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临走之前

作品:《捞尸人

    最后,我们所有的人都喝的大醉,胖子醉的拉着谁都叫兄弟,要是从酒量这方面来看,我在这群人还算是顶尖着,最后,我们住进了眼镜男提前安排好的酒店之,他们都已经进了房间休息,而眼镜男则拉着我不停的说话,说的都是些天南海北的话。 比如说他其实也是看着我成长的,在之后我所走的每步他都跟着触目惊心的话,说到最后再次提起了老首长,他哭的稀里哗啦的拉着我的手道:“好在最后结束了,都结束了,打赢了,打赢了就好。”

    他最后是被司机被带走的,在他走后,我爹叶天华又拿了瓶红酒走到了我的身边,他对我笑道:“看的出来。你的酒量不错。”

    “还行,恭喜你了,二十多年的忍辱负重,总归是有了成果。”我看着他身上军装的军衔说道。

    他给我倒了杯酒道:“这二十多年,我就是做了场梦。我直都在睡觉,感觉是梦场,相信你们在外面的人,现在想起来,也感觉是做了场梦吧。”

    我点了点头道:“对啊,我都不敢相信,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我到底经历了什么。”

    说完这句话,我们两个都是默默的喝酒,最后,叶天华对我说道:“老首长有句话不知道对你说了没有。”

    “是走了就不要回来了吗?”我问道。

    他愣了下。点了点头道:“对,走了,就不要回来了,他希望你走,包括你们都走,说实话,你们这帮子人,以后真的成长起来了,在这个世界上就是超人的存在,有些人用了太多年的时间让大家认为你们的存在就是迷信,总不能因为你们几个的存在让这迷信成为了现实。”

    我爹叶天华的这句话,终于让我明白那个老人最后对我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对啊。

    在所有人的认知里,我们这样的人就是迷信,是幻象出来的存在,如果我们还在这个世界上。如果那些人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我们这样的人,那些迷信其实是真实的存在过的,特别是他们眼的历史其实并不是他们认知的那样,那这个世界真的是乱套了。

    “这就好比美国电影总是喜欢幻象自己拯救地球是个超级英雄,但是国的总是回忆青春。我们这里不需要英雄。”我端起酒杯笑道。

    “可能是因为他们没有历史,所以自卑,但是我们有五千年的历史,这还是知道的历史,在五千年之前,指不定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叶天华道。

    说完,我们俩相视笑。

    “从我个人的角度上来说,其实我挺想你有天可以回来,如果那时候我还活着的话,我可以听你讲讲,那些神话传说的人物,到底去了哪里,那些在秦之前飞升仙界的上古先贤们,他们如今在何方。”特天华最后说道,说完他站了起来,端起酒杯饮而尽,对我挥了挥手离开了。

    ——第二天大早,轩辕公瑾送来了个玉玺,这个玉玺装在盒子之,看起来非常的古朴,我拿了起来,看到上面刻着古字:“受命于天可得永昌。”

    “在哪里找来的?”我问道。

    “昆仑山的深处,秦始皇真正的埋骨之地,我们在那里还找到了杨筠松的遗体。”轩辕公瑾说道。

    “恩,为了这个秘密,太多的人都付出了代价,玉皇道怎么样了,还有江城子前辈?”我问道。

    “都挺好,只是何真人羽化了。暂时不要告诉天赐,我怕他接受不了,我对他说的是何真人出外云游了。”轩辕公瑾说道。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直接问我道:“什么时候出发?”

    “等俗世的事情处理好吧。”我点了点头道。

    他对我点了点头,我问他道:“你决定好了不去试试吗?要知道那里还有几个你的老朋友,六爷他们肯定在等你。”

    他摇了摇头道:“人间界怎么可能没有轩辕族?”

    “可是已经有那条祖龙了,它完全可以守卫这个世界。”我道。

    “他就算是祖龙,也是你们龙族的祖龙,对于人间界来说,它其实才是最大的定时炸弹,除非你可以告诉我,它为什么会在这里,又横卧在大地上干什么。又是什么人把他困在这里的,所以我必须要留在这里,你们去吧,这天下是你们这帮年轻人的,等哪天你们回来。如果我还活着的话,我希望你们可以给我个答案。”轩辕公瑾最后说了句跟叶天华样的话。

    他在之后交给我个吊坠,根红色绳子,串着个晶莹剔透的珠子,我接了过来问道:“这是什么?”

    “相传佛家的得道高僧可以在死后练就舍利子,蚩尤虽然不是佛家之人,但是他却练就了个舍利子出来,无论如何,对于蚩尤来说,轩辕族欠他了太多。他定非常想魂归故里,你在回去的时候,把他也带回去吧。”轩辕公瑾说道。

    他走后,我在瞬间思绪万千,对啊,我们现在必须走了,不得不走。

    事到如今,似乎切切的谜团都解开了,但是不管是在这人间界的大地上,还是那传说的仙界,我们还有太多的谜团没有解开。

    我甚至有种奇怪的感觉,在这无形之,似乎有张大手,或者是双眼睛,这双眼睛之下。三界皆无遁形,切,似乎都是在他的操盘之。

    我最后看了下这个舍利子,忽然我发现,在这个晶莹剔透的舍利子。竟然有个模糊的小小人影。这个发现让我瞬间的惊喜了起来,我对着他问道:“是你吗蚩尤?你可以听到我说话吗?”

    他没有回应我,但是这个小人,无疑是在无形之给了我希望,我想到了蚩尤在去昆仑山出发之前对我说的句话,他说他或许可以活着,前提是去仙界。

    我把这个舍利子的吊坠戴到了脖子上,我对它说道:“我定让你活过来。”

    在接下来的个月时间里,我去了很多地方,我去了趟神农架。看了看我曾经在那里沉睡了多年的地方,去看了看那多,告诉他们我会带着他们的祖先回到那个地方,并且把他复活,我去了趟昆仑山玉皇道,去最后和江城子聊了天,他最终也拒绝了我去仙界的邀请,但是他也表示,在我们走之后,玉皇道会搬到昆仑山的更深处。做到真正的避世不出,在这点上,我感觉到理解,又感觉可悲,为什么真正的高人不可以站在山巅站在人群之上为万民祈福。而是必须要隐居在这个社会之外?

    江城子对我笑道:“小友,你其实不用因为这个难受,在当年那场破四旧运动开始的时候,我曾经跟那位伟人聊过天,他的番话说动了我。他说灭神,是灭掉天下人的侥幸心理,敬天敬地敬鬼神,以为切天定?那跟旧社会有什么区别?既然是个新社会,个新的秩序。那就必须要灭掉天地灭掉鬼神,打消人们心最后的侥幸,告诉他们这天下本无鬼神,他们想要得到的切,没有任何的捷径。只能他们自己努力才能换来,他们能信的,必须敬畏的,只有他们自己。”

    我在瞬间哑口无言。

    江城子眯着眼笑道:“结果他是对的,现在的天下,是前所未有的太平盛世,不是吗?”

    我点了点头。

    江城子又说道:“不过那伟人在最后又补充了句话,天下人信自己百年,可以靠自己造就个朗朗乾坤,但是百年后,他们又必须有所敬畏,那时候的他们必须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也就是丢掉敬,必须把畏捡起来,这叫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现在有太多的人,因为太信自己,不信轮回报应,所以渐渐的把自己丢了,不是吗?所以论看的远,当属那个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