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战斗之后

作品:《捞尸人

    我没想到,这场战斗竟然是以这样的个方式结束的,谁能想到,直被成为华夏祖龙的昆仑山,所有的人都以为这个祖龙的说法只是对昆仑山龙脉龙气的种说法,没想到,它竟然真的是条横卧的巨龙?

    而就在我以为这场战斗结束的时候,忽然战场上涌入了许多的士兵,太多荷枪实弹的士兵,我们这边的人本来就是非死即伤。..剩余的也没有什么战斗力了,本来在这个时候看到士兵的到来应该是有安全感,而我则是瞬间的就警觉了起来,就连轩辕公瑾都黑着脸,看着眼前来的这些士兵。

    如果这时候,这些装备精良的士兵选择跟我们动手,那我们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而且这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们动手的可能极大,不管是A,还是直在刘开封背后那个时日无多的老人,其实在之前的些事情,我都算是得罪了他们,刘开封的死,大哥的吞掉龙元,对于他来说都是不可饶恕的错误。

    所以我站了起来。拼尽全力的护在这群人的身前,现在我们已经没有了弯背老六这个地位尊崇的人,李家现在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也无法为我们做什么,更别说我那个三舅李振国不定会选择站在我们这边,我提着剑。随时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但是这些士兵只是把我们给围了起来,在对我们形成个包围圈之后,有个担架被抬了过来,在这个担架上,我看到了个满头银发的老人。他的确是非常的苍老,苍老到他想要直起身子看看我们都需要别人搀扶,他看了看地上的战场,还有我们这边躺在地上伤亡者,最后他对身边的人点了点头,我以为他要下手,谁知道他身边有个戴着眼睛的男人挥了挥手,队伍的医疗兵对着我们走了过来,为了防止我们误会,那个戴眼镜的人走到了我们身边道:“虽然我知道你们有自己的疗伤办法,但是这时候还是相信医学比较好。”

    他对我们表达出了善意,我自然也是要还以笑脸,我笑道:“谢谢了。”

    受伤的人个个被抬上了担架带上了车,就在这时候,孙连城走了过来。他对这个年人笑道:“大哥。”

    那个年人对他笑了笑,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做的不错。”

    我在那瞬间,几乎是想抬手直接把孙连城给劈成两半,现在的我有这个能力,我相信只要我想,就算身边有这么大队伍的士兵依旧是拦不住我,此刻我心里的感觉是十分的蛋疼,我不怕你孙连城狡猾,问题是在我已经选择相信你的时候,你竟然又摆了我道,为什么跟在那个老人身边的这个人会是你大哥?

    可能是我瞪着他的眼神让孙连城感觉到了,他对我说道:“叶子,你不用想太多,这次我没有对你们不利的意思。你可以先去看看他们的伤势,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我自然会给你个合理的解释。”

    “你最好是给我们个合理的解释。”我道。

    ——有了这群士兵清理战场,残局很快就被处理,那些兵俑形成的灰烬都被掩埋,伤者在简单的处理了下伤口之后被抬上了车拉到外面的医院里去治疗,而牺牲的那些人,在咨询了江城子的意见之后同样被装上了车,但是拉的位置恐怕就是殡仪馆了。在他们处理这边的时候,我去找到了蚩尤,他此时整个人就像是个僵尸,浑身上下干巴巴,我把他给抱了起来,他对我笑了笑,想要说话,但是说话的声音微不可闻,我赶紧把耳朵给贴了上去。他似乎是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对我说道:“把我带回去,埋在天尊的身边,我们会看着你,成为新的天尊。”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手臂垂了下去,此时我心里如同刀绞般。我把他的眼皮抚上,对他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我会的,我会为你报仇,会为父亲报仇。”

    我就这么抱着蚩尤,最后我是被轩辕公瑾叫了起来,我想背着蚩尤的尸体,我不忍心把他交给其他的人,最后我还是拗不过轩辕公瑾,把蚩尤的尸体交给了他。在我准备上大哥他们所在的车的时候,那个老人对我招了招手,他那苍老的脸上挂着笑意,不管我之前对他有没有好感,但是他今天的举动已经表达了足够的善意,我总不能给脸不要脸,我朝着他走了过去,之后我跟着他上了辆车。

    在车上,我们俩坐在后排,车上只有司机还有我们两个。气氛下子异常的沉默和尴尬,过了大会,他对我笑道:“你对我的印象肯定不是很好,在你的脑子里,认为我是个贪生怕死。又无所不用其极的人,对吗?”

    “还好。”我苦笑道。此时我就想反问句,难道你不是吗?

    “事情能这么解决了,挺好。”老人说完这句话之后,开始闭目养神了起来。他最后说的这句话,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是他没有继续再说,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他开口,要是换做以前。跟这样个老人这么面对面,我肯定会非常的紧张,这时候我却非常的淡然,我知道这不是因为我现在点上了魂灯变的很厉害,其实是因为我刚经历了场大战。我看到了生死相向,生死之外没大事,这场大战,让我的心态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

    我总感觉这个老人还是有话要说,但是我没想到的是。这路上他没有说句话,最后我们到达了医院,我要下车的时候,我最后看了他眼,我实在是受不了他的欲言又止。就道:“您有什么事吗?”

    “如果可以走,就走,如果走了,就不要回来了。去到属于你的地方去。”他说道,说完。他对我挥了挥手,之后汽车扬长而去。

    我到了医院,现在这个老人表现的太多正常我反倒是不习惯了,按照我以前对的这个老人的了解,他太怕死了。太想要长生不死了,所以在我们这批人全部负伤丧失了战斗力的时候,这是他可以威胁我们唯的机会,他绝对不会放过。

    旦等我们都复原起来,那他就再也没有任何的机会。

    我去了病房。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他们,我们之,伤的最重的是胖子,那是因为他为了小七承受了太多,其他的人伤也不轻,但是也不致命,这是非常幸运的事情,当然,我们这么幸运并非是上天垂帘,而是因为那些兵俑的战斗力固然很强,可是他们毕竟是没有脑子的兵俑,只是被动的接受指令,在人被打倒之后他们就会继续的攻击下个,而不是上前去补刀,这才是他们能够活下来的原因。

    我在医院直都陪着他们,现在我已经非常蹊跷的在那种条件下自己点上了魂灯,我放了血给他们,我的血具有奇怪的疗效,这让他们的伤口愈合的速度非常的快,经历了这场大战。我们之间的关系前所未有的和谐,我们起商量了为什么这个老人这次这么反常,最后我们甚至把电话打到了我舅舅李振国那边,连他都不能给我们解答。

    个月后,他们的伤势就都好的七七,我们准备出院,在出院的时候,却遭到了士兵们的阻拦,这时候的我们自然是不会虚他们,我就想,难不成他们这么久不动手,就为了在这个时候憋个大招出来?