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进城

作品:《捞尸人

    蛮荒令不是极其珍贵的东西吗,为什么在这个女人这里却是跟不要钱似的,给了胖子块,这转眼间的自己又拿了块出来?如果不是知道她的蛮荒令是真的,我还以为她是个造假货的呢,在这两个巨象跪倒之后,女子冷哼道:“我与蛮荒之主是朋友,特来商议大事,本事事关重大,我现在有急事要赶往四方城。..还不速速放行?!”

    那两个巨象士兵道:“是,是!”

    不会儿,这两个巨象士兵就把我们带到了蛮荒军营这边,在这里我竟然看到了那个白毛老猴,看来我之前并没有猜错,通臂猿猴族在这蛮荒之是地位超然,这个白毛老猴在军营的位置也是不低,他再次查看了下这个姑娘的蛮荒令,之后他看了看我,在瞬间脸上的表情非常奇怪,我心玄,暗道:“难道这白毛老猴认出我了不成?”但是转念想,这白毛老猴是友非敌,就算认出来也定然不会拆穿与我。

    这白毛老猴确认了蛮荒令是真品之后他对这个姑娘说道:“姑娘,若是平时。见蛮荒令如同见蛮荒之主,但是此时,四方城随时都有可能与蛮荒作战,你们身为人族,我不得不小心提防。当然,我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您是否方便告知,您与蛮荒之主到底是何关系,为何您的手会有蛮荒令?”

    那姑娘冷眼看了看这个白毛老猴道:“不方便。你若是想问,自然可以去找蛮荒之主问下,问他为何给个姓白的丫头块蛮荒令!我这次出去是有要事在身,你若是再废话,耽误了大事,小心蛮荒之主扒了你的皮。”

    姑娘说话非常的不客气,但是有蛮荒令在,这白毛老猴也不敢再做问询,只能立马把我们俩放行,只是在放行之前,白毛老猴道:“前面有凤鸣城的重兵把守,我是否需要派两个高手护送你们下。”

    “你倒是贴心,不用,就凭他们,还拦不住本姑娘。”这丫头说道。

    这下。那白毛老猴更是不再多言,直接放我们离去,穿过了蛮荒的阵营,再穿过了这个大峡谷,前面就是凤鸣城的重兵,那些驻扎的军士看到了蛮荒之走出了俩人类,很明显的也是脸的纳闷儿,不过他们很快也是提着武器冲了过来把我们俩团团围住道:“你们是何人,为何从蛮荒而来?”

    这姑娘早早的收起了那个蛮荒令,只见她再次的从腰间摸,这下手竟然又变出了个金色的令牌出来,这个令牌之上,写着个大写的凤字,背面有个巨大的火凤,很明显是凤鸣城的腰牌。

    这下我瞬间在风凌乱了,这姑娘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什么令牌都有?不仅有蛮荒令,现在更是拿出了这凤鸣令,等下是不是又要拿出开阳城的,接下来就是扶摇城的,她是怎么获得不同阵营的人的腰牌的?

    她这次拿出来的腰牌,在凤鸣城的分量可是不低,直接让这些身披火红色盔甲的士兵们跪倒了下来,他们毕恭毕敬的道:“不知道姑娘是城主府的人,得罪了!还望姑娘恕罪!”

    “既然知道了身份,还不速速让开,我已探得那蛮荒地形,赶去跟城主商量,若是耽误了时间,你们负责的起吗?”姑娘说话那是依旧冰冷,她句话就再次的镇住了形势,我们几乎是用同样的办法穿过了凤鸣城把守在峡谷边上的重兵,而且那些看似是凤鸣城统帅的人,对那个令牌的持有者也是非常的客气。

    我本来想她或许会找条小路,又或者闯过去。没想到竟然是用这么戏剧的办法就穿过了两族的重兵,在走过了凤鸣镇的兵营之后,我问道:“你到底有多少令牌?还都是真品?”

    我下句几乎就要脱口而出问她到底是什么人什么身份,但是想到她要拔舌头的警告,我赶紧把那没说出来的话咽进了肚子里。

    她笑着看着我道:“我本来都准备好了刀子。不过你倒是识相。”

    “可是我还是好奇你到底是怎么拿到的这么的令牌。那些东西在你这好像是不值的样子。”我道。

    “你只需要知道,像本姑娘这么厉害,还这么好看的人,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做上之宾,这些令牌,都是他们抢着要送我的,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咯,你看,这是开阳城的,这个扶摇城的,这是朝歌城的。”姑娘下子从腰间拉出了大把,我看她腰间的那个狭小的香包,忽然有股子胖子那个无敌百宝箱的即视感。

    她呼呼啦啦的拿出了大堆的令牌,搞的我也是相当的无语,不过我们也没多问。因为在我们的面前出现了个城池,这应该就是琅琊城,这个城池里士兵多于百姓,我们找了家客栈暂时的休息,在客栈之,我第次见到这个世界流通的货币,那个母猴虽然给了我袋子,但是我没打开看过,在这个姑娘给店小二个所谓的灵石的时候,我瞬间瞪大了眼睛,这灵石竟然是我们那个世界的钻石!

    在我们那个世界,钻石恒久远,颗就破产,可见钻石极其的珍贵,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流通的货币竟然就是钻石!而且刚才这丫头丢给那个店小二的那颗,放在地球上都足以引起轰动!

    看到我脸呆滞的样子,这姑娘笑道:“是不是很意外,柳妹妹对我说过,我们这里的钱在你们那边比钱给值钱。她在去你们那个世界的时候,带过去了几颗,结果这几颗钻石,让她成为了你们那个世界的超级富豪,要是我们这里的凡人去你们那里。带颗这个,岂不是也是成了富可敌国之人?”

    “话是这么说,不过我们那里讲究个物以稀为贵,真要是这个东西忽然多起来了,也就烂大街不值钱了。”我道。

    ——我们这时候是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着,就在我们在上面说钱的问题的时候,下面忽然食客们议论了起来,并且他们说的内容瞬间的就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端木灵秀回了青木城!在回去的路上,开阳城的慕容檀带了几百慕容家族的死士拦截,结果你们猜怎么着?身为天阶高手的慕容檀,竟然被端木灵秀砍下了条手臂,那几百死士更是死伤殆尽!”其个穿着青衣的大汉道。

    另个说道:“端木灵秀不也只是天阶高手吗?他怎么可能在砍下了端木灵秀的手臂之后,还能杀几百人?后来呢,端木灵秀呢?”

    “他?他点事没有,已经回了青木城了。最新的消息是慕容家已经在说动其他三城,就在这几日,就要对青木城发动总攻了!”那青衣大汉道。

    青衣大汉道:“传说那端木灵秀已经触到了那神阶的边缘,真正的高手,天阶与神阶,个境界之差,却是千里之别,那慕容檀根本就没有在端木灵秀的手下撑上几招!”

    “啧啧,难道这天下的神阶高手,又要多个端木灵秀了?”另外的人说话之无不艳羡。

    “神阶高手又如何?我们四方城的四座城,有四个乃至更多的神阶高手,你们没有听说吗,当年的天尊的孩子现在已经回来了,端木灵秀想要把天尊之子带到青木城,这才引的四方城开战,我看这次是动真格的了,哪怕他端木灵秀真的进入了神阶,只要我们的城主过去,定然可以要他的性命!你们没看到外面蛮荒之外的大军?青木城平,那步四方城就会荡平蛮荒,手足的真元啊,现在都已经成了天价了!”其个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