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真正的绝密A计划

作品:《捞尸人

    就在我们差点跟拦着我们走的士兵起了冲突的时候,辆军车在外面停了下来,老人身边的那个戴眼镜的人下了车,他对那些士兵叫道:“住手!”

    接下来,孙连城也下了车,他站在那边对我们笑道:“你们肯定猜不到谁会过来。..”

    “你又耍什么花样?”胖子叫道。

    我虽然变化了,但是胖子没有变化,他在伤情痊愈之后依旧是那么的毒舌,但是下刻,孙连城在边拉起了车门。车上下来了个人,这个人让我们这个人群瞬间就呆住了,在呆滞之后,大哥整个身子几乎是站立不稳,向坚强而稳重的大哥在这个时候竟然主动的抓住了我的手,我能感觉到,他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

    陈东方喉咙动了动,他眼睛有些湿润的看着下车对我们浅笑的那个人叫道:“天华哥。”

    下车的那个人,我面熟,极其的面熟,面熟的再也没有那么面熟,不仅仅因为他和大哥几乎样的长相,最重要的是,家里的客厅,从头到尾都放着他的照片!

    他就是我爹叶天华!那个在二十几年前被剥皮的人。

    他穿着身的军装。他还是那么的年轻帅气,跟我这么长时间想象的他模样,帅气的兵王,他笑着对我们张开了双臂,想要拥抱我们。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大哥不住的颤抖,这时候,陈东方走了出来,拍了拍大哥的肩膀道:“仲谋。这么多年了,你不都是很想他吗?他回来了,去吧。”

    大哥艰难的迈动了第步,然后第二步,最后,大哥个箭步冲了过去,他没有去拥抱我爹叶天华,而是在叶天华面前跪了下来。

    我这时候也走了过去,我没见过他,更是在知道自己的身世后,知道他这个父亲的身份其实是模棱两可,但是这毕竟是给我生命的人,是我在这个世界的父亲,我也走了过去,给了他个大大的拥抱。

    这可能是我这两年。经历过的最为温馨的场面。

    最后,大哥也站了起来,我们三个相拥在起,我爹叶天华也是热泪盈眶的道:“长大了,长大了,你们都长大了,很好,很好。”

    陈东方也走了过来,他跟我爹的手紧紧的握在起,俩人相视,他们是战友,是朋友,也是兄弟,他们没有句话,却是切尽在不言。

    胖子最后走了过来道:“哎呦,你就是传说的兵王叶天华?”

    “玉皇道的天师刘天赐,我知道你。”我爹对胖子伸出了手,胖子愣了下道:“看在叶子的面子上,我就勉强跟你这个凡人握下手吧。”

    “荣幸至极。”我爹叶天华哈哈大笑道。

    “你们酸够了没有,走吧,去吃顿饭。”眼镜男这时候说道。

    我们叫了几辆车,上了车之后去了家酒店,上了个天字号的包房,在包房里的时候,胖子问道:“叶叔叔啊,您是怎么就复活了的呢?我们还想着过去复活你呢。”

    叶天华倒了杯酒道:“我本来的作用,可能是要为叶子点上魂灯,记得九幽之主给你们的那口棺材吗?那里面就是我自己的皮,没想到叶子因为你们的受伤太过担心,竟然激发了自己的潜能,让他被灭掉的魂灯自己点燃了,那我就没有继续装死的必要了,就起来了,当然,你说复活我的是谁。是小孙。”

    我们下子看向了孙连城,孙连城这次笑的竟然非常腼腆,他点了点头道:“我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就在他的这句话刚说完的时候,眼镜男忽然接了个电话,他站起来对我们说道:“你们先吃,我失陪下。”

    他出去,只在外面停了三分钟左右就走了进来,再进来的时候,他的眼镜上蒙上了层水雾,我爹在看到他这样的情况之后马上站了起来走了过去。他想要拍拍这个眼镜男的肩膀,结果眼镜男伸出手制止了他道:“我没事。”

    我爹刚才还是脸的笑脸,但是再坐下来的时候,就是脸的哀伤,我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寻常,就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了?”

    眼镜男摘下眼镜,他擦了擦眼角的泪,我看到他的眼角湿润,而且整个眼睛都是红红的,他道:“首长走了。”

    胖子正夹了菜往嘴巴里送。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菜都掉到了地上道:“什么?!”

    我也是大吃惊,我还在等这个老头给我们亮最后的底牌,他竟然就这么走了?走了?

    眼镜男点了点头道:“恩,走了,他其实就在你们所在的那个医院里。就在刚刚,走了。天华,接下来的事情,你告诉这帮孩子们吧,虽然首长说了。不用告诉他们,但是首长已经走了,孩子们也马上就走了,是时候让他们知道了。”

    “嗯?”我在那么瞬间有了不详的预感,难道说。这切另有隐情?

    我爹叹了口气,他看着我们说道:“好在切都结束了,首长受了这么长时间的委屈,没有白受。”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胖子问道。

    接下来,我爹叶天华慢慢的告诉了我们真相。个我们从来就不知道的真相。

    ——其实当年,鬼道人,在我爷爷叶江南,李家的李香兰还有孙从武在知道了鬼道的秘密,郭庸只是鬼裁缝的傀儡的时候。哪怕鬼裁缝和郭庸给他们画了个长生的大饼,但是他们很快就选择了阵营,所以当年鬼道郭庸的被杀,就是鬼道的三门人和首长的合作下进行的。

    要知道,当时的首长还不是首长。鬼道当时在上层关系众多,他们关于长生的说法引的很多人心动,所以当时在除掉鬼道的时候,需要的是快稳准,所以鬼道郭庸门。直接被全数斩杀,切就在夜之间完成。

    在除掉鬼道但是对鬼裁缝无可奈何的时候,关于我的问题上,最后还是首长拍板,把我生下来!

    这个问题我们早就应该想到。在当时的情况下,如果不是有人手下留情,鬼道的剩下三门,不可能全身而退,如果不是有人默许。我不可能被我爹叶天华那么轻松的从神农架下面拿出来。

    绝密A计划的最后次实施,其实是屠神计划。

    是为了围剿鬼裁缝,还有隐藏在昆仑山内部的秦始皇,让这些隐藏在人间所有的敌对打尽。

    所以从那时候开始,玉皇道,我爹叶天华,我爷爷叶江南,包括首长,还有孙连城,其实都在演戏。

    这部戏极其的复杂。

    不但要让鬼裁缝上当。

    还要让玉皇道乃至是轩辕族从那模棱两可的态度之走出来,选择坚定的站在我这边。

    做戏就要演全套,所以,包括唐人杰,包括刘开封,都是在算计之被当了棋子,这个局非常的浩大,横跨了几十年,这个局,牵扯了太多的人太多的阴谋,每步都至关重要。

    每步。都是首长和他的那些智囊团们,包括我爷爷在内的这些人精心的算计,所以哪怕是鬼裁缝的谨慎和机敏,他最终还是被我的成长和有意接近他的叛徒们的引诱下,步步的开始了“他自己”的计划,而他的计划,则是刚好落入了这个圈套当。

    “所以不是你们每次都能有惊无险,而是你们所走的每步,都是在精心的计划当。”我爹叶天华说道。

    “那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胖子脸凝重的问道。

    “有些隐患,他想要解决掉,劳永逸的解决掉,很多东西,是历史遗留的问题,新国都成立了,这是个新的社会,这些东西必须解决。”眼镜男说道。

    我皱起了眉头,不知道说什么。

    “首长知道,杀了你会劳永逸,但是他没有这么选择,他认为你或许是我们的朋友,你要知道,在那个时候选择把你放出来要承受什么,切必须非常的谨慎和恰到好处,因为旦真的那个世界的人来到这里,对于人间来说,也是灾难,首长活着的时候,说他看着你,每天都感觉自己在走钢丝。”眼镜男说道。

    “那我们敬他杯!”我站了起来,举起酒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