它既然是龙马,那就肯定要给我这个龙族的太子爷个面子啊,但是没有,我在说了之后,也不知道他是否听懂了,总之它变的更加的激动,好几下都差点把我从马背上给甩下来。

    这个现象,无疑是让围观的人哈哈大笑,就连上官林此时看着我也是满脸的不屑,我哪里受的了如此的屈辱?当下悄悄的把手指伸进嘴巴里在我的手上咬了个缺口,丝金色的血液瞬间就流了出来,我把手指伸到马鼻子的位置道:“你他娘的闻闻。这金色的是不是真龙之血?”

    这次,我赌对了,这匹黑色的瘦马在我把手指伸过去之后,下子愣住了,它停下了那疯狂的跳跃。之后转过马头两只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它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狂躁不安,现在有的甚至是激动和兴奋!

    这个状况,无疑是让众人非常的震惊,吃瓜群众也并非都是要去讨好这上官林,马上就有人惊道:“兽栏无人可以驯服的野马,就这样被这个小兄弟驯服了?难道他真的是个驯兽的高手?”

    听见有人夸我,那上官林冷哼了声道:“哼,就算是驯服了又怎么样?就凭他胯下的那匹黑色瘦马,还想赢我不成?”

    不过他这个人极其的虚伪。他在说完这句话之后马上转换了幅脸孔说道:“恭喜这位小兄弟,既然已经驯服了这匹烈马,那我们就比试番吧。”

    把龙马似乎是听懂了上官林的话,它扭头瞪了眼这个家伙,之后仰天长嘶,似乎是在宣泄心的不满,我摸着这匹马那枯燥的鬃毛,心道:“马兄啊马兄,你身上有龙族的血液,蚩尤又格外的高看你眼。所以你定要给力,维护咱们龙族的威严。”

    之后,我对上官林道:“走吧,去哪里比试?”

    “那边便有角逐场,走!”上官林脸得意的骑着那匹高头大马走了过去。

    我夹住了马肚子,轻轻的拍了拍胯下之马道:“马兄,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这龙马是真的听话,它虽然很瘦,此时昂首挺胸走路的样子又似乎非常的骄傲。到了角逐场那边,他们那边的人看这两匹马的优劣,对于我们的比赛也是脸的幸灾乐祸,及等着上官林好生的把我给羞辱顿。

    随着号棋挥,上官林扬鞭,那胯下之马如同阵风样瞬间的从我眼前消失,但是反观我这边。虽然我站在马背上安然无恙,但是任凭我怎么拍打马屁股,这匹马总是站在这里丝不动,刚才还夸我的人脸立马就黑了,当然,出现了这样的情况被嘲笑也在所难免,我已经自动屏蔽了那些嘲笑我的声音,我低声对黑马说道:“马兄,哥们儿?你这又是要搞什么鬼?”

    眼见着上官林已经拍了半的行程,这龙马终于长嘶声开始对着上官林的方向狂奔而去!

    瞬间。马蹄踏地尘飞扬。

    在所有的人的目瞪口呆之,这匹我胯下的龙马,以个极快的速度超越的上官林,几乎是秒杀了上官林座下那神骏无比的宝马,那黑马在进过上官林的时候,甚至还嘶鸣了声,似乎是在挑战示威。

    我这才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虽然这骑着马如同坐过山车样的感觉让我非常的不爽,但是谁又不喜欢赢呢?

    当我跟这匹黑色的瘦马跑到终点的时候,黑马回头再次嘶鸣,舌头都吐的老长老长,如果说刚才的嘶鸣只是疑似嘲讽的话,那这次,那就真的是赤裸裸的嘲讽了。

    我不知道怎么就赢了,围观的吃瓜群众也是目瞪口呆。还刚才还以为胜券在握的上官林呆呆的站在那个角逐场,脸的不可置信。

    这黑马并没有继续嘲讽下去,现在的它跟开始那黑瘦的它完全是两匹马,虽然表面没变,但是走路的姿态什么的,却已经是神骏异常。

    “发生了什么?这是什么速度?”

    “不知道啊!不是说那匹马性子爆裂又没什么本事的吗?”

    吃瓜群众也是惊呆了。

    “这不可能!”上官林从马背上跳下来,他气急败坏的拳头砸在刚才他胯下的那匹白马,他这拳头极重,竟然直接把这匹马的马头给砸扁了去,那匹马发出声绝望的哀鸣,那巨大的马身噗通声跌倒在了地上,却是再也爬不起来了。

    “想不到这上官林就这点气度。”我心道。

    我虽然可怜他胯下的那匹马,它何错之有?但是却也没想到,就在那匹马跌倒的时候,我胯下的黑马却在瞬间愤怒了起来。它仰起头,发出声极大的鸣叫之声。

    这声鸣叫之后,整个兽栏的马群瞬间沸腾了!

    “原来这匹马,竟然是马王!”这时候,终于有人看出了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